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豫×好妹妹,深情回眸,莫忘來時路

  • 流覽次數:: 69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齊豫×好妹妹,深情回眸,莫忘來時路

      201807/3008:44
    ◎好妹妹樂團的張小厚和秦昊,邀齊豫一起重新演繹齊豫演唱、羅大佑詞曲的《船歌》這首時代經典。新版《船歌》會收錄在好妹妹即將推出的全新專輯「好妹妹的私房歌·貳」《XXX(未公開)》裡,專輯邀請了10位華語樂壇鼎盛時期的女歌手,與好妹妹共同演唱當年最代表性的10首歌曲,為經典注入全新色彩。

    ◎好妹妹版的《船歌》請來金牌製作人荒井十一操刀,編曲由新加坡全能音樂人Ruth Ling執掌,注入靈動的笛聲、綿延的弦樂及罕見的異域部落樂器迪吉里杜管,別緻的搭配編織出中國味兒純正的山水小曲,延續由清新到磅礴的漸變,讓新版傳承舊版的情緒、氛圍,可謂一次升級式的致敬。《船歌》是80年代末電影《衣錦還鄉八兩金》的主題歌,電影推出的時候正是開放台灣人民到大陸探親的年代,《船歌》表達了一種衣錦還鄉路上的興高采烈。結合時代背景,《船歌》的意義得以昇華,藉著好妹妹的重新演繹,得以流傳進許多當下年輕人的生活。

    ◎好妹妹在華語樂壇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他們的作品大多有著濃濃的個人興趣,他們迷戀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流行經典,以致一路走來的曲風和演唱方式也帶著豐富的時代烙印。在原創專輯之間,他們曾發行過一張《說時依舊》翻唱專輯,收錄二人喜歡但並不大紅的經典歌曲,,原來這些歌曲便是造就好妹妹獨樹一幟音樂風格的原始養料。當他們開始企劃「好妹妹的私房歌·貳」,宣布將與10位華語女歌手唱響屬於她們時代的經典旋律時,又是一次令人期待的傳承。

    詳細全文:

    雋永,是許多音樂人的理想。一首歌,若能思想深沉、情緒充沛,散髮美的氣息,便也具備了雋永的潛質。這樣的音樂不是曇花一現,而是可以穿越世代,閃爍人類文明的光彩。

    齊豫演唱,羅大佑詞曲的《船歌》,便是一首流芳之作。最近,好妹妹的張小厚和秦昊,邀齊豫一起重新演繹這首時代經典。新版《船歌》會收錄在好妹妹即將推出的全新專輯「好妹妹的私房歌·貳」《XXX(未公開)》裡,專輯邀請了10位華語樂壇鼎盛時期的女歌手,與好妹妹共同演唱當年最代表性的10首歌曲,為經典注入全新色彩。

    金曲再造不容馬虎,好妹妹版的《船歌》請來金牌製作人荒井十一操刀,編曲由新加坡全能音樂人Ruth Ling執掌。興高采烈而樸實無華的原曲基礎上,新版註入了靈動的笛聲、綿延的弦樂,以及罕見而厚重的異域部落樂器迪吉里杜管,別緻的搭配共同編織出中國味兒純正的山水小曲。

    齊豫的歌聲少了當年少女的直白,流淌出經過歲月打磨的醇熟和溫暖;而好妹妹則以剛柔並濟的聲線,跟齊豫做著回應,兩個男生特別編排的和聲、輪唱,都是歌裡的出彩段落,陳粒也出現在了和聲陣容中;原曲裡渾厚的船夫號子「蹦蹦蹦」男聲得以保留,像是厚實的土地,為靈動打了底。重新編排的《船歌》沒有對原曲造成損傷,而是採用相對克制的手法,延續由清新到磅礴的漸變,讓新版傳承舊版的情緒、氛圍,所有的新意都成了錦上添花,可謂一次升級式的致敬。

    《船歌》是上世紀80年代末電影《衣錦還鄉八兩金》的主題歌,詞曲作者為羅大佑。著名音樂人張培仁曾對這首歌曾有探討:「羅大佑的音樂裡面,跟導演的心情一樣,都在探尋中國人的根......他嘗試用了東方的曲調、情緒,來描述中國人的一些情結。」這部電影推出的時候,正是開放台灣人民到大陸探親的年代。中國人的心裡,尤其是在異鄉漂泊的遊子,通常都希望能有一天衣錦還鄉光宗耀祖,跟電影名稱相得益彰,《船歌》表達了一種衣錦還鄉回家路上的興高采烈。

    這樣的欣喜與興奮之情,在齊豫的歌聲中顯而易見,好妹妹也延續著這種情緒,散發著得意的神采。結合時代背景,《船歌》的意義得以昇華,一首雋永作品之思想深刻,也便如此。《船歌》藉著好妹妹的重新演繹,得以流傳進許許多多當下年輕人的生活。

    歌唱鄉土情結,傳遞人文關懷,這是好妹妹翻唱《船歌》起到的作用,或許秦昊和張小厚在選歌之初也未意識到,他們所做的事情有著更深遠的意義。《船歌》是一首喚醒公眾對故鄉眷戀的歌曲,當城市化進程在中國大地突飛猛進,多少人背井離鄉,擁抱起了都市生活,而身後的故鄉卻呈現出一片寂寥與蕭條。《船歌》以及它背後故事的再次出現,讓我們有機會檢視自己的根。聽著《船歌》,人們對家鄉的熱愛,對故土的眷戀油然而生,也喚起時代巨浪之下人們的共情與團結。

    2016年底,當「台灣民歌40」演唱會唱進深圳,台下的秦昊與張小厚驚詫於舞台之上齊豫的天籟之音——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音樂偶像,而追星的方式多元,今天看來,好妹妹無疑用合唱實現了追星。

    好妹妹在華語樂壇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他們的作品大多體現著濃濃的個人興趣,他們迷戀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流行經典,以致一路走來,曲風和演唱方式,都也帶著豐富的時代烙印,還摻雜著地道的中國風。他們的「中國風」不是流行樂壇刻意點綴作品的噱頭,沒有生硬嫁接出的尷尬,而是由內而外自然生發的「東方文明」式曲調,這是好妹妹的特色。

    回到起點,他們以《青城山下白素貞》的翻唱刷爆微博,用處女碟《春生》帶聽眾走進有別於常規流行、民謠的別緻音樂世界,雖然公眾急於將他們歸類,但好妹妹試圖擺脫所有的標籤,不給自己設限。《南北》、《西窗》兩張延續柔中帶剛、不疾不徐的聽感,時尚與復古交織是他們的音樂名片,後來《實名制》徹底擁抱流行,可以看出,硬朗起來的好妹妹在音樂里不斷探索。

    好妹妹的音樂裡從沒有「跟風」二字,他們知道自己擅長的並忠於內心的喜好。在原創專輯之間,他們曾發行過一張《說時依舊》翻唱專輯,收錄二人喜歡但並不大紅的經典歌曲《我可是你手中那一朵鮮花》、《九月的高跟鞋》、《松林的低語》,細細品味你會發現,原來這些歌曲便是造就好妹妹獨樹一幟音樂風格的原始養料。音樂路上,他們在向前開拓的同時也不忘時時回頭眺望來時的路,是那些私房歌,滋養著他們邁出更動人的下一步。於是當他們開始企劃「好妹妹的私房歌·貳」,宣布將與10位華語女歌手唱響屬於她們時代的經典旋律時,你便知道,這又是一次令人期待又驚天動地的傳承。因為好妹妹,更多的年輕人將聽著那些滋養時代的旋律,讀著那些時代背後的故事,感動於高樓大廈車水馬龍間。

    網易號

    https://bit.ly/2K1gC5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