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藝人經紀行業復盤:身陷囹圄,尋找微光

  • 流覽次數:: 22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2/1209:29

    ◎2018年藝人經紀行業似乎坐了一趟過山車。這邊廂,上半年兩檔偶像節目掀起轟轟烈烈的造星浪潮,也讓不少人感嘆偶像元年終於來臨,各領域的商人們都開始瞄準粉絲經濟,泛娛樂資本的入局搶灘也在重構著整個行業格局。但猝不及防的「限偶令」、「限娘令」似乎給整個偶像行業潑了一盆又一盆的冷水,今年三檔偶像節目命運依然晦暗不明。另一邊廂,下半年的傳統經紀行業也在稅務的陰霾中艱難前行。小崔的開砲直接把整個經紀行業炸出個缺口,國家對藝人天價收入、明星證券化等現象的管控尺度不斷收縮,充斥著資本對賭、深度捆綁的影視製作行業也被拖下泥沼,影視製作與藝人經紀一體化的傳統模式都被打了個問號。

    ◎2018年的明星們有人歡喜有人愁。不少人嚐到人設的甜頭,《創造101》的出圈關鍵詞楊超越正是代表,越多人罵就越多人喜歡,所有的爭議都化身為人設的補充。大眾開始更娛樂的看待明星:你可以不美,不帥,沒作品,但你需要尋找一個可供支撐的人設,讓人發揮情緒腦補故事並尋到自己契合的點。用3個月時間成為頂級流量並終結流量1.0時代的蔡徐坤,上升速度之快令人咂舌。伴隨著蔡徐坤成為頂級流量的言論是鹿晗的垮掉,四大流量的另外三個——李易峰、楊洋和吳亦凡似乎也不太順。

    ◎如果要評一個「2018最愁藝人」一定非范冰冰莫屬。8.8億的罰款確實夠嗆,但不用坐牢就權當破財擋災了。之後又有17位藝人因稅務問題被約談,覆蓋流量鮮肉、話題小花、當紅夫妻檔等,各自需補繳的稅款均達上億之多。稅務風波未平息,「限薪令」又來,三大視頻平台和六大影視公司聯合抵制天價片酬,又傳出總局嚴控明星的綜藝片酬。明星起飛的路徑總是相似的,但扑街卻各有各的姿勢。

    ◎2018年明星們的網絡前線推手當屬粉絲。粉絲們花幾千萬將NINEPERCENT和火箭少女送出道,讓大眾見識到粉絲造星的力量,也正因為這兩檔偶像節目,過去一年粉絲經濟和粉絲文化頻頻被拿出來討論。又因為各類媒體都愛強調粉絲的力量,粉絲倒開始把自己當金主爸爸,動不動就炸公司、炸經紀團隊甚至炸品牌。吳亦凡粉絲則將日韓傳到國內的打投文化帶到美國樂壇,卻因此讓偶像同自己一起被國內網友群嘲,這或許能成為2018年偶像被粉絲文化反噬的最佳案例。

    ◎可幸的是,隨著這些困境而來的是偶像產業開始尋求工業化,平台的加入不遺餘力地推偶像相關內容,帶動很多從業者和資本的熱情,也讓產業鏈的完善更快速一些。而平台和影視公司主動抵制天價片酬,總局出台限薪令,使得明星片酬回歸正常化具備更大的可能性,也意味著無論是行業還是總局都有改變行業亂象的決心,這些無一不是行業利好的信號。

    詳細全文:

    2018年藝人經紀行業似乎坐了一趟過山車。這邊廂,上半年的兩檔偶像節目掀起轟轟烈烈的造星浪潮,也讓不少人感嘆偶像元年終於來臨,各領域的商人們都開始瞄準粉絲經濟,泛娛樂資本的入局搶灘也在重構著整個行業格局。但猝不及防的「限偶令」、「限娘令」似乎給整個偶像行業潑了一盆又一盆的冷水,今年三檔偶像節目命運依然晦暗不明。另一邊廂,下半年的傳統經紀行業也在稅務的陰霾中艱難前行。小崔的開砲直接把整個經紀行業炸出個缺口,國家對藝人天價收入、明星證券化等現象的管控尺度不斷收縮,充斥著資本對賭、深度捆綁的影視製作行業也被拖下泥沼,影視製作與藝人經紀一體化的傳統模式都被打了個問號。寒冬論悄然從影視領域瀰漫到了整個娛樂產業,過去這一年,這個行業都經歷了什麼,都受到了哪些政策限制?我們對過去一年經紀公司、明星、經紀人以及粉絲相關的大事件進行了小小的梳理,依然能在牆角中尋得一絲微光。

    去年1月19日,當《偶像練習生》中的99位小鮮肉被一眾網友diss油膩的時候,各個經紀公司的大佬們估計怎麼也不會想到,打破多年四大三小流量格局的第一個新晉頂級流量竟會在此誕生,而他用的時間僅僅是3個月。而後無論是老牌如喜天影視、中南文化旗下千易時代又或者是新晉如悅凱娛樂、新湃傳媒等,這些傳統形式的經紀公司終於按捺不住,紛紛開啟自己的練習生招募計劃,試圖在火爆的綜藝造星運動中分一杯羹。

    兩檔偶像節目還給偶像經紀公司帶來了更大的想像空間。3月,旗下藝人在兩檔爆款偶像節目都獲得了超高人氣的樂華娛樂正式從新三板摘牌,有跡象表明其正在向IPO衝擊。麥銳娛樂、坤音娛樂和AIF娛樂這些偶像類的經紀公司也都先後宣布獲得數千萬融資。「偶像元年」被頻頻提起,泛娛樂資本迫不及待地入局,更低的准入門檻,更迅速的回報變現,更新鮮的上游切口,市場的巨大需求讓團體偶像經紀閃閃發光,似乎偶像產業已經搭上了飛馳的列車,很快就能成為整個藝人經紀行業的中堅力量。

    然而去年7月份,就在《創造101》引發追星狂歡的第二個月,坊間開始流傳史上最嚴「限秀令」,總局要求嚴格評估偶像養成類、選秀類綜藝節目。一個多月後的《開學第一課》事件又將「偶像」一詞置於風口浪尖上,多名男偶像因濃妝被大眾批為「娘炮」。「限娘令」剛起,「限偶令」又來。前腳剛傳央視將全面禁用「娘炮」藝人,後腳「偶像」、「練習生」等又成為敏感詞。很快有消息稱未成年藝人也被禁止參與選秀節目和衛視真人秀。一個很明顯的信號是,《偶像練習生》第二季已經改名為《青春有你》,而「練習生」的叫法也被「訓練生」所替代,目前已公開所有選手的偶像節目也不再有未成年人的身影。一時間最懂風向的資本市場瞬間冷靜下來,偶像產業在投資人的評估冊中下降了好幾個優先級,商業模式不明、產業不完善等前幾年造成團偶死傷大片的原因也隨之成為了減慢步伐的理由。事實上大家都在觀望,「等政策穩定」成為心照不宣的批註語。

    與此同時,傳統經紀行業也迎來了當頭一棒。5月29日,崔永元以一條關於陰陽合同的微博激起了千層浪,之後的系列爆料更是讓整個影視、經紀行業陷入到前所未有的稅務風暴中。影視製作與藝人經紀一體化的老牌王者位於風暴正中,原本引以為豪的多項孵化產業都被打成了篩子,藝人IP驅動的多個項目宛如一串整齊碼好的多米諾骨牌,政策大手一揮,輿論大風一吹,領頭的牌碼已經倒下,輪到哪塊只是時間問題。首當其衝的公司便是直接被崔永元點名的華誼兄弟。自爆料出現以來,華誼兄弟的股價一跌再跌。截至10月份,股價已經不足5元,市值不足140億,比巔峰時期的800億跌去了超過80%。2018年的唐德影視也陷入了多事之秋。先是受高雲翔性侵風波的影響,公司市值蒸發8億。而後又遇上股東之一范冰冰的陰陽合同事件,公司市值大幅縮減六成。

    此前影視產業產能過剩與新生勢力擠壓留下的暗傷一併爆發,老牌公司過度依靠「明星概念股」的藝人資本綁定模式直接讓站在台前的藝人成為定時炸彈。彼時的范冰冰IP紅利吃的有多飽,現在的這跤摔得便有多慘。專業化經紀服務公司也不好過,6月文投控股宣布放棄收購悅凱娛樂,後者的估值從16.7億下降到15億,嘉行傳媒曾高達50億的估值到去年底下降將近10億,頭部明星固化成為這些藝人中心化公司最顯著的問題。畢竟在走向成熟的階段遇上這茬風暴,多個項目停擺,發掘培養新人的長期規劃也被蒙上寒霜,巨額的投入未見有效回報,產業鏈的斷裂意味著話語權的更迭。這場風暴中沒有人可以倖免,能求得個倖存者身份已經謝天謝地了。「我們明年要降低宣傳預算了,低調行事。」一名老牌藝人經紀公司的宣傳總監對我們說。有些焦頭爛額的經紀公司們怕是很難過一個好年。

    2018年的明星們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不少人嚐到了人設的甜頭。《創造101》的出圈關鍵詞楊超越正是代表。土氣少女是全村的希望,有人煩自然就有人心疼,越多人罵就越多人喜歡,所有的爭議都化身為人設的補充,讓她成為了錦鯉,成為了平凡,成為了擁躉心裡的慰藉。張雨綺化身女性模範,持刀砍人分分合合都有觀眾買單。我抽煙我喝酒我去夜店,但誰說我不是好女孩?多年前被嘲的爛梗有了真性情人設的包裝後便成為了讓大眾津津樂道的「敢愛敢恨不做作」,與表情包一起展開洗腦大法。其貌不揚的李誕也迎來高光時刻,佛系和喪的全民關鍵詞下,這個「有趣之王」被捧上神壇,他的江湖習氣讓愛他的人愛到了極點,忠實程度不亞於傳統的明星粉絲,縱使爭議與黑料來襲,也因為「有血有肉才真實」而「很有意思」。大眾開始更娛樂的看待明星:你可以不美,不帥,沒作品,但你需要尋找一個可供支撐的人設,讓人發揮情緒腦補故事,並尋到自己契合的點,那便總能招人喜歡。

    而流量們的困境卻愈發明顯。各自成立個人工作室的三小TFBOYS來勢洶洶,一年時間內最多的能新增13個個人代言,並頻頻在時尚雜誌的金九銀十中刷臉。大眾終於不群嘲被央視蓋章的三小,但炸來炸去的粉絲卻總能帶來談資。可好作品卻並未伴隨著爭議出現,無論是歌手還是演員,代表作的缺乏都是整個2018讓明星最焦灼的問題。無論台網,好劇爆劇的稀缺直接讓想刷口碑的流量和想冒頭的新人成了霜打的茄子。轉戰小螢屏的電影咖迎來了慘淡的收視,重點栽培的新人也隨著作品的扑街而出頭之日遙遙無期。倒是朱一龍一躍成為利用小眾文化反攻大眾的典範,憑藉一部豆瓣評分6.4,網播量只有40億,遠低於《延禧攻略》、《香蜜》甚至《獵毒人》的耽美向網劇《鎮魂》成為唯一一個30歲的頂級流量。只是大眾或許記住了朱一龍這個名字,但有多少人知道他在《鎮魂》中的角色名?

    用3個月時間成為頂級流量並終結流量1.0時代的蔡徐坤自去年4月出道後便成為各類晚會的常客,同時還拿下了6個個人品牌代言,8個雜誌封面,年底還與楊冪一起代言北京衛視春晚,上升速度之快令人咂舌。而伴隨著蔡徐坤成為頂級流量的言論是鹿晗的垮掉。代言產品銷售慘淡、鄭州場演唱會臨時取消,這些都成為了大眾眼中鹿晗已糊的「實錘」,沒有人會去追究背後成因。四大流量的另外三個——李易峰、楊洋和吳亦凡似乎也不太順。李易峰有意通過電影《動物世界》轉型,楊洋將擺脫「油膩」形象的希望寄託在《武動乾坤》,但無奈都沒達到預期效果,後者更是撲得悄無聲息。2018年被LV選為代言人的吳亦凡卻被粉絲狠狠地坑了一把,她們用行動來證明,粉絲狠起來,連自己偶像都坑。大眾不會記住吳亦凡的歌在海外拿了什麼名次,卻會記住他丟臉丟到國外去了。而他再次參與的嘻哈綜藝,也因政策限制與上一季的效果差了十萬八千里。

    另一個因為嘻哈節目爆紅的歌手PGone怕是要被大眾淡忘了。去年憑藉《中國有嘻哈》光速上升,走紅速度不遜於蔡徐坤。然而今年年初的夜宿門以及官媒的點名批評卻讓他迅速走向隕落,最後被封殺。2018最精彩的撕逼大戲還數騰訊視頻與樂華娛樂、麥銳娛樂親自下場的拉鋸戰,最終以後兩者灰溜溜地舉白旗為結局,而吃瓜群眾對於火箭少女的關注也基本上到此為止。被捲入這場愛恨情仇中的孟美岐不僅丟了顏面,還丟了C位。明星終究還是一顆任資本擺佈的棋子而已啊,哪怕已經可以直接吸引粉絲為其募集超過1200萬的資金。

    如果小資本也未必擺佈得了的一些明星,那麼政策一定可以。如果要評一個「2018最愁藝人」,那麼上述藝人還得靠邊站,因為這個獎項一定非范冰冰莫屬。自陰陽合同被小崔公開以來,范冰冰就處於稅務風暴的中心地帶再也沒有露面。直到四個月後的10月3日,才以微博致歉信的形式出現在大眾視野中,之後的微博更新頻率也大大下降。8.8億的罰款確實夠嗆,但不用坐牢就權當破財擋災了,只是她參演的《巴清傳》、《大轟炸》都遭到延播、無法上映或者刪減戲份。受姐姐范冰冰的影響,此前頻頻宣新品牌合作的范丞丞在6-11月期間也再沒有官宣新代言,期間參與播出的節目其鏡頭也被剪得一幀不剩。而11月宣布的代言也只是公益代言。姐姐曾經給他帶來多大裨益,如今就給他帶來多大限制。

    繼范冰冰事件之後,又有17位藝人因稅務問題被約談。據新浪娛樂報導,這些藝人覆蓋流量鮮肉、話題小花、當紅夫妻檔等,他們各自需補繳的稅款均達上億之多。曾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趙薇夫婦雖沒有深陷補稅困境,但也過得相當不太平,彼時把資本市場當做名氣變現的取款機,染指上市公司甚至成為A股市場「爆炒對象」,當下卻深陷泥沼,2018年連連撤退辭去了不少公司職務,年底還被上交所公開譴責,5年內禁止擔任上市公司董監高。在資本市場興風作浪面臨的後果遠比當年的票房毒藥稱謂嚴重的多,這一朝事發,國民小燕子成為了惡毒皇后,資本市場沒有一部《畫皮》可供翻身。

    更別說稅務風波還未平息,「限薪令」又來了。先是三大視頻平台和六大影視公司聯合抵制天價片酬,很快又傳出總局嚴控明星的綜藝片酬,每期節目藝人總片酬不能超過80萬,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的片酬不能超過1000萬。期間還傳趙薇和舒淇已經退回片酬的超出部分。明星起飛的路徑總是相似的,但扑街卻各有各的姿勢。「現在正是風口浪尖,我們可別太靠前了。」面對即將出爐的2018年明星商業價值排行榜,一位經紀人曾對《第一財經周刊》說。要是往年,經紀人可能還得發通稿吹一波。

    2018年,明星們的幕後推手經紀人們依然經歷著分分合合。楊天真毫無疑問再次蟬聯最具人氣經紀人,過去一年依然頻頻上熱搜。去年2月鹿晗約滿離巢,正式與帶他成為頂級流量的楊天真分手;半年後,當吃瓜群眾在嘲笑壹心娛樂還能靠誰帶流量時,張藝興正式宣布簽約楊天真,後者還高度評價其為下一個頂級藝人。兩個月後,壹心麾下再添一名影后馬思純。儘管各路粉絲經常將楊天真罵上熱搜,但沒有人不承認她是一名優秀的營銷鬼才。張藝興的流量飆升速度引人咂舌,黑紅的路線再次玩起,躋身熱搜榜和罵戰中的常客,雖然這路子有點眼熟,但只要能成功,老套點又如何?楊洋、宋茜的經紀人賈士凱與一起打拼了8年的穎兒分道揚鑣,更值得玩味的是,後者又回到原經紀公司歡瑞世紀。2018年賈士凱經歷的挫敗還不止這些,在持續了將近一年的文投控股併購案中套現失敗也是令人失落。去年10月,經紀人黃斌與趙麗穎結束合作的消息讓一眾網友浮想聯翩,果不其然,不久後趙麗穎就公佈了結婚生子的消息。經紀人與藝人分分合合已經是常事,在這個行業裡,沒有誰離不開誰。

    如果說經紀人是明星的幕後推手,那麼2018年明星們的網絡前線推手當屬粉絲。粉絲們花幾千萬將NINEPERCENT和火箭少女送出道,讓大眾見識到粉絲造星的力量。《偶像練習生》總體集資超2000萬,《創造101》整體超過4000萬,一下子讓大眾都驚呆了。也正因為這兩檔偶像節目,過去一年粉絲經濟和粉絲文化頻頻被拿出來討論。又因為各類媒體都愛強調粉絲的力量,粉絲倒開始把自己當金主爸爸,動不動就炸公司、炸經紀團隊甚至炸品牌。TFBOYS粉絲炸公司,流量粉絲炸節目組已經是司空見慣,一些特別騷的操作或許值得拿出來討論一番。孟美岐粉絲因不滿樂華娛樂弄丟了孟美岐在火箭少女的C位,不給個人資源等等原因,直接到樂華娛樂公司外拉橫幅、播維權歌,事件關鍵詞一度衝上熱搜第二。粉絲維權的那一刻是爽了,可有效果嗎?沒有,只會給吃瓜群眾增加群嘲偶像的談資。倒是毫無實力可言的楊超越在平台和粉絲的寵愛下,終究還是成了101女孩中最火的那個。「錦鯉」人設更是狠狠地助推了一把她的國民度,讓一眾路人都對著這位「村里的希望」狠狠拜一拜。

    陳立農粉絲也因團隊為他接了一個微商代言而將團隊炸上熱搜,期間品牌方以各種清奇的姿勢蹭熱度,最終以團隊發表終止品牌合作聲明而品牌方隔空喊話拒絕解約。陳立農的微商代言終於沒了,但顏面丟了。這件事也像徵著偶像的團隊對粉絲的重視程度已經不同往日了。同理還有王源粉絲炸工作室導致王源最終放棄成為偶像節目的導師。吳亦凡粉絲則將日韓傳到國內的打投文化帶到了美國樂壇,熬夜爆肝打榜將吳亦凡的新歌頂到了榜單高位,卻因此收到了一些美國藝人的黑人問號臉,又讓偶像同自己一起被國內網友群嘲,但粉絲依然以「為偶像好」而繼續我行我素。這或許能成為2018年偶像被粉絲文化反噬的最佳案例。

    因有人說了一句徐崢的微博超話簽到人數太少,大批其他明星的粉絲便紛紛過來簽到,將用於流量明星的那一套做數據、吹彩虹屁用在徐崢身上,還為其取愛稱「山爭大哥」,一度將徐崢的超話頂上了排行榜前十。因歌詞不當,PGone連連被官媒點名批評,再加上夜宿門,其大眾口碑急轉直下。而大量粉絲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四處奔走為偶像洗白。種種令人啼笑皆非的操作使得向來被看作腦殘的粉絲們在去年依然擺脫不了這個標籤,甚至加深了大眾的刻板印象,只是可能一邊被笑臉伺候,一遍被無情收割。而粉絲們或許明知對方是衝著自己口袋裡的錢來的,但無奈偶像在其手上,只得心甘情願得獻上錢包。當粉絲集資,喜提海景房的言論四起,瘋狂的追星現像被大肆報導和解讀,最終買單的,是她們心尖上的偶像以及做偶像相關內容的平台。

    可幸的是,隨著這些困境而來的是偶像產業開始尋求工業化,平台的加入不遺餘力地推偶像相關內容,帶動很多從業者和資本的熱情,也讓產業鏈的完善更快速一些。而平台和影視公司主動抵制天價片酬,總局出台限薪令,使得明星片酬回歸正常化具備了更大的可能性,也意味著無論是行業還是總局都有改變行業亂象的決心,這些無一不是行業利好的信號。越來越多圈層和群體加入追星族中,願意為追星這件事消費,有人說這是「口紅效應」所致,也有人說是國人缺乏信仰的原因,或許我們可以在下一篇文章好好探討。不論成因為何,這些都為眾多從業者提供了新的盈利思路,毫無疑問也是利大於弊。2019,衝破迷霧的微光還在。

     

    娛樂資本論

    https://bit.ly/2GACw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