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首款智能音箱項目叫停,或與組織架構調整有關

  • 流覽次數:: 235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騰訊首款智能音箱項目叫停,或與組織架構調整有關

      201903/0516:02

    ◎據媒體報導,騰訊聽聽智能音箱項目已經暫停。這款產品去年4月上線,由當時騰訊移動互聯網事業群(MIG)旗下智能創新業務事業部研發。去年9月14日起,騰訊聽聽微信公眾號就再無更新。而聽聽方面回覆媒體稱「在智能音箱這條產品線上,在新型號叮噹帶屏音箱發布上市後,我們還將會繼續保持先前聽聽產品的正常的銷售與服務不變。」叮噹帶屏音箱是騰訊在智能音箱領域的另一款硬體產品,發佈時間比聽聽晚了8個月,由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旗下的智能平台產品部推出。CSIG是騰訊宣布組織架構調整後新設的事業群,成立不到兩個月,叮噹帶屏音箱就宣告問世。雲業務和產業互聯網是騰訊下一階段重心,叮噹音箱所佔的資源優勢顯然超過了騰訊聽聽。

    ◎騰訊聽聽是騰訊內部團隊在AI、智能家居領域探索的首個大眾產品,公司對它的期望不低。最終淪落到項目暫停,涉及到兩個部門的微妙關係及騰訊整個架構調整。騰訊聽聽和騰訊叮噹原本都屬於MIG,騰訊叮噹定位於人工智能語音助手,類似亞馬遜的Alexa。兩者關係應該如Echo與Alexa、Google Home與Assistant、HomePod與Siri一般,但現實情況卻非如此,聽聽沒有完全使用叮噹的語音技術,在騰訊調整組織架構之前,智能創新和智能平台兩大部門就曾因聽聽該怎麼劃分而引發爭端,也為後續兩大部門被劃分到不同事業群埋下伏筆。聽聽隨智能創新業務部被劃分到互動娛樂事業群(IEG),而叮噹隨智能平台產品部進入新成立的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

    ◎騰訊之前的事業群制以部門/產品組為單位,自主立項,快速試錯,每個老闆都有自己的團隊,也出現了內部賽馬的文化。這樣的優勢在於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但是當調整組織架構後,問題就出現了。可以肯定的是,結合兩大新事業群的特點,這兩大部門會有不用的使命和戰略位置。智能創新業務部更偏向將成熟的遊戲等文娛業務與智能產品進行適配,是起到孵化器作用的產品預研部門,並不是掙錢的業務部門。至於叮噹智能屏所屬的智能平台產品部還將繼續開發叮噹智能屏系列產品,更大的野心是通過騰訊叮噹語音助手為產業互聯網的合作夥伴服務。

    ◎智能硬件並非騰訊的主營業務,也不如社交、文娛業務那麼亮眼,但卻是軟硬體一體化,以及輸出內容、AI技術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數據公司Canalys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智能音箱市場報告》顯示,該季度中國智能音箱出貨量580萬台,其中天貓精靈220萬台,小愛音箱190萬台,百度100萬台。叮噹智能屏推出時間不長,銷量與這三家相差甚遠,能否彎道超車還存在很大不確定性。

    詳細全文:

    騰訊第三次組織架構調整已過近半年,但各部門及事業群的業務整合還在繼續。整合帶來的震盪直接體現在產品的命運上,36氪從多位知情人士處獲悉,騰訊聽聽智能音箱項目已經暫停。這款產品於2018年4月上線,由當時騰訊移動互聯網事業群(MIG)旗下的智能創新業務事業部研發。

    「(聽聽)不做了,之前產的貨賣完應該就不生產了」,一位接近聽聽團隊的知情人士向36氪透露,「不過,售後維修還是有的」。自去年9月14日起,騰訊聽聽微信公眾號就再無更新。對此,聽聽方面回覆36氪稱,「在智能音箱這條產品線上,在新型號叮噹帶屏音箱發布上市後,我們還將會繼續保持先前聽聽產品的正常的銷售與服務不變。」

    叮噹帶屏音箱是騰訊在智能音箱領域的另一款硬件產品,發佈時間上比聽聽晚了8個月,由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旗下的智能平台產品部推出。值得一提的是,CSIG是騰訊宣布組織架構調整後新設的事業群,成立不到兩個月,叮噹帶屏音箱就宣告問世,可以算是CSIG的當頭炮。雲業務和產業互聯網是騰訊下一階段的重心,叮噹音箱所佔的資源優勢顯然超過了騰訊聽聽。

    據之前公佈的數據,聽聽4月20日在京東商城開始銷售,售價699元,首日銷量突破2萬台,產量和庫存還不得而知。叮噹智能屏售價899元,團隊未公佈銷量。作為騰訊的第一款自研智能音箱,騰訊聽聽算是「騰訊內部團隊在AI、智能家居領域探索的首個大眾產品」,公司對它的期望並不低。最終為何淪落到項目暫停,涉及到兩個部門的微妙關係以及騰訊整個架構調整。

    騰訊聽聽原本屬於MIG旗下的智能創新業務部,由時任總經理吳丹帶領,這個落地AI前沿技術的硬件團隊擁有超200人。聽聽作為該團隊的第一個硬件產品,在設計、研發、生產、內測、用戶反饋等各個環節都尤其謹慎。據36氪了解,該產品發布之前就曾多次舉辦媒體溝通會,而且產品的推出時間也要比預想的晚了半年多。騰訊叮噹同屬於MIG,彼時由智能平台產品部總經理莫沙負責,定位於人工智能語音助手,主要側重家居、運動、車載、教育四大場景,類似於亞馬遜的Alexa,於2017年4月25日推出;同年11月,進軍人工智能商業領域,後續曾與長虹電視合作。看起來,聽聽和叮噹的關係,應該如Echo與Alexa、Google Home與Google Assistant、HomePod與Siri一般。但現實情況卻並非如此,儘管兩者同在一個事業群,聽聽並沒有完全使用叮噹的語音技術。

    在談及對語音系統的選擇時,吳丹曾表示,聽聽的語音系統由騰訊AI Lab專門研發,同時也融合了騰訊雲小微和叮噹等外部合作夥伴的技術。他也提到騰訊研發微信時的內部賽馬氛圍,但他認為技術研發與產品不一樣,「可能從某個角度看會覺得大家是不是在做一樣的事情,但也不一定的。」不過,在2018年12月,騰訊叮噹推出自己的智能音箱之後,這個說法便要修正了。

    據36氪了解,在騰訊調整組織架構之前,智能創新和智能平台兩大部門就曾因為聽聽該怎麼劃分而引發爭端。這也為後續兩大部門被劃分到不同事業群埋下伏筆。騰訊組織架構調整之後,聽聽隨智能創新業務部被劃分到互動娛樂事業群(IEG),而叮噹隨智能平台產品部進入了新成立的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高度相關的兩個產品線分化到兩個事業群,加上叮噹智能屏的出現,讓很多人產生了疑問。然而,在多位騰訊內部人士來看卻不難理解。

    騰訊之前的事業群制,以部門/產品組為單位,自主立項,快速試錯。這樣一來,每個老闆都有自己的產品團隊,也出現了內部賽馬的文化。這樣的優勢和邏輯在於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能三天建個車站,也能大煉鋼鐵」,曾寫過《騰訊沒有夢想》的互聯網觀察者潘亂在最新的一篇文章中說道。但是當騰訊調整組織架構後,上述所說的問題就出現了。潘亂形容這是一種「交事不交人」的情況。有騰訊內部人士解釋,即便其他部門有類似的業務可以合併,老闆也不願意放人;一方面因為每個產品線同時負責好幾款產品,據36氪了解,聽聽團隊可能已經開始做另一款新產品;另一方面,這關係到中層團結,別的老闆也不可以隨便挖人。這也可以視為騰訊組織架構調整的後續問題,類似的問題可能還會慢慢浮現。

    值得一提的是,據36氪了解,智能創新業務部門的第一負責人變為王波,而智能平台產品部的第一負責人已調整為李學朝。可以肯定的是,結合兩大新事業群的特點,這兩大業務部門也會有不用的使命和戰略位置。歸屬IEG後的智能創新業務部,更偏向將成熟的遊戲等文娛業務與智能產品進行適配。在去年12月的騰訊用戶開放日,智能創新業務部首次展示自研的VR頭盔和面向二次元虛擬主播的動作追踪穿戴設備。這也與吳丹當初接受採訪時所說一致,除了聽聽,他們還在研發可穿戴設備以及探索更多使用場景。

    那該部門在IEG到底處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有內部人士告訴36氪,這個部門更像是進行產品預研,本質上起到孵化器的作用,並不是掙錢的業務部門。而上述所提及的硬件設備也不會直接售賣,除了做遊戲適配外,也可能會像微軟一樣向廠商輸出技術。智能音箱與遊戲業務的協同有限,再加上孵化器的業務定位,導致了聽聽項目被放棄。至於叮噹智能屏所屬的智能平台產品部,還將繼續開發叮噹智能屏系列產品,而更大的野心是通過騰訊叮噹語音助手為產業互聯網的合作夥伴服務。該產品發布當天,李學朝曾介紹,騰訊叮噹AI助手通過AI能力的開放,已應用到智能電視、智能音箱、智能機器人等智能產品上。彼時,騰訊副總裁鐘翔平也表示,在智能硬件領域,騰訊希望扮演好賦能者或者助手的角色。未來,騰訊叮噹可以擁抱更多產業互聯網領域的合作夥伴。

    智能硬件並非騰訊的主營業務,也不如社交、文娛業務那麼亮眼,但是擁抱產業互聯網的時候卻是軟硬件一體化,以及輸出內容、AI技術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第三方數據公司Canalys發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智能音箱市場報告》數據顯示,該季度國內智能音箱出貨量達到580萬台,環比增長1.0%。其中,天貓精靈出貨220萬台,小愛音箱季度出貨190萬台,百度出貨量100萬台。叮噹智能屏推出時間不長,銷量與這三家相差甚遠,能否彎道超車,還存在很大不確定性。

     

    36氪

    https://bit.ly/2Taeh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