韓媒抗議:中國已經抄襲我們34個綜藝節目

  • 流覽次數:: 8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韓媒抗議:中國已經抄襲我們34個綜藝節目

      201810/1404:09

    ◎韓國《中央日報》10月7日點名批評中國歷年來剽竊各檔綜藝節目達34檔之多。據《中央日報》報導,韓國共同民主黨議員金聖洙發表韓國放送通信委員會同電視局節目製作公司提出的「中國電視台疑似剽竊韓國節目版權現狀」分析,從2014至2018年,被中國剽竊的韓國綜藝節目多達34個,其中KBS佔7個、MBC有3個、JTBC有5個、TvN有6個、MNET有3個,最慘的是SBS有多達10個。報導強調這些節目均是在沒有得到版權保護的情況下被中國「克隆」盜用。

    ◎舉幾個代表性的例子:MNET的《PRODUCE 101》第一季被東方衛視抄襲成《加油!美少女》,第二季被愛奇藝抄襲為《偶像練習生》;tvN《尹食堂》被湖南衛視抄襲成《中餐廳》,《三時三餐》變成湖南衛視《嚮往的生活》;JTBC《孝利家民宿》成了湖南衛視《親愛的客棧》;SBS《叢林的法則》成了安徽衛視《我們的法則》,最近湖南衛視熱播的《我家那小子》也與SBS《我家的熊孩子》如出一轍。此外還有一部電視劇:芒果TV《我們的青春期》抄襲TvN《請回答1988》。

    ◎在今年4月坎城電視節上,《偶像練習生》便被國際節目模式保護協會(FRAPA)點名判定為抄襲《produce 101》,相似度高達88分(滿分100分)。這一數據刷新了FRAPA提出的「版權侵害」案例相似度世界紀錄,成為「史上抄襲之最」。《Produce101》製作公司CJ的代表黃先生,也在坎城上公開指責愛奇藝不止一次抄襲韓國的重點IP,希望不要因愛奇藝等少數公司拉低中國在國際的品牌形象。

    ◎中國《檢察日報》曾在今年4月就《偶像練習生》抄襲事件發聲,指出《偶像練習生》等節目抄襲,其實是感覺到這樣的節目模式和另一個節目相似,這是「模式」抄襲,不存在「有形複製」。文章建議有關部門應當完善有關「模式」規定,明確什麼樣的模式不屬於思想、概念、風格等範疇,而是具有有形的要素,從而納入保護範圍。對侵權行為進行嚴厲打擊,以保護有「著作權」的綜藝節目。

    詳細全文:

    自中國各大衛視網站在綜藝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被詬病抄襲韓國綜藝的案例也層出不窮。如今,韓媒愈發忍不住了。韓國《中央日報》在10月7日刊登了一篇報導,點名批評了中國歷年來剽竊的各檔綜藝節目,最後竟數出了34檔之多。

    據《中央日報》報導,7日,韓國共同民主黨議員金聖洙發表了韓國放送通信委員會同電視局節目製作公司提出的「中國電視台疑似剽竊韓國節目版權現狀」分析結果。報告在一開頭,便直指中國的電視節目抄襲現像日益嚴重。結果顯示,從2014年至2018年,被中國剽竊的韓國綜藝節目多達34個,其中KBS佔了7個、MBC有3個、JTBC有5個、TvN有6個,MNET有3個。最「慘」的一家是SBS,竟有多達10個節目被抄襲。《中央日報》強調,這些節目均是在沒有得到版權保護的情況下被中國「克隆」盜用。

    舉幾個有代表性的例子:

    MNET的《PRODUCE 101》第一季被抄襲成《加油!美少女》(東方衛視),第二季被抄襲為《偶像練習生》(愛奇藝);

    tvN的《尹食堂》被抄襲成《中餐廳》(湖南衛視),《三時三餐》變成了《嚮往的生活》(湖南衛視);

    JTBC的《孝利家民宿》成了《親愛的客棧》(湖南衛視);

    SBS的《叢林的法則》成了《我們的法則》(安徽衛視),而最近在湖南衛視熱播的《我家那小子》,也與SBS《我家的熊孩子》如出一轍。

    除34檔綜藝節目外之外,報告還提到了一部電視劇:芒果TV《我們的青春期》涉嫌抄襲TvN的《請回答1988》。

    若要評出抄得最厲害的一個節目,就非《偶像練習生》莫屬了。其實,愛奇藝和這檔節目的臉早就「丟」到了戛納。在今年4月備受矚目的戛納電視節上,《偶像練習生》便被國際節目模式保護協會(FRAPA)點名判定為抄襲《produce 101》,相似度高達88分(滿分100分)。按照FRAPA當時的說法,這一數據刷新了他們提出的「版權侵害」案例相似度世界紀錄,成為「史上抄襲之最」。談及對此事的感受,他們表示非常震驚和惋惜。

    其實,韓國也曾想過主動出擊解決這個問題。YTN電視台曾在今年2月初報導,韓國國會通過了一位議員提出的《文化內容產業振興法修訂案》和《音樂產業振興法修訂案》,並將從今年7月30日起正式實行。以後,如果再有國外綜藝節目抄襲或山寨韓國文化產品,那麼韓當局便可依據這些法律向外交部等其他中央行政機關提出協助要求,進行跨部門協同合作。雖然報導未曾點名具體國家,但《環球時報》等中國媒體當時就評道,這明顯是專門針對中國的「強硬」政策。

    但時間一轉眼到了10月,該政策的效果並不能令金聖洙滿意。韓國《中央日報》7日援引他的批評稱,「韓國電視台和廣播節目製作人員都很難積極地對中國的抄襲問題進行抗議,而韓國政府也完全沒有採取正式應對措施。」談及理由,他表示也許是因為韓國的電視產業由放送通信委員會監管,而內容振興和著作權保護問題卻由文化體育觀光部負責,業務過於分散,導致制定有效措施時力不從心。

    此外,中國《檢察日報》曾在今年4月就《偶像練習生》抄襲事件發聲,指出《偶像練習生》等節目抄襲,其實是感覺到這樣的節目模式和另外一個節目相似。而這樣的模式往往只可以意會,不存在「有形複製」,是「模式」抄襲。文章建議,有關部門應當完善有關「模式」規定,明確什麼樣的模式不屬於思想、概念、風格等範疇,而是具有有形的要素,從而納入保護範圍。對於納入法律保護範圍的「模式」,一旦發現侵權行為就進行嚴厲打擊,以保護有「著作權」的綜藝節目。

    而《Produce101》製作公司CJ的代表黃先生,也在戛納上公開指責愛奇藝並不止一次抄襲韓國的重點IP,並稱中國也有尊重IP的公司,希望不要因愛奇藝等少數公司拉低中國在國際的品牌形象。

    觀察者

    https://bit.ly/2A3Tj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