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綜歌曲頻繁被刪:中國音樂商業化該誰來買單?

  • 流覽次數:: 36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4/2316:41

    ◎這屆《歌手》缺乏年輕音樂人加入,以劉歡、楊坤、龔琳娜為首的老將大多不易引起年輕觀眾關注,所以《歌手》請來今年爆紅的聲入人心男團來增加節目流量,他們在《歌手》上演繹的歌曲原本也被允許免費下載,但演繹的《好想大聲說愛你》在之後的官方視頻裡卻搜索不到,整段全部被剪,連帶歌曲也下架。之所以出現這一幕,很大原因在於翻唱必須要支付歌曲版權費用。

    ◎在「電視廣告」已無法支撐電視節目製作成本後,為了「開源」,各大視頻單位和平台屢屢強調娛樂付費:會員制開始在視頻平台和APP風行。歌曲、視頻收費一直困擾聽眾和觀眾也重度困擾節目出品方,某種程度上,這對於節目出品方是個兩難窘境。版權意識逐步加強,意味著全面聽歌付費時代不久之後將會來臨。

    ◎聲入人心男團作品的下架顯示湖南衛視在版權運營裡有重大疏漏:首先他們沒能有效保證出現在節目中的作品都享有完整版權;其次,由於未能保證作品合法而使該作品不得不下架直接損傷了衛視利益,這和從前許多衛視綜藝和視頻平台為了節省支出罔顧他人作品版權;而權利人一旦發現除了「微博維權」之外別無他法的混亂秩序已經開始有終結的前兆,不尊重版權,受損失的也包括侵權人。

    ◎這種新秩序的建立帶來的問題是音樂綜藝或是視頻平台往往需要更高的經濟成本來形成自己的合法版權,眾所周知現在互聯網用戶增長紅利已陷入瓶頸,如果音樂綜藝和視頻平台無法進一步拓寬有效傳播單元的使用率,那麼羊毛出在羊身上,版權這筆錢最終還是要穩固建立在以付費收聽或收看為必要模式的「用戶買單」消費秩序上。這意味著未來的音樂綜藝和視頻平台將越來越像一個音樂人與聽眾之間的媒介,而享受音樂的成本將會越來越高。

    詳細全文:

    這屆《歌手》缺乏年輕音樂人加入,而以劉歡、楊坤、龔琳娜為首的老將大多實力超群卻不易引起年輕觀眾的關注,「製造流量和話題」更不是他們的看家本事。所以在眼看著要「涼」的時候,《歌手》請來了今年爆紅的聲入人心男團來增加了節目流量,他們在《歌手》上演繹的歌曲原本也被允許免費下載。但是喜歡二刷視頻的小伙伴卻不難發現,自上週開始圍繞聲入人心男團,《我是歌手》這檔節目悄悄起了一些變化。男團原本演繹的《好想大聲說愛你》在之後的官方視頻裡卻搜索不到了,歌曲介紹完畢直接就開始了青峰串講。不知道的小伙伴還因此以為電視壞了,其實是整段視頻全部被剪,連帶歌曲也遭遇了下架。而之所以出現這一幕,很大原因在於音樂行業從業者已經提了無數次的版權:翻唱已經不是你想唱就能唱的,必須要為此支付歌曲版權費用。

    按照節目組的一貫風格,嘉賓、尤其是負責扛起話題和流量的嘉賓的表演視頻對於《我是歌手》至關重要。如果能夠保持原狀節目組是不會作刪除處理的,在完整版節目中剪掉,一個分析——節目組可能是真沒錢了。眾所周知,《歌手》口碑每況愈下,不可避免要開源節流。其實不只是湖南衛視遭遇如此窘境,在「電視廣告」早已無法支撐電視節目製作成本之後,為了能實現「開源」,各大視頻單位和平台也是屢屢注重強調娛樂付費:會員制開始在視頻平台和APP風行。

    為了提升付費體驗,視頻網站大多為付費會員提供藍光超清視頻和高品質音效,部分視頻和歌曲要付費下載,會員到期則無法繼續收看或收聽。有的節目則乾脆必須充值會員才可以播放或是可以提前看更新的一集,《明日之子》和《創造101》兩檔重磅音樂綜藝的線上盈利模式也已從免費收看改為全集收費了。歌曲、視頻收費一直困擾聽眾和觀眾,也在重度困擾節目出品方,某種程度上,這對於節目出品方甚至還是個兩難窘境:每個人都有佔便宜心理,如果之前收費,改成免費會讓那些原本付費了的聽眾和觀眾有上當和花冤枉錢的感覺。但如果是之前一直免費的東西某一天突然收費了,那幾乎全部聽眾和觀眾都會一百個不樂意,這也是正常的消費心理,在人們的認知裡這個東西就應該是免費提供的。

    但一貫的卻不一定是正確的:音樂人創作作品,輸出知識,我們該為知識付費,道理誰都懂,可誰都不願接受。而版權付費滋生的另一個問題還有資源壟斷:一個播放器總有一些歌搜不到,那就得換播放器,重新購買別家會員——版權爭奪在某種程度上鋪開了音樂流媒的競爭版圖。不只數字平台收費,KTV現在也捲入其中,因版權問題諸多KTV不得不下架了很多經典歌曲,總計達6000多首之多。

    版權意識的逐步加強,意味著全面聽歌付費時代不久之後將會來臨。本季《歌手》從始至終推廣原創,就是因為在後周杰倫時代華語樂壇普遍缺乏好的原創作品。音樂人要想創作出一首好作品,實力固然是一方面,創作激情非常重要,所謂「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幹一行愛一行總是沒錯的。但是想要保持激情不能只靠愛發電,歸根結底,音樂收益在興趣裡所佔的比重其實比我們想像得要大,此次劉歡參加《歌手》來爭取原創基金並激勵原創就是最好的例證。

    如果你連基本的生活條件都不能保證又何談創作呢?版權意識薄弱,音樂人不能從中得到收益,非常打擊音樂人創作熱情。音樂到底能不能賺到錢?答案是肯定的。十年之前,楊臣剛《老鼠愛大米》達1億。十年之後,花粥半年內通過會員分成和廣告分成獲得的利益超過100萬元。他們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得益於趕上了中國音樂商業化的「好時候」,由於這個市場的不健全,真正能和他們一樣「發財」的人很少,但已經有人能夠發財卻無疑是一個好勢頭。我們需要做的是按照目前的趨勢再進一步。

    從聲入人心男團作品的下架無疑證明了在此次版權運營裡湖南衛視有重大疏漏:首先他們沒能有效保證出現在節目當中的作品都享有完整版權;其次,由於未能保證作品合法而使該作品不得不下架直接損傷了衛視利益,這和從前許多衛視綜藝和視頻平台為了節省支出罔顧他人作品版權;而權利人一旦發現除了「微博維權」之外別無他法的混亂秩序已經開始有了終結的前兆,不尊重版權,受損失的也包括侵權人。這個秩序的建立並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得益於許許多多曾經被侵權過的音樂人的有力維護,在此需要向他們的「不妥協」致敬。

    而這種新秩序的建立帶來的問題是音樂綜藝或是視頻平台往往需要更高的經濟成本來形成自己的合法版權,這部分錢應該從誰的手裡出?眾所周知現在互聯網用戶增長紅利已陷入瓶頸,如果音樂綜藝和視頻平台無法進一步拓寬有效傳播單元的使用率,那麼羊毛出在羊身上,版權這筆錢最終還是要穩固建立在以付費收聽或收看為必要模式的「用戶買單」消費秩序上。這意味著未來的音樂綜藝和視頻平台將越來越像一個音樂人與聽眾之間的媒介,而享受音樂的成本將會越來越高。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pse.is/GKY6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