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音樂節新特點:個性化、偶像化、景區化

  • 流覽次數:: 43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音樂節新特點:個性化、偶像化、景區化

      201904/2315:36

    ◎中國的各類音樂節每年4月開始就輪番上陣,據不完全統計,今年4-5月就將舉辦杜鵑花風車音樂節、成都AYO!音樂節、Yolo青年文化節、滬蓉超級草莓音樂節、咪豆音樂節、太湖迷笛音樂節等近20個音樂節,其大致可分兩類:草莓、迷笛為代表的專業化連鎖音樂節,和以峨眉山音樂節為代表的城市景區音樂節。

    ◎國外通常有不同類型風格的各式音樂節滿足不同歌迷的需求,前兩年的中國大多是綜合類的大雜燴,被詬病為拼盤演唱會,但今年個性化趨勢已逐步顯現,各家都在做差異化內容,打造特色鮮明、風格迥異的音樂節。比如以AYO!音樂節、Yolo青年文化節為代表的嘻哈音樂節;以迷笛音樂節、幸福現場音樂節為代表的搖滾音樂節;以紫荊之夜民謠音樂節為代表的民謠音樂節。綜合性音樂節如超級草莓,為在內容上進行差異化,則推出RADWIMPS、City-Pop樂團等國際面孔。

    ◎對普通消費者而言最看重的依然還是陣容,具人氣和票房號召力的音樂人往往成為眾多音樂節的搶手對象,導致本土音樂節往往存在「陣容雷同」的現象。從這兩個月的音樂節來看,這個問題依然存在,其中許巍、朴樹、謝天笑、趙雷、盤尼西林、重塑雕像的權利、草東沒有派對等都是多個音樂節的表演嘉賓。此外還出現一個頗有意思的現象是,今年咪豆音樂節出現偶像男團樂華NEXT。樂華七子作為超人氣偶像男團,在票房上勢必會讓咪豆音樂節具備一定優勢,以及將音樂節的人群畫像拓展到偶像粉絲的圈層中去。但通常獨立音樂人和偶像在調性上天差地別,咪豆音樂節將他們搭配在一起,不得不說還是比較大膽的做法。

    ◎由於音樂節成本低且能為地方打造城市的文化品牌,促進文化旅遊產業,許多地方政府也成為音樂節的主要創辦主體。從近兩月的音樂節來看,「景區型音樂節」普遍存在票價低廉的趨勢;景區型音樂節比較是用來滿足客戶的商業訴求,集中在對旅遊業及相關附加產業的拉動上,所以要用票房來促成盈收會顯得比較困難,顯然票房上的收入也不是主辦方唯一的目標。

    ◎西南地區的音樂節市場高速增長已經不是今年出現的現象,據道略音樂產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2017年音樂節演出超8台的城市有6個,共演出68台,佔比30.8%,西南成都、重慶、昆明三個城市進入前列。從今年的情況來看,西南地區的發展勢頭絲毫不減,17個音樂節當中西南地區就有6個。其中,成都市頒發的《成都市人民政府關於支持音樂產業發展的意見》促使成都音樂節舉辦數量大幅增長,僅四月份就有4個音樂節舉辦,數量躍居全國第一。

    詳細全文:

    近兩年,隨著國內音樂人和樂隊的數量增加,樂迷對於現場演出需求的增大,音樂節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準確說,每年從4月開始,國內的各類音樂節也就輪番上陣。無論是最早的迷笛音樂節、草莓音樂節,還是星巢音樂節、AYO音樂節,現在的音樂節都力圖保持自身特色以吸引更多樂迷的關注。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4-5月期間,全國各地就將舉辦杜鵑花風車音樂節、成都AYO!音樂節、yolo青年文化節、滬蓉超級草莓音樂節、咪豆音樂節、太湖迷笛音樂節等近二十個音樂節。在類型上,近期國內出現的音樂節大致可以分兩類:草莓、迷笛音樂節為代表的專業化連鎖音樂節,和以峨眉山音樂節為代表的城市景區音樂節。從這些音樂節當中,道略音樂發現了一些頗有意思的點。

    20190415 6 1

    在國外,通常有不同類型風格迥異的各式細分垂直類音樂節滿足不同歌迷的需求,例如電子音樂迷熱愛的美國EDC電子音樂節,金屬迷狂歡Wacken Open Air音樂節,爵士樂愛好者的蒙特裡爵士音樂節等。而在前兩年的中國,為了滿足不同樂迷的需求,大多是綜合類的大雜燴,被詬病為拼盤演唱會。但從今年的音樂節來看,個性化趨勢已經逐步顯現,各家都在做差異化內容,打造特色鮮明、風格迥異的音樂節。比如以AYO!音樂節、Yolo青年文化節為代表的嘻哈音樂節品牌;以迷笛音樂節、幸福現場音樂節、雲台山音樂節為代表的搖滾音樂節品牌;以紫荊之夜民謠音樂節為代表的民謠音樂節,甚至已經在命名上為風格進行了明確。在以超級草莓為代表的綜合性音樂節領域上,為了在內容上進行差異化,則還推出了RADWIMPS、City-Pop樂團等國際面孔。

    所以,未來國內戶外音樂節市場會更加朝著細分的方向發展,出現更多垂直的、有自己品味的音樂節,比如電子音樂節、爵士音樂節...,通過特點塑造出自己的品牌調性。

    儘管現在中國的音樂節逐漸重視差異化的發展,迷笛成為了樂迷眼中的中國版伍德斯托克,而草莓則更注重時尚、年輕、生活化,但對普通消費者而言,最看重的依然還是陣容,音樂節的品牌忠誠度遠遜色於音樂人的號召力。所以,具有人氣和票房號召力的音樂人往往會成為眾多音樂節的搶手對象,這就導致從中國的本土音樂節往往會存在「演員陣容雷同」的現象。從這兩個月的音樂節來看,這個問題依然還是存在。其中,許巍、朴樹、謝天笑、趙雷、盤尼西林、重塑雕像的權利、草東沒有派對等都是多個音樂節的表演嘉賓,場次頗為頻繁,同時也是近年來較常出現在音樂節上的音樂人。

    當然,其中還出現了一些「老」帶「新」的變化:例如星巢音樂節就是比較典型的「老帶新」模式,即以萬能青年旅店、草東沒有派對這樣的人氣嘉賓壓軸,再搭配自家的藝人,以達到在保證音樂節票房的同時,能進行新人扶持,打破同質化現象。諸如青木、熊貓眼鏡、靈魂木偶等都是星巢音樂節的演出主辦方曉峰音樂公社旗下扶持的音樂人。

    此外,還出現了一個頗有意思的現像是,今年的咪豆音樂節出現了偶像男團—樂華NEXT。這是今年咪豆音樂節上的表演嘉賓,樂華七子作為近兩年出道的超人氣偶像男團,在票房上勢必會讓咪豆音樂節具備一定的優勢,以及將音樂節的人群畫像拓展到偶像粉絲的圈層中去。但通常來看,獨立音樂人和偶像可能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物種,在調性上也是天差地別,但咪豆音樂節能大膽地將他們搭配在一起,不得不說還是比較大膽的做法。

    由於音樂節成本低,並且能為地方打造城市的文化品牌,促進文化旅遊產業,許多地方政府也成為音樂節的主要創辦主體。例如杜鵑花風車音樂節、成都春遊音樂節、峨眉山音樂節、咪豆音樂節、雲台山音樂節、太陽星球音樂節等音樂節已經因為這層原因紛紛進入大眾視野。當然,從近兩月的音樂節來看,「景區型音樂節」普遍存在票價低廉的趨勢。按照國外的經驗,一個音樂節的標準收入構成應該是:門票60%、贊助20%、周邊產品10%、其它10%。雖然這個規則並非一成不變,但對於音樂節運營者來說,還是值得參考的。而像景區型音樂節則更像是景區的量身定制,用來滿足客戶的商業訴求,他們的一個重要訴求還是集中在對旅遊業以及相關附加產業的拉動上,所以要用票房來促成盈收儘管會顯得比較困難,但顯然票房上的收入也不是主辦方唯一的目標。

    西南地區的音樂節市場高速增長已經不是今年出現的現象,據道略音樂產業研究院的相關數據顯示,2017年音樂節演出超8台的城市有6個,共演出68台,佔比30.8% 。西南成都、重慶、昆明三個城市進入前列。從今年的情況來看,西南地區的發展勢頭絲毫不減。在17個音樂節當中,西南地區就有AYO!音樂節、紫荊之夜民謠音樂節、超級草莓音樂節、杜鵑花風車音樂節、成都春遊音樂節、峨眉山音樂節6個音樂節,佔據全國音樂節總量的三分之一。其中,成都市頒發的《成都市人民政府關於支持音樂產業發展的意見》促使成都音樂節舉辦數量大幅增長,僅四月份就有4個音樂節要舉辦,數量躍居全國第一,更有網友戲稱為「成都是一個週週都有音樂節的城市」。

    一般來說,4月份開始全國音樂節將開始大規模的進行,除了這些音樂節外,接下來還有北京麥田音樂節、河北MTA天漠音樂節等也將逐步進行官宣。儘管數量龐大,但對中國的市場來說,或許還遠未到飽和的狀態,只是未來或許要形成更加差異化的品牌內容和晚上的盈利模式才不至於被瞬息萬變的市場所淘汰。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pse.is/G9GK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