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閱讀

《拍律遊樂園》陳如山訪問側記

        四分衛,現今台灣樂壇中碩果僅存的90年代創團的中生代樂團之一,主唱陳如山(阿山)在今年獨立推出了自己的個人EP專輯。瘦削的阿山,講起話來帶著穩健的自信,他說,會催生出這張專輯的緣由是因為「喜歡音樂」公司的副總,把他的音樂引薦給陳子鴻老師,聽過Demo之後,子鴻老師覺得還不錯,因此就決定替他出EP。阿山笑說本來是要出一張完整的專輯,因為其實也只差兩、三首,但是後來被阻止了。
《拍律遊樂園》陳如山訪問側記

《拍律遊樂園》蕭敬騰訪問側記

         風雨交加的颱風夜晚,「雨神」蕭敬騰來到《拍律遊樂園》受訪,宣傳自己的新專輯。一身輕便,身材纖瘦,與歌曲中所展現充滿力道的戲劇化唱腔不大相襯,蕭敬騰講起話來非常斯文、文質彬彬,簡單的休息以後,訪談就開始了。     拿下金曲歌王之後,蕭敬騰這次新推出的專輯令人期待。雖然大部分是他的創作,但他也找來了相信音樂的嚴爵、同門的方大同及「詞神」林夕,他們都是第一次和他合作。在專輯想法的傳遞上,蕭敬騰不想和之前的專輯一樣表現得太過極限,希望讓歌唱得輕鬆、愉快,帶給聽眾整體舒服的感受。
《拍律遊樂園》蕭敬騰訪問側記

超犀利趴初登場 ── 歐開合唱團

         【圖一】歐開合唱團(來源:《超犀利趴》官方粉絲團、歐開合唱團粉絲專頁)      提起國內知名的Acapella團,有些人第一印象都會想起神秘失控人聲樂團、VOX玩聲樂團、Sirens藍色警報、Focal Plus瘋人聲樂團、Voco Novo爵諾人聲樂團、漢光演襲人聲樂團……以及今天要介紹的歐開合唱團。     不過,顯然有更多的人是以上全部都不知道。純人聲的表演方式,在歐洲中古的教堂音樂裡即能聞見,例如葛利果聖歌,宗教、教堂音樂被視為是Acapella的起源。古典時期,所留下來這種純人聲的樂曲沒有很多,比較知名的是前期的蒙台威爾第所留的一些作品[1]。反而,傳統的古典音樂世代從巴洛克中後期開始的巴哈,受到了另外一位純人聲、宗教音樂的作曲大師帕勒斯特里那(Giovanni Pierluigi da Palestrina, 1525-1594)影響。帕勒斯特里那是一位教堂音樂高手,顧名思義,不只是純人聲,他也擅長於管風琴的創作。這深切的影響了巴哈,讓巴哈在人聲歌曲中始終都偏好與器樂合流,就算名為〈咖啡清唱劇〉、〈B小調彌撒〉(作品BMV232)、〈馬太受難曲〉,看起來好像是「清唱」、或與宗教相關,卻都不是單純的人聲歌曲,幾乎都加入了一些協奏曲風格與文藝復興時期的交響曲風格(泛指包括了聲樂和器樂的任何多聲部音樂)。而隨著巴洛克時期大鍵琴到後來18世紀初的鋼琴,器樂的變化、主流的音樂領導者如巴哈、韓德爾影響了後代,古典音樂自此開始進入了器樂傳統。
超犀利趴初登場 ── 歐開合唱團

超犀利趴5~曾沛慈

  週五的晚間,松菸文創外來來往往的人潮不斷流動,看著開唱的時間將近,我匆忙的從文創大樓的辦公室趕往一號倉庫,走到入口處附近,依舊有不少歌迷三三兩兩的排隊進場,我趕上時,裡面正傳來第一首歌熟悉的前奏,是陳綺貞的《太陽》,我站在門口,忍不住內心一陣激動,開始想像今晚的曾沛慈,會帶給大家什麼樣的音樂內容。進場後看見的,是滿坐的人群,就連走道兩旁都站了不少工作人員和部分歌迷,我慢慢的往前走,試圖想再靠近舞台一些,越靠近舞台,越能清楚看見曾沛慈認真唱歌的神情,她的穿著簡單卻不失風範,俐落剪裁的白上衣、簡單的牛仔褲、黑色的平底鞋,這樣的畫面讓我的思緒一瞬間回到七年前,超級星光大道的棚內初賽,一個高挑的女孩,用乾淨清亮的嗓音,開始了她的音樂旅程,而我也從那時候開始,認識這個女孩,聽她唱出一首首歌的故事,她是曾沛慈,一個你很難忘記的聲音。
超犀利趴5~曾沛慈

超犀利趴5演唱會側寫 PART 1

  第5年了,每年七八月的犀利趴儼然是樂迷〝 have to do 〞清單 !8月23日開唱的犀利最大趴,表定時間為下午3點整,由於排隊人潮長不見底,正式開始硬生生延後了半小時,此情此景「相信音樂」的成功值得喝采,可也稍稍替人潮疏通的動線捏把冷汗。也許第五年的犀利趴,是該超越小巨蛋的規模,邁向另一個里程碑了。 石頭 驚喜從第一刻起,「石頭」字樣打在投螢幕上,尚未見其影,氣氛已經躁動。升降台緩緩升起,石頭以acoustic 的方式演唱<星空>,就石頭形象而言,樸實地唱出唯美的曲調,分外的加分。
超犀利趴5演唱會側寫 PART 1

超犀利趴5演唱會側寫 PART 2

 Hush!樂團     一如往常,Hush!樂團的主唱Hush非常迷幻憂鬱、帶點神經質的嗓音,和他在臺上口白時候厚實沉穩的聲音有些不同。當天的歌單中,Hush!樂團Hush選了〈都是你害的〉、〈異常現象〉、〈空中的戀人〉、〈第三人稱〉、〈波希米亞〉、〈X〉六首歌曲,皆是前面兩張專輯中的作品。赫然想起,在前些日子的金曲夏令營中,Hush談及有時他會在歌詞的創作中,運用了物件、現象的投射與擬化之方式,觀察並臆想可能這之間與人關係的描述方式,進而把這種狀態寫成歌詞。坦白而言,其實今天的歌曲中,我比較無法推測或觀察在哪些歌曲中有運用了這樣的手法,但是,透過音樂和詞藻、意象與情感的堆疊,搭配創作者背後巨大的正方形斜放LED,歌者與視覺、藍冷光、乾冰氣的視覺經營,讓人對Hush!的沉溺也更高一層。     言及而此,就不得不讚揚在控制臺掌管視覺、控音與現場燈火特效的人們了。記憶而言,在後台控LED版的就運用了兩台macbook做控制,螢幕上的畫面把放射散開的LED板做了排列;字幕機和左右側螢幕字幕用一台上,開場的的兩側螢幕MV也用一台播放。臺上的情形,在預覽螢幕上看起來是另一種光景,看著後台控制人員操作各種看起來很複雜的介面,就能操控LED版的升降、控制各個LED版的淡入出及切換;燈光的轉換節奏,事前不知道經過多少排練;音響維持了場地的聲音品質,讓成音環境與效果更好;轉播系統放送最即時、五機不同角度的畫面切換;及電力供需必須維持穩定等各種考量……硬體方面的完善,與演唱會整體各個視覺呈現、轉播系統嵌合。後方大片LED成像時,隨著不同歌曲的氣氛與設計,將視覺導向、鮮豔強烈、動感、文青等的視覺圖層式覆在原轉播視覺上,效果十分顯著,如圖一般打造夢幻之感。 〈圖一〉歌聲深邃、情深迷幻的Hush,後方的星空視覺似與他喜歡天文的本身有所呼應。(資料來源:超犀利趴5 臉書粉絲專頁)
超犀利趴5演唱會側寫 PART 2

《拍律遊樂園》陳奕迅訪問側記

          三、四月的某個周間,正當伏案辦公桌,專心致志地撰稿時,廣播忽然傳出了活力充沛的樂句,唱著「陽光多燦爛,可我的自由行駛地緩慢」。即便風格與以往歌曲大相迥異,但因熟悉的聲線與一貫辨識度高的唸字腔,還是能讓人馬上查覺,陳奕迅回來了。         隨著去年推出《The Key》粵語八曲專輯,陳奕迅今年又推出了新輯《Rice & Shine》,目前正在各地進行宣傳。在上星期,他來到了《拍律遊樂園》的節目現場,裝扮樸素、輕鬆自在;眼神、言談中均展現了開朗大方的特質,不時讓場內眾人充滿歡笑。同樣在輕鬆愉快的情形下,節目開始錄製。
《拍律遊樂園》陳奕迅訪問側記

《拍律遊樂園》馬世芳訪問側記

          身兼廣播DJ與作家的馬世芳和主持人袁永興,兩人因為音樂而結緣,交情長達25年,這一路上他們共同經歷了華語流行音樂圈的成長與蛻變。這次馬世芳帶著他新推出的兩本新書造訪《拍律遊樂園》,同時也是兩位相識「四分之一個世紀」的老戰友首度在空中相遇。       《耳朵借我》、《歌物件》兩本書的封面設計皆出自聶永真之手,也不免讓大家感到好奇,究竟這兩人的合作會碰撞出怎麼樣的火花?在節目當中,馬世芳大方地分享了當初設計的思維。他提到《歌物件》的尺寸正是《耳朵借我》的一半,所以橫過來擺剛好就是二分之一,非常有意思。此外,代表自由、嬉皮、反體制的「和平記號」也出現在《歌物件》的封面上,據說「和平記號」的車線工法相當不容易,每車完一個就要花上一分十秒,馬世芳笑著說,他看了出版社同事從工廠拍回來的影片後,便無可自拔地Repeat了一整天,用略帶幽默的口吻來表達他對作品的高度讚賞。
《拍律遊樂園》馬世芳訪問側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