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女團三年成軍路,或為女團運營提供新的解題思路

  • 流覽次數:: 116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SING女團三年成軍路,或為女團運營提供新的解題思路

      201809/2504:26
    ◎兩檔選秀節目讓「偶像團體」成為今年最熱的存在,一方面讓「偶像團體」獲得前所未有的關注,另一方面,「出道即巔峰」卻是大多數團體的窘境,其中女團尤甚。目前偶像培養模式可分為參考韓國練習生模式的「完成系偶像」和學習日本AKB48系的「養成式偶像」。基於「營收前置」和「快速複製」,養成系模式成了中國偶像團體運營者的首選,較為成功的當屬與AKB48一脈相承的SNH48。

    ◎中國的偶像女團行業單團平均投入起碼在6000萬元左右,除了已具備穩定變現模式的SNH48等個別團體外,入不敷出成為大多數女團運營的困境,究其原因,照搬養成模式,忽視國內市場現實;同質化嚴重,偶像專業運作能力欠缺;變現渠道單一,缺乏有效的消費激勵機制,以及普遍缺少可以走進大眾視野的優質作品等。「養成系」雖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偶像的門檻,但歸根結底是長時間、大資本的慢生意,可以被快速複製,卻無法被輕易複製成功。經歷2016年井噴式增長後,女團市場的投資會更加趨於理性化,今後兩年新晉女團依然會不斷湧現,但整個市場的馬太效應會越來越明顯,頭部力量將攫取最大的關注。

    ◎SING女團是一支近期崛起勢頭很猛的團體,在風格定位上首先注重的便是同質化區別,她們沒有完全借鑒日韓成功案例,而是將其進行本土化的落地再升級,「電子國風」的標籤打出便迅速引起關注。至今已推出2張專輯、30餘首單曲及近10部MV,剛舉辦三週年見面會算是站穩了腳跟,或許已可為偶像團體產業提供另一種思路。背靠酷狗音樂與酷狗直播的SING女團天然具備區別於其他女團的互聯網屬性,從出道開始,經紀公司就讓她們在互聯網平台上經營自己,公司要求成員根據自己的特性製作不同風格的短視頻發佈,並對視頻的數量、播放量、粉絲增長量製定KPI。借助直播、微博、B站、抖音等新媒體,最大化地透過互聯網與粉絲直接交流,有助於豐滿具象自己的個性與形象;而同時配合線下活動和線下公演,更能形成雙向互動,快速建立粉絲與偶像直接的陪伴感和連接感。

    ◎總體來看,中國女團爆發的「天時」,誕生於互聯網平台的「地利」,以及主打電子國風的「人和」,共同造就了SING女團的成功。不管是風格設定還是運營模式,「敢為人先」一直是SING成長快速的根本,當然這也可看成是SING女團自身實力的反映,正是基於優質內容帶來的長期信任才促成粉絲的付費行為,當其他女團還在為如何繼續生存而發愁時,SING女團已經走在推動音樂付費的路上。歸根究底,精準定位和優質內容也許才是女團運營的王道。

    詳細全文:

    作為大眾文化時代受眾最廣泛的電視題材形式,也是老百姓最樂於接受的類型之一,選秀節目因其競爭制度的激烈和懸疑性經久不衰,被稱為收視的寵兒。從電視到網絡,從個人到團體,這個夏天,我們再次被選秀擊中,也讓「偶像團體」的話題被大眾送上出道位,成為今年最熱的存在。兩檔S級綜藝衝起的熱度,一方面讓「偶像團體」獲得前所未有的關注,但是另一方面看似光鮮的偶像團體市場後,「出道即巔峰」才是大多數團體所面臨的窘境,這其中女團尤甚。如何破題?團體在摸索,行業亦在摸索。

    目前來看,國內的偶像培養模式主要可以分為參考韓國練習生模式的「完成系偶像」和學習日本AKB48系的「養成式偶像」。前者建立在龐大的練習生數量上,以及強大的經紀公司和媒體渠道綁定的利益共享層面;後者則倚重粉絲市場的成熟度和粉絲忠誠度的維繫。基於「營收前置」和「快速複製」的優勢,養成系模式自然成了國內偶像團體運營者的首選。這類女團一般分期招收成員,形成十幾到二十幾人不等的隊伍,主打AKB48模式「面對面偶像」的培養理念,設置固定小劇場進行公演,舉行握手會,同時販售藝人周邊產品。目前,國內較為成功的當屬與日本AKB48有著一脈相承的SNH48。

    而根據相關媒體報導,目前中國的偶像女團行業,單團平均投入起碼在6000萬元左右。由此可知,國內除了已經具備穩定變現模式的SNH48等個別團體外,入不敷出成為大多數偶像女團運營的現實困境,前赴後繼出道的女團大多數仍逃不過「出道即死亡」的現狀。究其原因,音樂先聲認為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照搬養成模式,忽視國內市場現實;同質化嚴重,偶像專業運作能力欠缺;變現渠道單一,缺乏有效的消費激勵機制,以及普遍缺少可以走進大眾視野的優質作品等。這也表明,「養成系」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偶像的門檻,以讓粉絲和偶像共同成長,但歸根結底是長時間、大資本的慢生意,可以被快速複製,卻無法被輕易複製成功。音樂先聲認為,經歷2016年的井噴式增長後,女團市場的投資也會更加趨向於理性化,市場競爭將更加激烈,優勝劣汰將成為市場常態。可以預見,今後兩年新晉女團依然會不斷湧現,但整個市場的馬太效應會越來越明顯,頭部力量將攫取最大的關注。

    常年在關注偶像團體市場的人,一定不會忽視一支近期崛起勢頭很猛的團體SING女團。可能是源於對整個偶像市場有過探究,這個團在風格定位上首先注重的便是同質化區別,比較聰明的是她們沒有完全借鑒日韓成功案例,而是將其進行本土化的落地再升級。所以當「電子國風」的標籤一打出便迅速引起業內關注,但同時所有人都知道,「敢為人先」不是成為藉鑑案例便是淪為業界笑談。很顯然,剛剛舉辦了三週年見面會的SING女團已經算是站穩了腳跟,運營至今或許已經可以為偶像團體產業提供另一種解題思路。三年來,SING女團已推出2張音樂專輯、30餘首音樂單曲及近10部優質MV,這個產量在團體中也屬上游。背靠酷狗音樂與酷狗直播的SING女團天然具備了區別於其他女團的互聯網屬性。SING女團的負責人高靜曾自曝運營秘訣「從出道開始,我們就選擇把藝人直接拋出去,讓她們學會在互聯網平台上經營自己,養成個人風格,建立起自己的偶像人設。」

    具體到操作層面,公司會要求女團成員根據自己的特性製作不同風格的短視頻發佈到新媒體平台,並對視頻的數量、播放量、粉絲增長量製定了KPI,高峰時期,所有成員在包括B站、微博等自媒體渠道一個月就發布了超過100條短視頻物料。借助直播、微博、B站、抖音等新媒體,最大化地透過互聯網渠道與粉絲直接溝通交流,有助於豐滿具象自己的個性與形象;而同時配合線下活動和不定期的線下公演,更能形成線上線下的雙向互動,快速建立粉絲與偶像直接的陪伴感和連接感。其次,2017年首度開啟「電子國風」路線,公佈「電子國風三部曲」音樂計劃,並先後發布《寄明月》、《如夢令》、《夜笙歌》、《傾杯》等大熱單曲,以持續推出的優質作品成功塑造了「亞洲首個電子國風女團」的標籤。

    總體來看,國內女團爆發的「天時」,誕生於互聯網平台的「地利」,以及主打電子國風的「人和」,共同造就了SING女團的成功崛起,而其核心便是持續優質的作品,這也是偶像團體立足市場的根本。在後101時代,經歷了女團出道潮和泡沫破滅期後,國內偶像女團市場也迎來了下半場。當女孩們都夢想成為下一個賴美雲、孟美岐和吳宣儀時,其實「偶像產業」的運營更需要的是耐心與經營。

    見面會當天,現場上座率達到百分之百,甚至不乏有千里迢迢從外地特意趕來的粉絲們,開場前的周邊販售、粉絲應援也進行地井井有條。可以注意到,這些粉絲中男性粉絲的比例偏高,占到了粉絲數的七成以上,這也是大多數女團粉絲構成的現狀。作為一個有互聯網基因的女團,SING在三週年之際也打出了線上與線下同「樂」的概念,與鬥魚直播、酷狗直播、NOW直播三家平台進行直播聯動,彌補眾多無法到場的粉絲的遺憾。其中,見面會還在高清直播的基礎上,通過直播付費(6元/張)的形式,讓觀眾可以在鬥魚直播間享受網絡獨家的超清直播。截止到直播結束的數據顯示,SING女團三週年見面會在線觀看人數累計超過200萬+。單鬥魚一家當天的PV數就達到了160萬+,彈幕互動量25萬+,直播時的最高熱度也達到了260萬+,而首開嘗試的直播付費的門票收入也收穫了不錯的成績,對於一個出道剛滿三年的女團來說實屬不易。

    對於SING女團嘗試直播付費這一事來說,並不會帶給人難以接受的感覺。一方面,演出直播付費相當於單曲、專輯付費的延伸,國內近年對於付費視頻的接受度越來越多,放在直播上來講也更有利於推動粉絲付費習慣的養成,擴大數字音樂消費規模。另一方面,SING女團一直是業內的領跑者,不管是從當初的風格設定也好還是如今的運營模式也好,「敢為人先」也一直是SING成長快速的根本,當然,這也可以看成是SING女團自身實力的反映,正是基於優質內容帶來的長期信任,才促成了粉絲的付費行為。換句話說,當其他女團還在為如何繼續生存而發愁時,SING女團已經走在了推動音樂付費的路上。不管是在綜藝大環境下想要分蛋糕還是兢兢業業想要做模式的業內人,前途很光明但道路很曲折。想要破題,歸根究底,精準定位和優質內容也許才是女團運營的王道。

    音樂先聲

    https://bit.ly/2Dxb0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