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閱讀

Travis 崔維斯2014台北演唱會

         沒有Oasis綠洲合唱團的憤憤不平、沒有Suede麂皮合唱團的迷幻華麗,也沒有Blur布勒合唱團的叛逆與個性鮮明,Travis當然還是90年代英倫搖滾風潮中的一員大將,只是我一直以為在台灣,與前面幾個所謂的天團、救世主相比之下,他們的歌迷為數不多;而且因為他們這幾年比較不活躍(之前休息了5年,直到去年才又發行一張專輯),也讓我以為一路跟著的死忠歌迷應該都到某個年紀以上了。以上的錯誤印象導致我在聽7月28日這場《Travis崔維斯2014台北演唱會》的過程中一直不斷被衝擊,寫下這篇就算是我跟Travis樂團和他們廣大的歌迷的懺悔文吧。        當晚才抵達TICC(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門口就先有點驚訝了,沒想到會在這種週一晚上來聽演唱會的人還不少。進到會場坐下後不久,看到主辦單位派了十幾個男性工讀生,站到俗稱「護城河」的前方圍欄stand by,當時我還覺得是不是有點太緊張了,事後證明這是該有的措施。開唱的時間比原來預計的7:30晚了約10幾分鐘,暗場前我環顧四周,發現TICC大會堂3千個位子幾乎全坐滿了,而且絕大部分是二十歲到三十歲之間的歌迷。樂團四位成員在樂聲中上台,當時已經可以感覺到觀眾席中一股躁動,果然,開場曲《Mother》才開始約1分鐘,全場突然很有默契的全部站了起來隨著樂曲搖擺,而那1分鐘也成了我這場演唱會中唯一坐著的1分鐘,此後一直到結束都沒有再坐下過。        他們接著連唱了《Selfish Jean》和《Pipe Dream》兩首歌之後,主唱Fran才開口說話,表示很高興再到台北開演唱會(上一次他們來是6年前的事),這次會唱很多的歌,當然也包括一些比較新的歌,接著就唱了去年發行的專輯中的主打歌《Moving》,這首很容易朗朗上口的歌曲營造出當晚的第一次大合唱。        唱到《Where You Stand》這首歌時,Fran突然跳下舞台翻過護城河,前排的歌迷隨之一擁而上,工讀生也全部圍上去打算驅趕歌迷,Fran此時連說了兩次「It's OK」要工作人員不要緊張,之後他就站在第一排座位前,在一大群歌迷的包圍之下唱完這首歌,本來要擋歌迷的工作人員反而變成要幫忙拉麥克風線到台下,形成一個有趣的畫面,也顯示出Travis親民的一面。
Travis 崔維斯2014台北演唱會

金曲夏令營(高雄、台北、台中場)側記下篇

 台北場(7/12、7/13)     金曲夏令營的第二場回到台北,舉辦在華山園區。或許因為資訊發達,人口數多,台北場是參加人數最多的一場。營期前一天的場佈有些小狀況,且下起了在高雄場從沒發生過的午後雷陣雨,空氣有些濕悶。幸好,隔天天氣晴朗,學員們依舊陸續報到,在簡單地熱場與自我介紹後,課程開始了。 【圖一】永興老師揭開了台北場的序幕。
金曲夏令營(高雄、台北、台中場)側記下篇

金曲夏令營(高雄、台北、台中場)側記上篇

 高雄場 (7/5、7/6)     初知今年要舉辦金曲夏令營時,內心著實十分興奮。一方面,這是第一屆為全臺高中生量身打造的流行音樂夏令營活動;其次,講師皆是知名的音樂圈人物,來自業界各領域,故而講課內容在高中級以下學校較不會教授,對高中生十分新穎;其三,這是流行音樂與市場大眾的理想交流,高中生可以從音樂人汲取未曾聽過的音樂知識,音樂人亦可以藉由與高中生的對談分享個人經驗,讓大家明白音樂及與音樂相關行業的各種知識,以及想法上的提點。師資堅強,紮根流行音樂、將流行音樂教育向大眾推廣,這前所未有的夏令營,對於所有工作人員們,都是第一次接觸。
金曲夏令營(高雄、台北、台中場)側記上篇

2014/07/19 白安《What's next?》新歌演唱會

作者:李權哲(Angus Lee)   二零一二年,當末日傳說眾口紛紜,華語樂壇傳來一陣空靈。這個女生,彷彿要用她的歌聲,穿破世界盡頭。首支單曲《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靠著鄉民口耳相傳、媒體熱烈報導,在YouTube締造了一千七百萬觀看次數。如果說,第一張專輯看的是運氣,第二張專輯靠的就是實力。周杰倫《范特西》、張惠妹《BAD BOY》、五月天《愛情萬歲》、孫燕姿《我要的幸福》都是在歌壇一鳴驚人後,站穩地位的重要續曲。初嚐走紅滋味的白安,第二張作品能否再創佳績?十九日晚間,白安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辦《What's next?》新歌演唱會,八百位歌迷有幸「搶先預見」不一樣的她。   不久前剛落幕的第25屆金曲獎,出色的典禮製作,在許多觀眾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晚,李宗盛以一首《山丘》榮獲年度歌曲、最佳作詞,不克出席的他,交付白安代領獎項。在上萬人面前,白安不疾不徐走上舞台,緩緩道出師父得獎感言。那一刻,電視機前許多人,也許是頭一回認識這個小女生,「長得很小隻,說話卻很大器。」潔白的洋裝、一頭的金髮,這是白安為了第二專輯嘗試的新造型。在新歌演唱會上,頂著同樣妝容,白安再一次以穩健風範、站上舞臺。只是這次,她不穿鞋。如同古今中外許多女歌手推崇赤腳唱歌,沒了鞋子的束縛,白安反而更加安心自在。她說:「我今天赤腳唱歌哦,我很開心!」
2014/07/19 白安《What's next?》新歌演唱會

犀利啥小趴 旺福 「偶像!!偶愛你!!」慶生趴

       「偶像!偶像!偶像!」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從場燈漸漸暗下來後,在人群中越見清晰,舞台後的大螢幕開始播放如同電影般的開場短片,影片內容講述的是旺福主唱姚小民從出生以來,各個時期的照片和故事,溫馨感人的內容,也不乏加了許多「旺福式」的幽默,不時的CUE歌迷拍手尖叫,短短幾分鐘的開場影片,已經讓在場的歌迷情緒逐漸激昂,在黑暗中不時的能聽見歌迷喊著旺福的名字,影片結束後燈一暗,旺福悄悄地走上台做準備,在微弱的燈光中主唱小民高喊一句「大家好,我們是旺福!」,搭配鼓手肚皮下的第一個鼓聲,歌迷的興奮情緒瞬間點燃,這就是專屬於旺福的魅力,無論你是不是第一次聽他們現場演出,都會被他們的感染力給震撼。      演唱會一開場《Come On Let’s Go》、《我的大道》、《肝功能衰竭》接連三首歌,許多歌迷聽完第一首歌後已經忍不住地跳離開座位,站在走道兩側高舉雙手跟著大聲唱,這也是我認為除了旺福現場的帶動力之外,還有一個在他們演唱會上很重要的看點,就是旺福的歌迷們總是不吝嗇地表現他們對音樂的喜愛,加上這次的演出,總共是我看過旺福表演的第四場,在我前幾次看旺福的演出經驗,因為場地相對小,氣氛渲染的也較迅速,但在去年的大場旺聖節演出時,我感受到的是比小場地更明顯的熱度和情緒表現,而到了這次的犀利啥小趴演出後,我終於得到一個結論,就是旺福的歌迷不需要暖機時間。看過不少現場演出的我,幾乎很少看到一位歌手或一個樂團的場子,是可以從一開場歌迷就表現得像是已經聽到中場般的情緒,許多演唱會在前半段最常見的,是歌迷的些許躁動或過分的冷靜,有時在剛開唱的前半小時,可能還會不時地聽到歌迷的聊天聲或是低頭滑手機的身影,但是在旺福的演出裡,你幾乎看不見這樣的情形,旺福的歌迷就像隨時準備好迎接任何形式的演出一般,只要音樂開始了,不論是歌手或歌迷,都已經全心的投入在這場演出,我看著台上的旺福,再看看四周的歌迷,心裡突然一陣激動與感嘆,啊!沒錯,這就是旺福啊,真不愧是旺福。
犀利啥小趴  旺福 「偶像!!偶愛你!!」慶生趴

2014/07/03 犀利趴~特別趴: Sam&Kurt

      現在想要當歌手,好簡單,昔日可能身懷絕技卻時運不濟,而今有賴社群網絡的竄起,只要你愛秀、敢作夢自然有被看見的機會。現在想要當歌手,也好不簡單,過去只要專心一意地把歌詮釋好就好,現在你要會譜曲寫詞搞混音,經營個人影音頻道、管理粉絲專頁樣樣來,為了永保熱度定期更新動態都是基本配備,最好還要與你的衣食父母-粉絲們建立起家人般的互動關係,讓他們感受到缺一不可的重要性。Sam Tsui與好友兼製作人Kurt Hugo Schneidr可以說是掌握此要領的最佳代表,Sam自幼出生在音樂世家[1],就讀耶魯大學時還是校內著名的純人聲無伴奏樂團的團員之一[2],先天上的優勢再加上後天的培養,使其很快就出線被看見,不過被看見和被喜歡是兩碼子事,不走既定的道路,不靠唱片公司的包裝,從歌曲錄製、發行到拍攝MV都靠著他和Kurt全部一手包辦,加上熟捻社群、影音網站操作模式,很快地虜獲人心,從僅僅是一般翻唱的網路素人,一夕爆紅,動輒點閱率就是好幾百萬起跳,被YouTube評選2009到2010年度全球最佳創作流行音樂人,就這樣,一路從美國紅到全球,去年五月份正式出道,發行首張原創專輯。 [1] Sam的祖母是歌劇演唱家,母親是高校的音樂老師,自幼身處在古典樂的環境。 [2] Sam所加入的The Duke's Men of Yale,為耶魯大學最著名的一個男生純人聲清唱和聲樂團。
2014/07/03 犀利趴~特別趴: Sam&Kurt

Spotify說明會觀察旁記

      Spotify儼然是世界上影響力最大的串流音樂服務平台。打入57國市場,擁有一千萬付費用戶、四千萬免費服務使用者,平台上有超過三千萬首歌曲,且已付給音樂人超過10億美金的版權費用,成績斐然。而為了積極地進入華語市場、拓展音樂版圖,Spotify在今天下午舉行了與音樂人交流的說明會,與會者有倪重華、朱約信、袁永興、謝宇威、蘇通達、鄭開來、張四十三等資深音樂人。
Spotify說明會觀察旁記

《拍律遊樂園》蕭煌奇訪問側記

    自從2007年林宥嘉在《超級星光大道》唱了《你是我的眼》那一刻開始,蕭煌奇這個名字又再度被提起,也讓我們重新認識這一位金曲歌王。這次他帶著新專輯《上水的花》來到節目當中,要跟所有的聽眾朋友分享他的創作歷程。
《拍律遊樂園》蕭煌奇訪問側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