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V音樂集團半年考有了加持的豆瓣音樂能否逆襲?

  • 流覽次數:: 101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810/1318:16

    ◎DNV音樂集團半年前成立以來就引起不少關注,一方面是因為和B端公司合併的豆瓣音樂已沉寂太久,另一方面,參與合併的另一個主體V.Fine Music核心業務是版權管理,作為一家技術驅動的網路公司,跟文藝似乎不是那麼沾邊。融合了B、C兩端的DNV作為串流平台的後來者,正在用不斷的動作來破局:半年內完成兩輪融資,先後達成與新片場、太合音樂集團、微博雲剪、咪咕和某電商巨頭的深度合作,業務覆蓋版權、線下、音樂人孵化等多個領域。快速的擴張為市場貢獻了一種新的生態:DNV的角色定位是數位資產管理平台,豆瓣音樂和V.Fine Music為並行的兩大核心業務品牌,試圖拓展在音樂產業生態鏈中的各種可能性。

    ◎如何為豆瓣音樂站內的五萬多音樂人提供變現通道曾是頭疼的問題,V.Fine的加入剛好解決了這事。V.Fine將監控技術提供給豆瓣音樂人進行版權追踪並提供渠道分銷、UGC內容平台授權等服務,幫助音樂人實現名利雙收。目前約有近百萬影視從業者使用V.Fine提供的版權音樂授權服務,而如抖音等短視頻平台也給DNV崛起的新機會,比如抖音要求廣告主提交的視頻必須出具相關版權證明,有部分廣告主就在網上找到能快速高效完成版權授權並提供證明的V. Fine。DNV也積極孵化新人,推動Teen Town音樂人孵化器,打造一所佔地近1000平米的專業級錄音棚。目前DNV已經建立了說唱、爵士等不同廠牌並開始簽約音樂人。

    ◎重組的另一標的豆瓣音樂同樣迎來革新。除了和V.Fine打通音樂人社區,繼續發展以大福唱片為核心的廠牌概念,同時豆瓣音樂也把FM算法加入V.Fine平台中,幫助企業客戶更有偏好地進行音頻採購。此前一直受版權困擾的豆瓣FM日活從巔峰的百萬下降為十幾萬,DNV透露這一窘境將得到改善,關於豆瓣FM的版權正在梳理中,10月將正式重啟。未來豆瓣FM將增加點播功能,在達到串流媒體基礎服務後繼續發揮其獨特氣質,並採用更接近Spotify的kol式推薦及加強蘊藏的社交基因。而除了潮潮音樂節,DNV還將延續原來豆瓣音樂發起的「公告牌之外」欄目,後者主要在二三線城市為年輕音樂人舉辦講座和分享活動。

    ◎如此長鏈條的模式無疑需要資本的支持。在7月DNV剛剛獲得長甲國際控股集團的數千萬元A+輪融資,彼時DNV對外宣稱該輪融資將用於完成集團戰略資源的拓展和商業佈局。而正在梳理版權問題的豆瓣FM又是一個「燒錢」大戶,因此DNV在融資的節奏上可能會比較快,新一輪融資可能將在年內開啟。

    詳細全文:

    自從DNV音樂集團半年前成立以來,人們就對它關注頗多。一方面是因為和B端公司合併的豆瓣音樂已經沉寂太久,難免就勾起大家的懷舊思緒,並期待它來個鹹魚翻身。另一方面,參與合併的另一個主體V.Fine Music核心業務是版權管理,作為一家技術驅動的互聯網公司,跟文藝似乎並不是那麼沾邊兒。而與此同時,無論是騰訊音樂娛樂集團、蝦米音樂還是網易云音樂,都已經完成了各自疆域的確立,融合了B、C兩端的DNV作為後來者,能否有破局的可能?

    DNV正在用自己不斷的動作回答這個問題:半年內完成兩輪融資,先後達成與新片場、太合音樂集團、微博雲剪、咪咕和某電商巨頭的深度合作,業務覆蓋版權、線下、音樂人孵化等多個領域。這種快速的擴張除了給式微的豆瓣音樂帶來激活的可能,也為市場貢獻了一種新的生態:有別於目前其他流媒體公司,DNV的角色定位是數字資產管理平台,豆瓣音樂和V.Fine Music為並行的兩大核心業務品牌,試圖拓展在音樂產業生態鏈中的各種可能性。

    「變現這個事情,在整個數字音樂行業都是一個特別未知或者特別難的事情,但是V.Fine它當時就有一個很清楚的商業模式,也獲得了一定的商業成就。所以就是一拍即合。」DNV音樂集團高級副總裁許波告訴界面,兩個年輕團隊的融合併沒有外界想像得那麼難。目前,基本架構的融合已經完成。作為原豆瓣音樂的負責人,如何為站內的五萬多音樂人提供變現通道曾是許波頭疼的問題,而V.Fine的加入剛好解決了這件事。辦法是V.Fine將監控技術提供給豆瓣音樂人進行版權追踪,並提供渠道分銷、UGC內容平台授權等服務,幫助音樂人真正實現名利雙收。與此同時,豆瓣音樂也把FM算法加入了V.Fine平台中,幫助企業客戶更有偏好地進行音頻採購。但隨著基本融合的結束,DNV也將迎來深水區的挑戰,接下來它將怎樣為兩大子品牌賦能?在運營和其他巨頭類似的業務時,怎樣做出自己獨特的品牌調性?這或許是觀察在線音樂市場格局變化的一個起點。

    9月27日,DNV公佈了和全球知名樂器品牌Fender中國的獨家合作,打頭陣的是子品牌豆瓣音樂為Fender製作的主題視頻短片《點燃》。在未來,豆瓣音樂將承接Fender在中國區的一系列傳播。某種意義上,豆瓣音樂在這次合作中充當的角色更像是一個營銷公司。但在DNV看來,其能為音樂人、音樂產業提供的服務遠不止品牌宣傳這一項。DNV集團總裁李權在接受界面採訪時,提到了公司運作的三個關鍵詞:人、版權和場景。這三個關鍵詞將圍繞著DNV的三大核心業務展開,後者分別是音樂版權事業、音樂人事業和線下賦能事業。李權認為,V.Fine的互聯網基因使得集團有別於傳統音樂公司,有更加廣泛的推廣基礎。V.Fine已經和今日頭條等1000餘個機構型公司達成深度合作。

    而在被併入DNV之後,一個音樂人還可以在平台上享受更加細緻的服務:比如配備合適的混音師、製作人等等。這主要來自於DNV CEO唐子禦的親身體驗,他在大學期間搗鼓工作室時發現,傳統音樂行業模式有很多弊端,供需雙方常因溝通不暢導致消耗無謂的人力、時間成本,音樂製作人的利潤被稀釋,各方生存狀態都極差。成立自2015年的V.Fine試圖解決這個痛點,設計了一套標準化的「選擇類別-下單-接單-項目管理」流程,網站可以發布音樂提供方與音樂需求方的需求,V. Fine則會參與到這個過程中,在兩方當中做一個平衡,通過收取服務費和與製作者分成的方式獲得贏利。

    根據DNV高級副總裁張宇宸介紹,V.Fine在版權上的三大盈利模式是渠道分銷、UGC平台授權和效果計費,其中渠道分銷是過去幾年最主要的模式。「早期V.Fine是想通過給音樂人掙取收入,來打動音樂人。去年從V.Fine分銷,我們反向積累了來自50多個國家的3000多名音樂人。需要強調的是,這些是具備音樂製作能力音樂人,不包括中尾部表演性質的藝人。」

    在和豆瓣音樂結合之後,後者的5萬名音樂人也同樣能享受到這種版權管理服務,站內超過50萬首作品將通過V.Fine和諸多行業的人連接。目前,約有近百萬影視從業者使用V.Fine提供的版權音樂授權服務。除此之外,如抖音一般的短視頻平台也給了DNV崛起的新機會。比如抖音要求廣告主提交的視頻必須出具相關版權證明,有一部分廣告主就在網上找到了能夠快速高效完成版權授權並提供證明的V. Fine。「我們的用戶在V.Fine官網上購買音樂,都會填寫的音樂用於哪裡,7月起我們發現有很多人寫『用於抖音的廣告投放』。」張宇宸說。

    而在人和版權服務架構的基礎之上,李權又向界面提到了DNV未來的進化方向,「場景這個稍微聽起來有點抽象,但是實際上就是說你有人,也有好的版權內容以後,那這個自然而然就是一個場景。在這個場景下面,我們可以發展出來更多的文化消費。」從狹義上來說,場景與V.Fine的業務有著密切聯繫。假使你想要購買一首授權音樂,當你登陸V.Fine通過標籤選定自己想要的音樂之後,還需要購買它的授權場景。「比如說我想在微博進行獨家投放,或者我想在全網或者電視媒體上進行投放,那它有不同的價格。」李權介紹道。而廣義上的場景則是這幾年互聯網公司愛提的一個詞,音樂作為一個日常生活中的輔助性角色,也確有著多種場景的適配可能。這種延展性就是李權想要抓住的關鍵。

    「除非你在現場看演唱會或live,在很多情況下音樂充當的一個角色是輔助性的,比如說你會在看書、工作、開車、坐公共交通的時候聽音樂。V.Fine做的事情抓的也是這一點。」對場景的強調也體現在豆瓣音樂製作的《點燃》裡,這支1分45秒的短片虛構了一個白領男子一天的生活,從家中到公司不同的地點切換,瑣碎的日常並沒消磨他對生活的熱情,因為他享有用音樂點燃一天的高光時刻。但不管落腳點是人、版權還是場景,歸根結底都是在為音樂人服務。這種服務也體現在DNV對新人的孵化上,他們推動了Teen Town音樂人孵化器的建設,打造了一所佔地面積近1000平米的專業級錄音棚。目前DNV已經建立了說唱、爵士等不同廠牌,並開始簽約音樂人。儘管DNV目前部分業務跟其他的一些泛娛樂大型集團有重合之處,但李權並不認為這就等於DNV失去了機會,因為目前的音樂市場已被開發的空間仍然十分有限,完全可以一起來分享市場,「北京文創企業就二十五六萬家。所以其實我們不太關注就是其他家也做。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大家希望一起『相愛相殺』嘛。」

    作為重組另一個標的,豆瓣音樂同樣迎來自己的革新。除了將和V.Fine打通音樂人社區,並繼續發展以大福唱片為核心的廠牌概念,豆瓣FM也將迎來新生。此前一直受版權困擾的豆瓣FM日活已從巔峰的百萬下降為十幾萬,令不少老用戶感到惋惜。據DNV透露,這一窘境將很快得到改善。目前關於豆瓣FM的版權正在梳理中,預計10月正式重啟。未來豆瓣FM將增加點播功能,在達到流媒體基礎服務後繼續發揮豆瓣音樂的獨特氣質;此前多年豆瓣FM一直是類電台的模式。

    李權還透露了一點,在算法上,重啟後的豆瓣fm將採用更接近Spotify的kol式推薦。有著8300萬全球付費用戶的Spotify被業內稱為最好用的音樂類APP,因為其有多個給用戶推薦新歌的入口,使得用戶不會局限在老口味之中。除了每週一更新的Discover Weekly,Spotify還有一個智能歌單叫Fresh Finds,系統從網上KOL喜歡的歌曲中挑選符合用戶口味的30首歌曲。另一個可能的爆點來自豆瓣FM蘊藏的社交基因。前不久豆瓣FM剛剛更新到5.0版本,在這一版本中上線了「地圖」功能,用戶可以看到由數據計算出的自己所處的位置,並可以通過聽歌自行探索。這個功能除了讓抽象的音樂風格有了實體的邊界,和豆瓣當年的阿爾法城(虛擬城市社區,於2015年5月關閉)也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通過在虛擬空間內給用戶一個定位來增強他們的交互和歸屬感。

    「比方說像我和李權,他可能聽爵士聽的比較多點,我可能聽搖滾樂比較多,但是我們可能都有共同喜歡的古典音樂人、民謠音樂人,那麼其實在那個地圖上,我們可能是在一個相近的區域裡面,不會分的太遠。」在許波的描繪中,一個豆瓣音樂用戶可以通過地圖實現與其他用戶的連接。儘管這種連接的潛力還沒有發揮出來,但如果以有著多年社交沉澱的豆瓣做鋪墊,連接的可能性就不難想像。雖然大家常常都在說日活只有一百多萬的豆瓣充滿了性冷淡風,但是它活躍的小組基因確實在中文互聯網世界是獨一份。一個典型豆瓣用戶關於日活用戶少的回應是:不然咋地,還能卸載?

    「可能全世界的流媒體都一樣,他們都是以列表的形式去呈現給你。但我們的地圖你可以很輕易地發現,你經常聽音樂的區域在哪,這些藝術家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李權說。目前豆瓣FM的版權進度和具體計劃都尚未對外透露,但李權對豆瓣FM充滿信心。在他看來,雖然市面上音樂流媒體不少,但在線音樂的本質還是要回歸到音樂,這就是豆瓣音樂的強項。「你跟音樂人聊到最後的話,懂不懂他在做什麼,懂不懂他想達到哪一步,其實這個東西聊深了可能是很難的一件事。你的知識領域不到,那你沒法聊這個事。」李權覺得,一個逐利的互聯網公司和一群搞音樂的人做的事,有本質上的區別。這個區別也將體現在他們打造的廠牌和線下音樂節之中,除了潮潮音樂節,DNV還將延續原來豆瓣音樂發起的「公告牌之外」欄目,後者主要在二三線城市為年輕音樂人舉辦講座和分享活動。

    對於DNV來說,在如此長鏈條的模式之下負重奔跑無疑需要資本的支持。在7月,其剛剛獲得長甲國際控股集團的數千萬元A+輪融資,彼時DNV對外宣稱該輪融資將用於完成集團戰略資源的拓展和商業佈局。而正在梳理版權問題的豆瓣FM又是一個「燒錢」大戶,因此據李權透露,DNV在融資的節奏上可能會比較快,新一輪融資可能將在年內開啟。

    界面

    https://bit.ly/2OQ2g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