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達成又一海外合作,動畫版權正在打破「零和博弈」

  • 流覽次數:: 4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B站達成又一海外合作,動畫版權正在打破「零和博弈」

      201904/1613:27

    ◎B站與索尼旗下Funimation聯合宣布,雙方將在動畫內容領域達成戰略合作,合作形式包括分攤成本、同步首播、開放優先投資權等。此次合作的Funimation成立於1994年,是一家立足於歐美市場的日本動畫發行公司和動畫播出平台。

    ◎B站很早就在動畫和遊戲領域積極開展合作,除了參與多部日本動畫的製作,還陸續投資一些海內外內容公司,去年10月也和騰訊達成ACG內容的戰略合作。不過不同於此前B站在動畫領域進行的一系列投資與合作,和Funimation的合作除了可以更好地保證彼此在日本動畫版權獲取上的優勢和穩定性,由於跨國跨地區,對於彼此全球業務的拓展也意義重大。

    ◎Funimation在動畫領域的競爭對手包括同樣主攻動畫的Crunchyroll,及近年來大力佈局動畫領域的Netflix及Amazon prime、Hulu等串流平台。2017年索尼影視電視以1.43億美元收購Funimation。2018年11月,Funimation結束與Crunchyroll長達數年的內容共享協議,隨後與Hulu達成獨家優先合作協議,Hulu與Funimation將是美國僅有的兩家可以播放字幕及配音版日本動畫的平台。Funimation目前擁有600多部作品,包括《龍珠》、《海賊王》、《我的英雄學院》等大熱作品。除了TV動畫的發行和播放,Funimation也是外國動畫電影在北美市場重要的發行方。

    ◎對B站來說,與Funimation的合作不僅可以直接降低日本動畫的採購成本。從長遠來看,也能促進國產動畫的海外分銷。而對Funimation來說,與B站的合作,也有利於增強自身在北美與全球的競爭力。Funimation的串流媒體業務Funimation Now,目前在美國、加拿大、英國、愛爾蘭、澳洲、紐西蘭均可使用,對Funimation來說,和B站的跨國跨地區合作也是其拓展海外市場的一個重要契機。

    ◎中國視頻平台高價獲取的日本動畫往往只有播放權,不僅權利到期後可能需要重新購買,也無法獲得這些內容的其他收入權利。因此無論Netflix還是B站、愛奇藝、騰訊等公司,近年來更傾向於通過參投、自製等方式來降低內容成本。根據此前B站公佈的信息,至今為止B站已投資了中國國內近20個動畫製作團隊,參與了超過50個動畫原創項目。在國產動畫的海外推廣方面,B站也起步很早。2016年就攜一系列國產動畫參加Anime Japan,成為第一家把國產動畫送去日本一級動畫展會參展的中國公司。而B站和Funimation雖然都是日本動畫領域重量級的玩家,但目標受眾和目標市場卻並不重合。這種跨地域合作的分擔成本無疑是一種更理性的雙贏選擇。

    詳細全文:

    B站與索尼旗下Funimation聯合宣布,雙方將在動畫內容領域達成戰略合作,合作形式包括分攤成本、同步首播、開放優先投資權等。在如火如荼的版權爭奪賽中,B站正在全球範圍內積極尋找自己的可靠盟友。就在3月23日,日本東京國際動漫展Anime Japan 2019期間,B站與索尼旗下Funimation聯合宣布,雙方將在動畫內容領域達成戰略合作。此次合作的Funimation成立於1994年,是一家立足於歐美市場的日本動畫發行公司和動畫播出平台。從B站公佈的消息來看,合作主要涉及版權採購、成本分攤,IP運作及海外市場業務拓展等方面。

    在動畫和遊戲領域,B站很早就在積極開展外合作,除了參與多部日本動畫的製作委員會,還陸續投資了一些海內外內容公司。就在去年9月,B站還收購了日本公司Fun-Media部分股權,Fun-Media旗下擁有三家著名動畫工作室,Feel.工作室、ZEXCS工作室及Assez Finaud Fabric工作室。隨後10月,B站又宣布和日本GREE社達成合作夥伴關係,雙方將共同成立bg GAMES公司,共同開展手游業務以及Vtuber業務。

    在國內合作方面,類似此次和Funimation達成的戰略合作,去年10月,B站也和騰訊達成了ACG內容的戰略合作,包括:騰訊與B站在版權方條件許可的情況下互相開放動畫片庫;騰訊與B站在動畫項目的採購、參投、自製方面,建立深度聯合機制。合作形式包括分攤成本、同步首播、開放優先投資權等。不過,不同於此前B站在動畫領域進行的一系列投資與合作,和Funimation的合作,除了可以更好地保證彼此在日本動畫版權獲取上的優勢和穩定性,由於跨國跨地區,對於彼此全球業務的拓展也意義重大。

    作為一家立足於北美的日本動畫發行方,Funimation在動畫領域的競爭對手包括同樣主攻動畫的Crunchyroll,及近年來大力佈局動畫領域的Netflix以及Amazon prime以及Hulu等流媒體平台。2017年,索尼影視電視以1.43億美元收購了Funimation。2018年11月,Funimation結束了與Crunchyroll長達數年的內容共享協議。隨後Funimation與Hulu達成了獨家優先合作協議,約定從2019年起,Funimation授權與製作的新作品將在Hulu上播出。根據協議,Hulu與Funimation將是美國僅有的兩家可以播放字幕及配音版日本動畫的平台。儘管Netflix對某些個別番劇有高投入,但在番劇總量上,和Crunchyroll、Funimation以及國內B站等這類平台相比還是相差甚遠。根據去年底媒體報導,Funimation目前擁有600多部作品,包括了《龍珠》、《海賊王》、《我的英雄學院》等大熱作品。除了TV動畫的發行和播放, Funimation也是外國動畫電影在北美市場重要的發行方。2016年大火的日本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就由Funimation負責北美發行,而國產動畫《大魚海棠》2018年4月在美國上映發行,也是由Funimation和另一家公司Shout! Studios負責。

    隨著全球流媒體市場的競爭變得越來越激烈,出於成本分攤與規模擴張的需要,海外市場對各個流媒體平台正變得越來越重要。在美國市場,流媒體平台群雄逐鹿,新入局者如Apple以及Facebook絡繹不絕。在全球市場,Netlfix遙遙領先,而在日本市場,Amazon Prime和Hulu都有多年的耕耘。在中國市場,由於本土視頻平台的強勢,海外平台的擴展雖然力有不逮,但也在試圖通過和本土流媒體平台合作來曲線救國,譬如Netflix和愛奇藝此前就曾達成內容許可協議。對B站來說,與Funimation的合作,不僅可以直接降低日本動畫的採購成本。從長遠來看,也能促進國產動畫的海外分銷。而對Funimation來說,與B站的合作,也有利於增強自身在北美與全球的競爭力。

    動畫向來比真人劇更有全球發行的潛力。據Netflix 的數據分析顯示,其平台有超過一半的用戶會觀看日本動畫,這些動畫觀眾九成以上來自日本之外的海外市場。和Netflix一樣,Funimation的動畫受眾也不僅僅限於美國,其流媒體業務Funimation Now,目前在美國、加拿大、英國、愛爾蘭、澳大利亞、新西蘭均可使用。顯然對Funimation來說,和B站的這場跨國跨地區合作,也是其拓展海外市場的一個重要契機。而B站如果想將自己出品參投的動畫分發到海外市場,勢必要足夠熟悉海外市場的觀眾。

    和國內觀眾不同,歐美市場的動畫觀眾,更習慣日本動畫的英文配音版本。許多熱門動畫在引進時間上,也和亞洲地區存在差異。以《龍珠》系列為例,在國內,這主要是80後的童年記憶,但在歐美地區,卻更多是90後的童年回憶。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完整的龍珠系列動畫要晚到2003-04年左右,才由Funimation引進配音並在北美播放。針對不同地區的觀眾,一直以來Funimation也會提供原聲+不同字幕以及不同語言配音的動畫版本。基於這樣的用戶習慣,和Funimation的合作更容易減少不必要的障礙,進而增加國產動畫出海成功的可能性。

    無論是B站和Funimation的跨地區跨國合作,還是此前和騰訊達成的戰略合作,又或者一直以來投資中日動畫公司,參與動畫製作委員會的行為,其本質都是一家視頻平台在新的競爭環境下,尋找新出路的嘗試。一直以來,各大視頻網站的商業邏輯,都傾向於持續燒錢拿獨家版權,再拿獨家版權吸引付費用戶。過去幾年,這一策略為諸如Netflix,優愛騰帶來了節節攀升的付費訂閱用戶數字,但同樣居高不下,是巨額的內容成本。

    這場「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的版權戰正越來越難以為繼。實力雄厚者也開始不堪其苦,以至於去年優愛騰三家就發布了聯合聲明,反對演員天價片酬。在巨頭們試圖通過更持久,規模更大的投入來淘汰對方,進而走向寡頭市場之前,人們有理由擔心,這些天價版權之爭會先變成零和博弈。而比起真人影視劇,動畫的採購成本雖然相對較低,但同樣也在攀升。根據日本媒體的報導,全球市場對動畫需求的增加以及有限的產能,正在導致動畫製作成本的增加。曾經是30分鐘約1000萬日元的預算,但現在2000萬日元和3000萬日元並不少見。這些飆升的成本預算正在影響資金雄厚的美國和中國公司。根據Netflix 2018年的財報,其內容成本去年高達120億美元,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動畫版權投入。

    回到國內,日本動畫的版權往往分散在不同體量的代理公司手上。換句話說,國內視頻平台並沒有直接跟版權方打交道。在版權方和版權購買方之間還加了一個代理商的情形下,引進日本動畫的成本無疑又被推高了一層。此外,國內視頻平台高價獲取的日本動畫往往也只有播放權,不僅權利到期之後可能需要重新購買,也無法獲得這些內容的其他收入權利。因此,無論Netflix還是B站、愛奇藝、騰訊等國內公司,近年來更傾向於通過參投、自製等方式來降低內容成本。以投代買,積極參與到日本動畫的製作委員會當中,不僅能保證對特定日本動畫的獨家版權,也能進一步享受作為出品方的其他衍生權利。

    以B站為例,從2015年開始,B站陸續加入了二十多部日本新番動畫的製作委員會中。去年5月B站又在日本東京成立動畫工作室。與騰訊,繪夢等國內公司合作,發力國產動畫也成了減少對日本動畫的依賴,間接地降低日本動畫版權成本的重要佈局之一。根據此前B站此前公佈的信息,至今為止B站已經投資了國內近20個動畫製作團隊,參與了超過50個動畫原創的項目。

    在國產動畫的海外推廣方面,B站也起步很早。2016年就攜一系列國產動畫參加Anime Japan,成為第一家把國產動畫送去日本一級動畫展會參展的中國公司。而B站和Funimation雖然都是日本動畫領域重量級的玩家,但目標受眾和目標市場卻並不重合。這種跨地域合作的分擔成本無疑是一種更理性的雙贏選擇。對各大視頻平台來說,與其繼續燒錢搶天價版權,不如坐下來談一談更符合各方利益。可以預想,未來各平台在版權上爭鋒相對依然會繼續,但合作共贏,合縱連橫的情形也必將越來越多。

     

    界面

    https://pse.is/E4L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