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的「手電筒」​​,亮了!

  • 流覽次數:: 282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韓寒的「手電筒」​​,亮了!

      201903/0517:17

    ◎韓寒發了一條微博說自己在電影《飛馳人生》裡演唱的歌曲《奉獻》排到亞洲新歌榜第三位,他的「隊友們」紛紛助攻,包括《飛馳人生》的演員沈騰、尹正、尹昉、劉帥良,及在《奉獻》中彈奏鋼琴的知名鋼琴演奏家李雲迪。結果這條微博很快就有超過3萬轉發,並幫《奉獻》以91.12的高分排名亞洲新歌榜周榜第一。亞洲新歌榜是為年輕一代打造的社交音樂榜單,粉絲通過為自己喜歡的歌手打榜來表達支持,榜上看到的都是年輕一代歌手如TFBOYS、鹿晗、張藝興,或成名已久的主流歌手如蔡依林、吳青峰,導演唱歌求打榜在亞洲新歌榜上非常少見。

    ◎《飛馳人生》裡的歌曲先後上榜,在亞洲新歌榜上還可看到大量的影視歌曲。今年至今為止票房排名前五的中國國產片均有歌曲上榜。近兩年來,影視作品霸榜已在各大排行榜上司空見慣,不過在亞洲新歌榜上,像1-2月份這樣大規模的影視歌曲上榜卻並不常見,這也給微博上的影視宣發模式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考方向:借助亞洲新歌榜所提供的用戶—藝人—作品的互動模式,片方有可能通過上榜來打通微博上的年輕用戶群。

    ◎亞洲新歌榜是一個背靠微博的社會化音樂榜單,通過歌手觸發用戶的互動來帶動作品在微博上的傳播。在這個傳播過程中,微博的關係鏈機制發揮著關鍵作用,藝人和藝人之間、藝人和粉絲之間、粉絲和好友之間的關係決定了作品的傳播度。高傳播度的作品除了能在榜上獲得較高位置,也會在微博上形成群體效應。亞洲新歌榜與其說是一個榜單,不如說是一個工具,為作品宣發提供了一個互動模式。借助這個模式,歌手和影視出品方可以更好的活化微博上的年輕用戶群。

    ◎過去三年來,微博用戶尤其是電影興趣用戶的年輕化趨勢是比較明顯的。2017年的微博用戶數據中,30歲以下佔81.9%,2018年微博電影興趣用戶中,90後佔72%。針對這種趨勢,影視宣發如果想讓作品相關信息直通年輕用戶,就需要一個符合年輕人喜好的路徑,亞洲新歌榜就是這樣一條路徑。隨著近年來中國音樂市場回暖,音樂內容在微博中所佔的比重也在增長,相比2016年,2017年前9個月,含音樂的博文數量漲幅超過一倍,相對增長率是四種形式中最快的。就當下的影視宣發套路看,充分利用音樂作為短內容在社交平台上的傳播潛力進行宣傳,不但已是共識且已形成「主題曲推廣曲」的模式。推廣曲更多會尋求跟粉絲量高或話題性強的年輕藝人合作,目的就是為了獲得年輕人的關注。

    詳細全文:

    「同志,你不要再努力了,再怎麼甩你這個手電筒也不會亮的。」電影《飛馳人生》中,韓寒借一位老保安的話提醒男主角不要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但是如果你是韓寒,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手電筒多甩幾下沒準真的會亮,不信你看,韓寒在電影中隨隨便便唱了首《奉獻》,一上榜就排到新浪微博亞洲新歌榜日榜第三,連他自己都在微博上表示「我擦」。作為一個微博簡介為「作家、賽車手」的導演,唱歌對於韓寒來說就像「手電筒」​​,他原本就是隨手甩甩而已,沒想到真的亮了。不僅如此,這一亮還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值得關注的行業新動向—亞洲新歌榜正在幫電影宣發,搭建一條直通年輕觀眾群的快車道。

    2018年2月11日,韓寒發了一條微博,說自己在電影《飛馳人生》裡演唱的歌曲《奉獻》排到了亞洲新歌榜的第三位。韓寒的「隊友們」紛紛助攻,其中包括《飛馳人生》中的演員沈騰、尹正、尹昉、劉帥良,以及在《奉獻》中彈奏鋼琴的知名鋼琴演奏家李雲迪。結果是這條微博很快就積累了超過3萬轉發,並幫韓寒演唱的《奉獻》最終以91.12的高分,排名亞洲新歌榜周榜第一。電影《飛馳人生》的官方微博做了一張長圖,說是「紀念下靈魂歌手的第一次」。眾所周知,亞洲新歌榜是為年輕一代打造的社交音樂榜單,粉絲通過為自己喜歡的歌手打榜來表達自己的熱愛和支持。我們在榜上看到的都是年輕一代歌手,比如TFBOYS、鹿晗、張藝興、黃子韜,或者成名已久的主流歌手,比如蔡依林、吳青峰,導演唱歌求打榜,這在亞洲新歌榜上非常少見。

    實際上,《飛馳人生》裡先後上榜的歌曲不只是《奉獻》,韓寒填詞、五月天演唱的主題歌《一半人生》、騰格爾和沈騰演唱的《大哥,你好嗎》都先後出現在亞洲新歌榜上。《一半人生》更是成為亞洲新歌榜港澳台榜2019年1月的月榜冠軍。如此好的成績,無論對於韓寒還是《飛馳人生》來說無疑是一個利好,對於很多微博上並非影迷的年輕人來說,知道《飛馳人生》這部電影可能是在亞洲新歌榜等這樣的圈外之地。不只是《飛馳人生》,我們在亞洲新歌榜上看到了大量的影視歌曲。比如,與韓寒的《奉獻》一起上榜的還有電影《神探蒲松齡》、《流浪地球》、《一吻定情》、《小豬佩奇過大年》,以及電視劇《逆流而上的你》和《香蜜沉沉燼如霜》的歌曲。其中,在內地榜上,由成龍和蔡徐坤演唱的電影《神探蒲松齡》的賀歲單曲《一起笑出來》還高居周榜榜首,排名第二的則是周筆暢為電影《流浪地球》演唱的推廣曲《去流浪》。在港澳台榜上,楊宗緯為《流浪地球》演唱的推廣曲《星》同樣表現不俗,排名周榜第一。

    根據新音樂產業觀察的統計,今年至今為止,票房排名前五的國產片均有歌曲上榜,這當然跟目前影視市場在國內比較火爆有關。近兩年來,影視作品霸榜已經在各大排行榜上司空見慣。典型例子就是《涼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卡路里》(西虹市首富) 不過在亞洲新歌榜上,像今年1-2月份這樣如此大規模的影視歌曲上榜卻並不常見。誠然,電影市場的春季檔競爭激烈,片方會投入大量的資源來做推廣,但客觀上也給我們對於微博上的影視宣發模式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考方向:借助亞洲新歌榜所提供的用戶—藝人—作品的互動模式,片方有可能通過上榜來打通微博上的年輕用戶群。

    亞洲新歌榜的互動模式,用一個網友喜聞樂見的詞來概括就是「三花聚頂」。何謂「三花聚頂」?按照南宋和元代道士蕭廷芝所著的《金丹大成集》的說法就是「神氣精混而為一也」,然後聚於玄關一竅。如果說亞洲新歌榜如同「玄關」,而歌曲上榜就是歌手、作品和粉絲「神氣精」混而為一的結果。在討論亞洲新歌榜的時候,我們需要了解這樣一個基本事實,亞洲新歌榜是一個背靠微博的社會化音樂榜單,通過歌手觸發用戶的互動來帶動作品在微博上的傳播。在這個傳播過程中,微博的關係鏈機制發揮著關鍵的作用:藝人和藝人之間的關係,藝人和粉絲之間的關係,粉絲和好友之間的關係,最終決定了作品的傳播度。高傳播度的作品除了能在榜上獲得較高位置的沉澱,也會在微博上形成群體效應。

    比如在韓寒的《奉獻》這個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韓寒的「關係網」為它這首歌所製造的流量是非常明顯的。韓寒自己有4585萬粉絲,沈騰有831萬粉絲,尹正有702萬粉絲,李雲迪有1958萬粉絲,韓寒一條微博覆蓋粉絲量超過8000萬。韓寒「求打榜」的行為也很關鍵,在微博這樣一個關係鏈機制建構的社交平台上,藝人主動觸發的傳播效果往往更有效,更能讓關係鏈中的相關用戶自願參與到傳播中來,真正形成「三花聚頂」。在這方面,五月天的阿信堪稱互動典範,每一次影視相關作品宣傳都會引導粉絲打榜。個人意見,亞洲新歌榜與其說是一個榜單,不如說是一個工具,為作品宣發提供了一個互動模式。借助這個模式,歌手也好,影視出品方也好,可以更好的活化微博上的年輕用戶群。

    從《2017微博用戶發展報告》和《2018年微博電影白皮書》上提供的數據,我們可以看到,過去三年來,微博用戶尤其是電影興趣用戶的年輕化趨勢是比較明顯的。2017年的微博用戶數據中,30歲以下用戶佔81.9%,2018年微博電影興趣用戶中,90後用戶佔72%。針對這樣一個趨勢,影視宣發如果想要讓作品相關信息直通年輕用戶,就需要一個符合年輕人喜好的路徑,亞洲新歌榜可以說這樣一條路徑。如前所述,亞洲新歌榜的最大價值在於「互動」,互動量越大,傳播效果就越好,而且隨著近年來中國音樂市場的回暖,音樂內容在微博中所佔的比重也在增長,這為影視作品的音樂宣發提供很好的用戶基礎。相比2016年,2017年前9個月,含音樂的博文數量漲幅超過一倍,相對增長率是四種形式中最快的。

    實際上就當下的影視宣發套路上看,充分利用音樂作為短內容在社交平台上的傳播潛力進行影視宣傳,不但已是共識且已形成「主題曲推廣曲」的模式。推廣曲更多會尋求跟粉絲量高或話題性強的年輕藝人合作,目的就是為了獲得年輕人的關注。對年輕藝人和他們背後的年輕用戶群體來說,亞洲新歌榜的打榜機制可以幫片方製造藝人—用戶—作品的三方合力,並最終幫助影視宣發直達目標用戶群。

     

    新音樂產業觀察

    https://bit.ly/2NxyT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