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PERCENT當前的困局,是「共享經紀」在中國「早產」的結果

  • 流覽次數:: 143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NINE PERCENT當前的困局,是「共享經紀」在中國「早產」的結果

      201806/1517:12

    ◎NINE PERCENT從出道以來幾乎沒有完整過,9人各自檔期頻繁衝突,合體時間少得可憐。雖然有消息稱團體的代言費已經到1200萬人民幣,然而目前為止也只有Innisfree拿到了真正9人的合體代言;I DO香水的代言以及《奔跑吧》的節目錄製都缺少了C位出道的蔡徐坤,味可滋和消除者聯盟的代言則沒有出現樂華娛樂的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讓粉絲更失望的是NINE PERCENT幾乎沒有任何像樣的官方活動和新內容出現。《偶像練習生》4月6日結束後的前42天內,NINE PERCENT無正式媒體見面會、無雜誌專訪、無官方團體粉絲名稱、無官方應援物、無除粉絲見面會之外的公開合體、無團綜、無新歌。只有官宣的五個代言和一加再加的全國粉絲見面會。4月7日出道,到12日9位成員的微博才互相關注,15日才出現第一張團體合照;微博熱搜話題幾乎不見團隊消息,而是被蔡徐坤、樂華七子及范丞丞等個人佔據。更誇張的是官微一個月也就僅發了15條微博。

    ◎反觀韓國《Produce 101》出道的WANNA ONE,11位成員從節目中獲勝開始之後的兩個月間,團體的集體活動從未停下腳步。對比來看,愛奇藝為此專門成立的愛豆世紀顯然對運營此團後續乏力,在與9位成員身後的5家經紀公司傳奇星娛樂、樂華娛樂、香蕉娛樂、簡單快樂及果然天空的角力中佔下風。未能與各家公司簽訂掌握主動權合約的原因最主要就是利益分配問題。9位成員的「帶貨能力」及「商業價值」相差甚遠,對比第九名尤長靖與第一名蔡徐坤的出道成績票數(770萬比4764萬)便一目了然,高人氣與低人氣團員間必有利益分配之爭。愛奇藝與各家經紀公司簽訂合約時要面臨廣告分成等眾多利益分配問題。

    ◎隨著《偶像練習生》及《創造101》帶動新一輪偶像熱潮,「偶像市場」再次迎來資本關注,新公司不斷出現也推動著此市場快速成長。在這樣的背景下,迅速搶占市場份額是幾家經紀公司今年的重點,讓旗下藝人把重心放在自身發展而非一個一年半就要分道揚鑣的組合也是合情合理,如何確保NINE PERCENT解散後自家藝人依舊能獲得穩定流量,同時帶動公司新藝人的發展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愛奇藝在這樣的背景下想拿到主動權可謂難上加難,這也是「共享經紀」難以落實的直接原因。偶像市場剛起步,各經紀公司實力極不平衡,藝人水平也參差不齊,中韓兩國練習生市場的差異化還很大,顯然還不具備「共享經紀」的土壤。

    詳細全文:

    北京時間5月17日中午12:02,珠寶品牌I DO就香水營銷中以銷量為偶像排名,並做出等級劃分的營銷活動進行了公開道歉,並在致歉信中表示,會立即將排行榜相關頁面下架,並對相關負責人做停職處理。儘管進行了官方道歉,但仍遭到了粉絲們的集體討伐。之前,I DO推出了一款名為「香榭之吻」的跨界香水,代言人正是今年大火的從《偶像練習生》出道的NINE PERCENT男團(除了蔡徐坤以外的其他八位成員)。在營銷過程中,I DO的電商頁面公佈了團體各個成員的實時銷量排行榜,更是用笑臉和哭臉來反映成績的好壞。此外,I DO還以NINE PERCENT粉絲見面會入場券為獎勵,刺激粉絲參與購買該產品。被曝光後,引發了大面積粉絲的反感,甚至在微博上出現了不少「I DO,一生黑」的評論。

    然而就在 I DO的致歉信發布不久的短短幾個小時內,該品牌便在微博公佈了第二批獲獎名單,而在該條微博下已經鮮有粉絲的罵聲出現。雖然不排除公關行為的存在,但前幾個小時還在飽受粉絲激烈聲討的I DO,真的這麼有自信在當天就發出與粉絲互動性極強的第二條微博嗎?

    看上去這次「營銷」更像是經過精心策劃的方案,儘管引來大量粉絲的聲討,但剛剛道完歉的I DO便又開始了「圈錢」的行動。非常明顯,該珠寶品牌抓住了粉絲的心理,NINE PERCENT作為限定組合,團粉少,唯粉多,引導粉絲做出真金白銀的支持,「偶像排名,銷量競爭」便是最好的方法。粉絲的不滿很有可能已經在I DO的預案中,此次道歉恐怕不僅僅面向的是粉絲,也是緣於其「排行榜」曝光了幾位偶像的人氣,由此引發了背後經紀公司的不滿。

    其實,粉絲對I DO的不滿情緒此次沒有發展為更大範圍的蔓延,主要還因為另一件事至今仍舊更大程度地困擾著他們:從出道以來,NINE PERCENT幾乎沒有完整過。9人各自檔期頻繁衝突,合體時間少得可憐。5月15日,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更是一度將微博認證從「NINE PERCENT成員」改為「樂華娛樂旗下藝人」。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已有消息稱團體的代言費已經在1200萬人民幣上下,然而到目前為止,其實也只有Innisfree悅詩風吟拿到了真正9人的合體代言。像此次I DO的代言以及《奔跑吧》的節目錄製中都缺少了C位出道的蔡徐坤,味可滋和消除者聯盟的代言中則沒有出現樂華的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三位的身影,由時間點來看三人很有可能是因為去拍樂華為他們接的廣告去了。16日晚《快樂大本營》官方微博宣布組合全員將參與5月23日的節目錄製,這或許將是首個全員參與的綜藝,為這個不像是一個真正組合的組合「挽救一點整體性」。

    至此,團粉的感受自然可想而知,唯粉也自然希望此沒有「組織性」的團體不要拖累「自家」IDOL的發展。如果說蔡徐坤屢次缺席團體活動是因為合約的歷史遺留問題,那麼從5月15日樂華的三位成員刪除「歌手NINE PERCENT成員」(現已改了回來),到活動多次的人員不齊。很明顯,NINE PERCENT目前很難談什麼整體性,重點是未來這一段時間這種現象恐怕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觀。

    除了成員頻繁缺席,更讓粉絲失望的便是NINE PERCENT幾乎沒有任何像樣的官方活動和新內容出現。《偶像練習生》從今年 4月6日結束的前42天內,NINE PERCENT無正式媒體見面會、無成員雜誌專訪、無官方團體粉絲名稱、無官方應援物、無除粉絲見面會之外的公開合體、無團綜、無合宿、無新歌。只有官宣的五個代言(Innisfree、I DO系列香水、味可滋、消除者聯盟、必勝客推廣大使),和一加再加的全國粉絲見面會。無論是團粉還是唯粉都都對此十分不滿,微博上# 愛奇藝請給全民製作人道歉#以及#愛奇藝還我團綜#兩個話題的閱讀量已經分別達到了42.8萬和驚人的255.7萬。至於粉絲聲討聲最大的「團綜」問題,根據愛奇藝高級銷售總監王思岩的微博,可以發現之前初定首發日期為5月11日的團綜已經推遲到了7月。此外,網絡上也頻繁曝光粉絲只有少得可憐的機會能夠買到見面會的內場票,據一位微博粉絲的說明,上海內場前排只能從職業黃牛手中購得,而價格更是達到了 2萬元起價。

    除了活動安排方面的乏力,NINE PERCENT的線上運營顯然也遠遠不能讓粉絲滿意。自4月7日出道,直到12日中午9位成員的微博才互相關注;15日第一張團體合照才出現在了NINE PERCENT的官方帳號上;微博熱搜話題幾乎見不到團隊消息,而是被蔡徐坤、樂華七子以及范丞丞等個人或CP佔據。更為誇張的是,剛剛出道正需要大量宣傳以及與粉絲進行頻繁互動的NINE PERCENT官微,一個月僅僅也就發了15條微博。

    反觀從韓國《Produce 101》出道的組合WANNA ONE,在6月16日11位成員在節目中獲勝開始到之後的兩個月間,該團體的集體活動從未停下腳步。從今年6月開始,WANNA ONE還將舉辦主題為《Wanna One World Tour ONE: THE WORLD》的全球巡迴演唱會。7月、8月該演唱會還將落地香港和台北。如此對比來看,愛奇藝為此專門成立的愛豆世紀,顯然對運營此團後續乏力,缺乏長期運營規劃,做藝人經紀顯然不是強項。與燦星打造的《中國新歌聲》類似,在節目結束後對藝人的輸出更多的屬於商業性質的活動,而缺少內容的產出和各個維度的運營。

    從工商信息來看,該公司今年3月份剛剛註冊,註冊資本500萬元,屬於港台合資公司。其中愛奇藝出資275萬元佔股55%,最大股東,有一定話語權。另外一家公司亞洲一娛樂,出資175萬佔股35%,第二大股東應該是葛福鴻的公司,如果屬實也就不難理解9人團中會有2個台灣人了。2017年12月17日,在愛奇藝《偶像練習生》「成像時代」發布會上,就已經明確了Nine Percent組團期間,團體諸多工作事宜都是由曾一手捧紅金城武、蔡依林等人,在圈內有「綜藝之母」之稱的金牌綜藝製作人、經紀人「葛姐」葛福鴻操辦。

    本週四,以「創新•共贏」為主題的2018愛奇藝世界•大會在京舉行,大會期間,《偶像練習生》也宣布將於2019年連續打造第二季和第三季,內容模式、賽制玩法都將全新升級。顯然,相比NINE PERCENT的運營來說,明年新一季的綜藝才是平台的核心重點。除此之外,愛奇藝對於此團不多的話語權也是NINE PERCENT當前狀況的原因之一。從上面提到的團體活動頻繁的出現成員缺席的狀況來看,愛奇藝顯然在與9位成員身後的5家經紀公司傳奇星娛樂、樂華娛樂、香蕉娛樂、簡單快樂以及果然天空的角力中佔下風。本月15日,豆瓣鵝組有網友發帖稱,愛豆世紀並沒有集齊所有成員的合約,所以才會出現樂華想退團,導致三位藝人修改微博認證的情況發生。此消息沒有得到證實,愛奇藝方與樂華都沒有做出回應。

    對比來看,顯然在共享合約上YMC Entertainment對於WANNA ONE的運營擁有更多主導權。吸取了2016年IOI中期只有小分隊活動的教訓,去年在WANNA ONE出道前,該公司就與各家經紀公司簽訂合約,削弱了原屬公司的話語權。可是,難道愛奇藝不清楚要這麼做嗎?愛奇藝為什麼未能與各家公司簽訂「掌握主動權」的合約,恐怕有多層方面的原因。

    首當其衝的是「利益分配問題」。從數據來看,9人出道前,粉絲應援的花費高達1092萬元,《偶像練習生》播出階段,農夫山泉維他名水在節目合作期間電商的銷量激增500倍,小紅書日均下載量增長150%,你我貸品牌認知度提升388%。前幾天在I DO撤榜前,「跨界」香水的銷量已經達到了13735瓶,按單瓶520元的售價計算,金額已經高達714萬元。但是9位成員的「帶貨能力」以及「商業價值」顯然不同,甚至相差甚遠,對比第九名尤長靖與第一名蔡徐坤的出道成績票數(770萬比4764萬)便一目了然。且在唯粉現象嚴重的當下,高人氣與低人氣團員間必將引發利益分配之爭。與韓國男團WANNA ONE不同,NINE PERCENT幾位團員的能力水平也參差不齊,愛奇藝與各家經紀公司在簽訂合約時,首先就要面臨「廣告分成」等眾多「利益分配問題」,而且恐怕也很難就此達成一致。而且,鑑於各家經紀公司的資源差異,經過《偶像練習生》的曝光累積粉絲之後,讓自家藝人更多地參與NINE PERCENT活動自然沒有自己運營藝人經紀更划算。

    其次,在《偶像練習生》帶動新一輪偶像熱潮前,其實國內偶像市場的環境並不好。去年年底由歡聚傳媒注資5億打造的女子偶像組合1931宣布終止運營,為之前女團的「虛熱」畫上句號。而且在抖音、快手、陌陌、花椒、微博等一眾短視頻、直播以及社交平台分流著娛樂工業流量的背景下,「偶像走紅」已經變得更加艱難,「偶像市場」在彼時也逐漸被資本看低。然而隨著愛奇藝、騰訊兩大平台的入局,《偶像練習生》以及《創造101》的熱播,「偶像市場」再次迎來了熱潮,包括坤音娛樂、AIF娛樂在內的偶像男團經紀公司也在今年獲得了數千萬元的融資,資本的關注、新公司的不斷出現都在推動著此市場快速的成長。在這樣的市場環境背景下,迅速搶占市場份額將是幾家經紀公司在今年的重中之重,所以讓旗下藝人把工作重心放在自身發展而不是一個一年半就注定要「分道揚鑣」的組合上,看起來也無可厚非。

    以樂華為例,2009年已經成立的樂華,早在2012年10月就獲得來自樂搏資本和融璽創投的數千萬人民幣的A輪融資;2013年就與韓國PLEDIS ENTERTAINMENT達成戰略合作;2014年9月又獲得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高達2.5473億人民幣的B輪融資。2015年9月22日正式掛牌新三板,在掛牌新三板期間曾多次試圖登陸A股——上市公司共達電聲先後兩次欲收購樂華文化100%股權,雖最終重組宣告失敗,但留給樂華文化的機會還有很多,目前公司在打造偶像上已經相對成熟。公司CEO杜華前不久在接受音樂財經採訪時就曾表示,樂華七子去泰國拍廣告,在當地接機的粉絲人數已經超過了一些韓國團體。而且在她看來,今年國內就會有頂團出現。顯然,樂華已經把今年的目標鎖定在了頂級團體的打造上。

    目前包括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在內的「樂華七子」已經先後拿下攜程和OLAY兩個代言,登上yoho雜誌封面、芭莎男士5月刊和風度mensuno-young雜誌,還參加了crocs品牌發布會及Adidas neo活動,自家的團綜也已經上線。據悉就是在此期間,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缺席了NINE PERCENT在味可滋和消除者聯盟的團體代言活動。此外,有「背靠」姐姐范冰冰的范丞丞已經成立個人工作室,在比賽結束前就拿下了春雨面膜的個人代言,隨後還參加了LV北京的ESPACE文化藝術空間展的活動。除了已出道的三子,另外四子(畢雯珺、黃新淳、丁澤仁、李權哲)在這段時間也頻繁參加包括偶像音樂盛典、電台直播等活動。5月8日,在廣電總局4月電視劇備案中可以看到,青春偶像劇《薰衣草》將被翻拍,計劃將於今年10月開機,拍攝週期三個月。值得注意的是,新版《薰衣草》的出品方為北京樂華圓娛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樂華七子很有可能也將出演部分角色。

    除了樂華以外,NINE PERCENT其他幾家公司的藝人也在發展著個人事業。蔡徐坤目前也已經成立個人工作室,雖然受到了與上海依海合約歷史遺留問題的影響,不過據網絡爆料,以C位出道的他正在接洽DIOR的推廣以及歐萊雅的口紅代言,這也是他缺席I DO香水代言的原因。果然天空的小鬼接下了麥斯威爾的代言,還與香蕉娛樂旗下的林彥俊和尤長靖一同參加了Fendi手錶的推廣。傳奇星娛樂的陳立農則在台灣召開了個人媒體見面會。不僅僅是樂華,顯然幾家經紀公司都心知肚明,如何確保在NINE PERCENT解散之後自家藝人依舊能獲得穩定流量,同時帶動公司新藝人的發展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而且無論是「團戰」還是「個戰」,如何最大化的藉這股「偶像熱潮」將自身利益以及發展前景最大化才是核心命題,NINE PERCENT在幾家複雜的關係中,則顯得有些「雞肋」。

    愛奇藝在這樣的背景下,想要拿到主動權可謂是難上加難,這也是「共享經紀」難以落實的直接原因。而且,NINE PERCENT如果沒有好的作品出現,單靠見面會顯然不是維持團體熱度的長久之計,一年半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如果不能有所改觀,只是繼續消耗所謂的粉絲經濟,高開低走的結局恐怕就要提前蓋棺定論了。

    目前,偶像市場剛剛起步,加之國內缺乏成熟的打歌平台,各家經紀公司的實力極不平衡,藝人的水平也參差不齊,中韓兩個在練習生市場上的差異化還很大, 「共享經紀」的土壤顯然還不具備。

    中國音樂財經網

    http://www.chinambn.com/show-5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