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獨家版權時代的哀歌:壟斷和產業困境

  • 流覽次數:: 21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10/0104:31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正在接受中國反壟斷機構的調查,這項審查可能將終止騰訊與全球幾家最大唱片公司所簽署的獨家授權協議。目前正在審查騰訊音樂與環球音樂集團、索尼音樂娛樂和華納音樂集團等音樂品牌達成的獨家版權交易。反壟斷立案調查確實存在,「今年年初就已經開始了,大家也在積極配合。」反壟斷機構並未選擇以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立案,而是考慮涉案行為是否構成潛在的排除、限制競爭的縱向壟斷協議。
    ◎音樂版權是音樂產品發展的基礎,獨家版權模式的實行卻讓音樂版權變相集中在少數音樂平台上,其他的音樂平台採買版權必須通過「中間商」之手,但因為競爭關係很難以正常價格買到甚至沒法買到,或形成事實上的壟斷。與世界其他地區直接從唱片公司獲得版權的價格相比,中國音樂平台從騰訊音樂獲得轉授的版權價格可能要貴上一倍。FT中文網指出,騰訊音樂較高的回報來自向阿里巴巴、字節跳動和百度等公司轉授音樂內容。當市場情況被認為對消費者利益產生不利影響時,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決定進行干預。如果缺乏充分競爭的市場狀態繼續下去,消費者可能會面臨音樂平台選擇減少的局面。
    ◎音樂產業鏈財富分配不均,無可避免的導致人才流失,更難以推動行業前進。在業內人士看來,獨家版權已經變成了資本運作的籌碼,與版權人、音樂人本身沒什麼關係。種種後果顯示,獨家版權模式對中國在線音樂產業各方面的發展均無裨益。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相關部門對反壟斷監管中壟斷協議的重視程度也日益提升。

    詳細內文:

    近日,據彭博、MLex等多家外媒報道,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正在接受中國反壟斷機構的調查,這項審查可能將終止騰訊與全球幾家最大唱片公司所簽署的獨家授權協議。
    據報道,政府部門於今年1月份啓動了這項史無前例的全行業調查,目前正在審查騰訊音樂與環球音樂集團、索尼音樂娛樂和華納音樂集團等音樂品牌達成的獨家版權交易。
    一位從事音樂版權生意的人士也透露,反壟斷立案調查確實存在,「今年年初就已經開始了,大家也在積極配合。」
    值得關注的是,反壟斷機構並未選擇以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立案,而是考慮涉案行為是否構成潛在的排除、限制競爭的縱向壟斷協議。
    這是自2008年中國《反壟斷法》生效以來,首起涉及非價格縱向協議的調查。
    為何首起涉及非價格縱向協議的調查,會針對音樂行業的獨家版權模式?事實上,目前中國所實行的獨家版權模式一直以來都備受爭議,不少專家學者也多次就相關問題展開討論,反對獨家版權,甚至稱其為行業「毒瘤」。
    近年來,國家相關部門也曾多次表示,以獨家版權形式使用網絡音樂作品,不利於網絡音樂產業的長期健康發展。
    目前來看,獨家版權模式的危害主要集中在以下幾方面:
    第一,從產業角度看,獨家版權模式將音樂版權轉變為稀缺資源,扼殺產業創新,壓制下游整個產業鏈的發展。
    據MLex此前報道,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認為,騰訊音樂通過長期獨佔三大唱片公司和其他音樂公司的獨家版權,以限制網易雲音樂、阿里巴巴的蝦米音樂和中國移動的咪咕音樂等競爭對手獲取全球最受歡迎和最有價值的音樂資源,可能損害了市場競爭。
    音樂版權是音樂產品發展的基礎,獨家版權模式的實行卻讓音樂版權變相集中在少數音樂平台上,其他的音樂平台採買版權必須通過「中間商」之手,但因為競爭關係很難以正常價格買到甚至沒法買到,或形成事實上的壟斷。
    近日,一位音樂行業的企業家在接受外媒Billboard採訪時表示,騰訊音樂最近一直試圖通過與一家騰訊實際控制下的分銷商簽署獨家分銷協議來主導市場,這是進一步強化市場排他性的舉措。
    另一方面,當獨家版權資源成為產業競爭焦點,也限制了產業創新,讓數位音樂產業從創新驅動變為資源驅動產業。
    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熊文聰就曾提到,在曲庫規模上佔據壟斷地位的音樂平台,很難有動力為提升用戶體驗而去開展新模式、新技術的研發。而一些創新的音樂平台卻因為買不到版權或沒錢買版權而日漸凋零。
    日前,一位業內人士在接受AI財經社採訪時也指出獨家版權對行業的危害,「不僅僅是在線音樂,一家獨大的版權壟斷格局已經壓制了下游整個產業鏈的發展」。
    第二,從用戶角度來說,獨家版權模式下用戶喪失了選擇權,聽音樂體驗也會變差。
    據稱,對市場上現有的和潛在的所有競爭對手而言,騰訊開放授權音樂版權的程度非常有限,而且報價高昂。
    彭博報道顯示,騰訊音樂以高得不合理的價格獲得音樂獨家授權之後,再分銷給其他平台,並將大部分成本轉嫁給競爭對手。
    與世界其他地區直接從唱片公司獲得版權的價格相比,中國音樂平台從騰訊音樂獲得轉授的版權價格可能要貴上一倍。FT中文網指出,騰訊音樂較高的回報來自向阿里巴巴、字節跳動和百度等公司轉授音樂內容。
    當市場情況被認為對消費者利益產生不利影響時,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決定進行干預。如果缺乏充分競爭的市場狀態繼續下去,消費者可能會面臨音樂平台選擇減少的局面。
    最終,更多的消費者不得不轉向高額的付費服務,因為剩下的音樂平台將把更多的音樂內容設置為付費內容。
    《南方都市報》也在《爭奪1%獨家版權 頭部音樂平台涉嫌變相壟斷》中指出,音樂版權市場一旦壟斷形成,未來天價版權費將轉嫁給消費者買單。
    音樂版權與視頻版權等其他類型的內容版權不同,具有多次、重復消費的特性,而獨家版權模式則限制了用戶的選擇權。
    即使壟斷資源的音樂平台體驗很差,或者要求支付高昂的費用,用戶也只能選擇跟著音樂版權跑,最終為天價版權買單的受害者還是用戶。而且,網上大量用戶反饋,因為各平台都有部分獨家版權,音樂資源分散,用戶不得不下載多個APP來回切換聽歌,非常麻煩。`
    第三,對音樂作品來說,獨家版權模式限制了音樂作品的廣泛傳播。
    中國版權協會理事長閻曉宏在採訪中曾表示,「音樂版權不能太過於獨家,否則會影響音樂的傳播和市場價值的釋放」。好音樂應該獲得更多傳播和分享,讓更多人欣賞,才能充分發揮其藝術和市場價值,而在獨家版權模式下,音樂作品只能在少數平台傳播和二次創作,影響創作者積極性,也不利於音樂作品的百花齊放。
    外媒Complete Music Update日前進一步指出,即使是一些排他性交易的受益者也承認,在未來幾年中國音樂產業放棄獨家版權模式才是明智之舉。
    行業觀察人士表示,監管機構可能想通過認定此類授權安排的壟斷違法性質,以尋求全面改革該行業的商業模式,而非僅僅糾正一家佔支配地位的企業的行為,任由當前的市場結構繼續下去。
    第四,對國內唱片公司和音樂人來說,獨家版權使得版權費大部分流向國外,帶來國內音樂人才流失。
    在獨家版權模式下,多家音樂平台為搶奪版權陷入非理性競爭的價格戰,而且,版權購買一般兩到三年會重新簽訂一次,在賣方市場下,壟斷企業為了鞏固其地位,不得不再次支付離譜的版權費。在音樂平台和唱片公司的共同作用下,版權費水漲船高。
    行業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幸存下來的音樂平台的版權成本,自2013年以來飆升了50多倍。據悉騰訊音樂簽下環球獨家時,版權費從最初的三四千萬美元一度漲到3.5億美元現金加1億美元股權,短期內飆漲10倍。
    但相比版權費數十倍的增長,中國音樂市場卻沒有獲得相應的成長。據IFPI國際唱片業協會每年發佈的《全球音樂報告》顯示,中國音樂市場產業近幾年增幅只在20%-30%之間。
    《南方都市報》相關報道顯示,國內音樂平台支付版權費中,流向環球、索尼、華納等海外巨頭唱片公司中的有七成之多,只有三成留給了國內華語唱片公司。
    數位音樂平台為高昂的版權費所困,商業化變現取代產品創新成為他們最關注的焦點。另一方面,原創音樂人也沒有獲得更多收入和曝光。
    中國傳媒大學中國網絡視頻研究中心的知著網近日也撰文表示,音樂平台的正版化並沒有給鏈條初始端的音樂創作者帶來更多收益。
    不論是第一輪唱片公司與網絡平台之間的版權鬥爭,還是第二輪網絡音樂平台間的版權競價,都是企業家主導的商業模式調整,作為創作者的音樂人都沒有獲得好處。
    音樂產業鏈財富分配不均,無可避免的導致人才流失,更難以推動行業前進。在業內人士看來,獨家版權已經變成了資本運作的籌碼,與版權人、音樂人本身沒什麼關係。
    種種後果顯示,獨家版權模式對中國在線音樂產業各方面的發展均無裨益。
    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相關部門對反壟斷監管中壟斷協議的重視程度也日益提升。
    7月1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佈《禁止壟斷協議暫行規定》《禁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暫行規定》《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暫行規定》等三部《反壟斷法》配套規章,其中《禁止壟斷協議暫行規定》中對壟斷協議相關內容做了不少細化和完善。
    據悉,三部配套規章於9月1日起已經正式實施。相信隨著相關立法的不斷完善,這起網絡音樂的反壟斷調查也將加快進程,這無疑將會是規範市場合理髮展的有利舉措。

     

    唆麻
    https://bit.ly/2kL84J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