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tra、DWP、風暴等電音IP涼涼,國內電音節市場還會好嗎?

  • 流覽次數:: 136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809/2212:54
    重點摘要 ◎2018上半年,在EDC和Creamfields兩大電音節在中國落地舉辦後,Ultra、DWP等知名電子音樂節在一線城市的落地執行卻接連受阻。加上五年來帶起中國電子音樂演出消費風潮的風暴音樂節在不過一年的時間裡由盛轉衰,這讓人不禁擔憂,在歷經兩年的熱鬧之後,中國電音節市場是否會就此被動進入一陣冷卻期。

    ◎對廣大消費群體來說,風暴音樂節的核心競爭力還是大牌陣容、便利的交通和相對低廉的價格,而這很容易被複製。一線城市在舉辦大型戶外活動的不確定越來越大,文化審批、演出許可、藝人簽證、公安審批、天氣因素等都可能影響音樂節的舉辦。而近年來,一線城市相關部門對舉辦大型活動所帶來的安全問題顧慮越來越大,因「不可抗力」擱掉的音樂節也越來越多,有人說這也許是大型電音節下沉到二三線城市開拓市場的好機會。

    ◎但首先,二三線城市是否有足夠的消費人群有待驗證,而花巨額秀費打造陣容,不僅投資風險更大,在外匯嚴格管制且娛樂圈稅務問題頗受關注的現狀下,演出方要合法合規地及時支付外國藝人高額秀費並非易事。其次,雖然大型戶外電音節由於旅遊經濟拉動效應被二三線城市政府看好,但之前在一線舉辦暴露出的安全隱患同樣會在二三線城市發生,加上電音節總是會有周邊住戶投訴擾民,長此以往,很難保證當地政府會一直支持這種活動。最後也最重要的就是電音節的同質化現象,陣容同質化嚴重、舞台製作難有新意、體驗沒辦法保證等問題已經顯現。因此雖然電音備受年輕人喜愛,但在行業標準未建立、進入門檻不高的情況下,就算沒有「不可抗力因素」存在,中國電音節市場或許仍將進入一陣冷卻期。

    詳細全文:

    2018的下半年,電子音樂愛好者的熱情似乎要無處安放了。上半年,在EDC和Creamfields兩大電音節IP在內地落地舉辦後,Ultra、DWP等知名電子音樂節IP在一線城市的落地執行卻接連受阻。這也讓人不禁擔憂,在歷經兩年的熱鬧之後,國內電音節市場是否會就此被動進入一陣冷卻期。

    作為去年在內地成功落地執行的國際知名電子音樂節IP,誰也想不到今年Ultra China的落地執行會這麼坎坷。先是端午假期的北京站由於不可抗力的原因(傳言因為舉辦期間北京有重要會議,公安報批不通過)遲遲未開票,最終延期舉行,將預定好檔期的藝人安排在北京三家Club舉行名為《ULTRA Beijing Club Takeover》表演活動。本以為只是運氣不好,時機不對。可原定於今年九月分舉辦的Ultra China上海站在已經賣完兩輪預售票的情況下仍然步履維艱。8月21日,某電子音樂自媒體大號流出消息,Ultra上海站確認取消不排除延期或更換場地再舉行;8月31日,Ultra官方微信正式宣布上海站延期,同樣舉行club takeover活動。

    無獨有偶,DWP電音節今年九月在上海落地執行的傳聞被官方INS賬號確認為謠言。作為亞洲最大電音節之一的印尼DWP音樂節(Djakarta Warehouse Project),雖然舉辦歷史不過6-7年,但其相對豪華的陣容、高性價比的票價,也使其快速發展為亞洲知名的本土電子音樂節品牌。近兩月關於DWP陣容、票價的傳言不斷,也流出了過審文件,但是DWP在其官方Instagram Story中指出某自媒體上關於DWP的信息為假,卻沒有發推特或是INS圖文直接明確地否認。而辦不辦DWP上海站的傳聞,也頗令人費解,究竟是DWP品牌被國內某些電音活動籌辦者碰瓷山寨,還是確實有進入國內市場的打算不得而知,只是和DWP官方無關。亦有傳聞,網上流傳的所謂「帝達貔熱浪音樂嘉年華」活動與官方可能有關,而對於演出信息口徑的不統一,或許是內部分歧折騰出的一場鬧劇。這或許就能解釋為什麼官方闢謠不選擇直接發INS圖文,而用Story這種限時分享的方式公告了。

    在Ultra和DWP雙雙涼涼之際,上周自媒體「娛樂資本論」發表的名為《中國電音市場爆發背後:背叛投資人、法人被操縱、地下錢莊逃稅?》的推文,也將盛極一時的本土電音IP扒出原型。文中直指風暴電音節創始人Eric Chow(周鉑弘)非法挪用喜臨門的投資資金,「風暴電音」商標也已被浙江紹興中級任命法院查封,同時還披露「風暴」所屬的唐艾公司利用地下錢莊逃稅。從2013到2017這五年來,風暴音樂節可以說是一步一步帶起國內電子音樂演出消費風潮,開拓了國內電音市場。2016年其巔峰期一日人流好幾萬,門票能被炒高一倍不止,在國內音樂節市場上也是不多見,可以說是風光無限。然而,由盛轉衰不過一年時間。

    短短數月,幾大電音節IP在一線城市紛紛折腰,那麼,非一線城市會是電音節發展的溫床嗎?有人為「風暴」的隕落感到惋惜,畢竟它才能夠帶領一大批年輕人「入圈」;有人為「風暴」的無賴感到憤怒,作為利益相關方被拖欠工資債務,指責該團隊毫無契約精神;也有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沒了一個「風暴」,還會有「閃電」、「颶風」排著隊地瞄著電音市場,「風暴」並沒有不可替代。這不,在風暴、Ultra涼了後,Mia(MIA Music Festival)音樂節流出批文和招商方案,其8月28日舉辦的媒體發布會宣稱將在十月登陸上海。但無論如何,回顧「風暴」這五年大起大落的過程,沒法不令人唏噓。一方面,風暴的起高樓是天時地利人和綜合結果;另一方面,風暴在多年能在上海國慶假期舉行,決定了風暴有可能去吸納全國的樂迷。而隨著音樂節自身發展藝人陣容也越來越豐富,並不是單純堆砌大牌藝人,並不是簡單地只賺快錢。

    對於廣大消費群體來說,風暴音樂節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還是大牌陣容、便利的交通和相對低廉的價格,而這很容易被複製。現今看來,一線城市在舉辦大型戶外活動的不確定越來越大,文化審批、演出許可、藝人簽證、公安審批、天氣因素等等都可能影響音樂節的舉辦。而近年來,一線城市相關部門對於舉辦大型活動所帶來的安全問題的顧慮越來越大,因「不可抗力」擱掉的音樂節也越來越多,於是有人說,這也許是大型電音節下沉到二三線城市開拓市場的好機會。

    但現實真的如想像中那般美好嗎?首先,二三線城市真的有足夠的消費人群還有待驗證。Ultra、風暴等電音節的成功,很大程度是因為國慶假期的上海有足夠便利的交通條件,以及整個東部地區具有演出消費習慣的潛在樂迷。據艾媒諮詢《2016-2017年度中國電子音樂市場研究報告》顯示,約62.5%的電音愛好者來自一二線城市,那麼,深入內陸的電音節是否還能吸引到足夠體量的樂迷呢?除非是豪華到無法替代的陣容才能吸引大家千里迢迢奔波一趟吧。而花巨額秀費去打造陣容,不僅投資風險更大了,在外匯嚴格管制且娛樂圈稅務問題頗受關注的現狀下,演出方要合法合規地及時支付外國藝人高額秀費也並非易事。

    其次,雖然大型戶外電音節由於潛在的旅遊經濟拉動效應被二三線城市政府所看好,手續審批相對容易,但是之前在一線舉辦暴露出的安全隱患同樣會在二三線城市發生。比如這兩年電音節總是有一些「在場內因為興(da)奮(ma)暈倒抬進醫院、女生被拖進樹林強姦、三亞6316招嫖等」等不明真假的事件,雖然傳言未必是真,但是影響卻很惡劣的。而電音節總是會有舉辦地周邊住戶投訴擾民,長此以往,很難保證當地政府會一直支持這種活動的舉辦。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國內電音節的同質化現象。作為一種舶來品文化,陣容同質化嚴重、舞台製作難有新意、體驗沒辦法保證等問題在國內電音市場已經顯現,且這些問題在Ultra、EDC、Creamfields這樣的國際電子音樂節品牌身上都很能避免,這樣下去無疑是對樂迷的一種消耗。

    因此,雖然電音作為被年輕人喜愛的垂直音樂門類備受追捧,但在行業標準未建立、進入門檻不高的情況下,就算沒有「不可抗力因素」的存在,國內電音節市場或許仍將進入一陣冷卻期。

    音樂先聲

    https://bit.ly/2xrRb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