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生活事件筆記簿

當音樂節不只是音樂 SXSW 翻越新數位時代 袁永興

2019-04-14 23:42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 今年的SXSW⾳樂節,依然吸引⼤批樂迷捧場。(美聯社資料照⽚) 1980年代,人口只有三、四十萬人的美國德州奧斯汀城,在充滿新創活力的環境裏,兩件事改變了這個城市的未來。一個是由德州大學與州政府、市政府和一些科技業者聯合成立了MCC (Microelectronics and Computer Technology Consortium)微電子與電腦科技聯盟,這個聯營企業不但是高科技企業,也讓常到這裡開會的其他企業代表認識這個城市的潛力與發展,讓日後IBM、AMD、Intel、HP、三星...等公司陸續來此設立分部,而當時還就讀德州大學的Michael Dell不但自行組裝販售電腦、甚至之後成立Dell戴爾電腦企業,直到今天總部依舊設在Austin,雖然MCC在2000年之後漸漸減少運作而淡出,它的影響力讓Austin成了跟矽谷一樣(奧斯汀又被稱為矽丘Silicon Hill)、具有高科技發展的指標重鎮。然而更重要的,1989年「奧斯汀科技孵化器-Austin Technology Incubator」的創建,不斷協助創業公司在資本市場上成功獲得資金挹注提高競爭力,爾後包含創投與天使投資陸續導入,如今已走向成熟穩定的階段,自2009年至今十年ATI已籌集8.5億美金、創造超過七億美元的價值,當中2016年自孵育器畢業的有88%的成員都獲得資助。 另一個是SXSW的出現。1986年10月,在The Austin Chronicle的一群媒體人與音樂人,決定要讓世界不僅從科技、而是更能從音樂的角度向奧斯汀關注。隔年1987年三月,在15個小型場域、進行包含論壇、workshop、音樂演出等內容,來了177個樂團與藝人,吸引七百多人參與,之後一年比一年盛大,幾個音樂界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都在這兒發生,像是2000年來表演的John Mayer,他的職業生涯數百萬美元合約的起點就在SXSW演出後。2004年,James Blunt在一個現場觀眾空了一半的Live house演出裡遇到了他首張專輯的製作人、隔年一躍成為國際級藝人。Katy Perry備受好評的2007年SXSW演唱讓她隔月獲得Capital合約,之後發展一飛沖天。如今,每年有超過數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參加這個活動,每年四萬多個樂團藝人徵選中選出2000多組表演,希望得到成功關注。但SXSW的成功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全世界的音樂節成千上萬,模式上大概分為1.純表演性質的多舞台,2.多舞台跨域結合其他主題如文創、瑜珈、環保...等類型,3.含有論壇、講座、workshop配合trade show與多舞台的音樂節,SXSW屬於這種類型,它一開始就走這個路線,但後來(1994年起)跨域結合了電影與互動多媒體科技,然後發展成一個超大型長天數的音樂/科技/電影三合一的活動。SXSW顯然以音樂節這個看熱鬧的意圖吸引人們注意,但是它每年進行的主題論壇與大師演講開始抓住媒體與群眾的目光、目的是將各種創意工作者聚集在一起,並引發各式交會的文化火花,這些火花甚至能發揮長尾理論將之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回探過去這些主講議題,以今天的角度來看有些會讓人覺得逗趣,有些則讓人驚嘆SXSW對人類未來生活的預測著實叫人稱奇。1994年首次登場的SXSW Interactive(當時"互動科技"這稱呼還未成主流),那一年討論的是「CD-ROM」,所有人對於一張光碟上能同時載入音樂跟影音內容感到不可思議又擔心,覺得電影被取代的可能與藝術創意可以更快傳播卻也更易盜用,隔年1995談論的是「internet」,只見一群人擠進會場、為了排隊「上網」的「體驗」。1999年的主題是「串流」,2000年是「blogger 自媒體」,2001是「穿戴技術」,2003則是「Wi-Fi」。這些議題在當年多半不談及風險投資跟資金端(因為在舊金山或紐約已經談得夠多了)、展現出非常理想主義色彩,卻也證明了SXSW精神的獨特與重要性。然而逐年誕生的新創公司愈來愈多、初創企業愈來愈大,然後就在社群媒體與共享時代來臨前,SXSW在2007年推出加速器:SXSW Accelerator,並且藉由SXSW Pitch這個為來自世界各地初創公司開放的活動,在過去12年的時間幫助新科技企業籌集了超過50億美元。2010年2月,24名前Stanford史丹佛研究院員工組成的團隊發布了一款免費的iOS應用程式,他們已經花了2年在這研究上、之後獲得了2400萬美元的資金。起初看起來並不理想,因為對於大多數iPhone型號來說,它的處理器密集耗掉過多資源。一個月後他們在SXSW投放了它,然後再一個月後就被Apple收購。它是:Siri。現在每年都有數十家初創公司參加SXSW Pitch,希望他們的故事也能從想像到創建、從創建到成功。另一個SXSW的聚焦方式,是邀請重量級的keynote講者,從原本以音樂人為主的導向,在2016年邀來美國總統Barack Obama和Michelle Obama的開講吸引了全球目光。2018年SpaceX 與Tesla的CEO: Elon Musk更以全球直播發表談話。當音樂、電影、科技的大人物、甚至連政治重量級人物都在短短幾天裡匯聚一堂,你很難不持續關注這個場域究竟會出現何種新思維、新科技與這個世界會發展成什麼模樣。2019的SXSW幾個提出的關注焦點也很值得後續觀察,像是VR和AR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目前消費者仍需將一個厚重的VR設備套在頭上。所謂技術演變,都會有一種隨時間推移然後把一切都小型化、微型化的發展路徑,如果VR和AR變得足夠複雜甚至可以提供其他現實生活體驗,又將如何監管?會遇到法律的何種挑戰?這些目前幾乎無法預見、更不用說解決方式,因此它們的發展仍是帶著問號續航。此外,無論何種遊戲都在傾向往科學和多樣性邁進,挑戰傳統低度多元化的娛樂領域,利用神經科學和心理學來設計更好的遊戲、甚至主動預測人類大腦如何行動和思考,這讓遊戲設計發展越來越成熟和複雜,科學應該在遊戲開發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以及隨技術進步更深入吸引玩家而帶來的、會是什麼樣的行為模式改變,將會產生新的研究領域。最後,在像SXSW這樣的環境中,無論是音樂還是技術,「體驗」即「互動」的開始。甚至連HBO年度大戲「Game of Throne」在奧斯汀打造「權力遊戲主題園區」,進入之前還辦了「Bleed for the Throne:為王座流血」的活動,而這是 HBO 聯合紅十字會舉辦的捐血活動。換言之,「品牌」變得更具體驗性、而且必須能打動人。SXSW的核心價值是:「多元、包容與發展新事物- Diversity and Inclusiveness and reaching for new things are core values」。而這也和Austin這個城市的價值觀很相融:擁有一個共同的動力、按你的意思與擁有的條件去改變世界。自1987年以來,SXSW經歷許多階段,以許多令人驚訝但有意義的方式產生了變化,但SXSW仍然是通過凝聚創意並匯集來自全球各地的人們,從聚會、學習和分享想法來發展新創的平台,或許還會遇上一些千載難逢的經歷、留下故事。2020的SXSW,預計會是一個新的發展分水嶺,在這個科技公司與大學校園圍繞的山丘上,它起伏的高低依然廣納各種文化、音樂與多元思維交會,再導流向未來人類生活的想像樣貌前進。
當音樂節不只是音樂  SXSW 翻越新數位時代 袁永興

查某囡仔 李千那

    專輯「查某囡仔」以青春女性到都會打拚、體會夢想是經歷一次次的不安與困難、以及沒有一個成功不是走過傷痕累累等心境做出發,音樂上頗有「新女性+新台語歌」的企圖。開場的「曖昧林檎」從進歌的編曲設計就非常有意思,和聲編寫跟曲式行進頗有日本南方之星樂團的風格,明亮輕快流暢之中訴說幸福人生酸甜;中段過後增添的搖滾元素讓歌曲變得豐富燦爛,陳建瑋的曲與武雄的詞搭配得恰如其分,李千那唱得韻味十足。而專輯最大亮點也是讓人尋味再三的則是和李英宏合作的「愛的太超過」,難得一見的男女對唱竟是如此情緒百轉千迴,旋律在試探中有性感的步履,詞句在對話中交集卻能鋪陳出撲朔迷離,編曲略為復古的音色和律動、給了作品俏皮而甜蜜的層次;「我愛你愛到三魂七魄 飛了了」、「我等你等到三更半暝 想袂曉」、「是怎樣你攏怕我會四界黑白喇」,都是寫實又讓人會心一笑的話語。而這首歌甚至錄好後、李英宏又打了電話給李千那,略帶怯意地問說「可否重錄?重錄的話妳會不爽嗎?」無怪乎最後成品達到完全符合意境的效果出現。和專輯同名的作品「查某囡仔」來自蕭煌奇的曲、陳宏宇的詞,兩人先前合寫「大齡女子」,讓彭佳慧拿下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這次同樣以細膩心思的女性心理為出發,對幸福充滿樂觀的期待。編曲採用層次漸漸堆疊的手法慢慢營造氣氛,然後弦樂與搖滾交織歌聲的溫柔婉約,李千那唱得收多於放,卻剛好減低憂傷哀愁的比重,多了一分女人獨立自主的堅定力量。其他像是「掛念」典雅而優美的旋律、「憨憨」的搖滾舞曲佐以電音,則是讓專輯的面向更多元、更豐富,讓歌手有更多變的發揮。這是一張以女性為夢想藍圖師做出發的作品,有趣的是女歌手身體裡還住著一個小男生、這個小男生心裡有很多小宇宙。本是剛硬的裡子,隨著歲月成了剛柔並濟的現在,或許是莽撞少了但夢想依舊,李千那唱得動人也讓人驚豔,她能駕馭這麼多變化豐富的歌曲,製作人陳子鴻用心之深功不可沒。   2019-01-20 23:24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李千那推出台語新專輯。 圖/樂是達提供

1990s 白安

    2015-2016年間,我因為舉辦了高校巡迴音樂講唱會,白安參與了好幾所學校的演出,常有機會跟她聊音樂、生活與創作,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在後台看她戴著耳機,我問她在聽什麼音樂。「這個。Sadness Part I。」她給我看了一下手機,那是1990年Enigma的專輯主打歌,一張將葛利果聖樂重新以House舞曲混音的作品。然後我突然閃過,這是她出生前、嚴格來說不算太主流但曾引起討論的作品。「這個好酷,我喜歡。」白安帶著笑容說著。這讓我對她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在她的音樂養分汲取中,顯然有很多來自她的探索,這個探索不是我們理所當然的那種隨成長而一一出現的音符、而是涵蓋更早、甚至是非典型的流行場域。白安將專輯名稱取為「1990s」,首先讓我想起的便是創作人是否會對自己出生的年代被何種音樂包圍感到好奇?一如Taylor Swift用「1989」當作過專輯名稱,而那些音樂也許因為年紀太小無法刻意記住,但有可能長大後回頭去聽時出現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結果這張專輯的許多旋律走法還真給了我九零年代的既視感。歌曲「Frida」是最觸動人心的一首,歌聲裏那些冰冷刺骨的口氣卻有新世紀樂風的療癒感、音樂還帶點奇幻文學的味道,讓這首作品成了專輯的最大亮點。「讓我逃離平庸的生活」在層次漸漸堆疊中拉開視野,和聲鋪陳搭配入耳也入口的旋律,一路直進某個遼闊的空間、留下更多想像。這次白安的歌聲中保留原有的冰寒氣質與音樂中的冷冽,編曲上不時進出的搖滾元素在頻率上做了很恰如其分的平衡,許多編曲中神來一筆的綴飾聲響,時而迷離、時而虛幻,與氣音假音大量交替使用的歌聲交疊出印象派般的美感,無論是「我們的時代」或「離開後」、「鑽石」等都有這樣的表現。相隔四年再推出的成績單,白安不單是詞曲創作、還製作了這整張專輯,似乎也說明了她的音樂企圖旺盛、創作能量還在高處,未來還有許多值得期待。   2018-12-17 00:04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白安。 圖/相信音樂提供

全球音樂消費者行為調查

      國際唱片組織IFPI最近公布 2018的音樂消費者行為調查報告,從全球前20大唱片市場(占了世界91%以上的唱片總產值)進行的抽樣調查顯示,平均人們一周要聽超過17個小時的音樂,等於平均一天要聽兩個半小時以上。在車上聽音樂的比例最高、達66%,也因此透過電台收聽音樂的比重不減反增,而通勤、工作或運動時、睡前等,聽音樂的方式,則是以串流收聽為主,尤其在16-24歲這個階段的樂迷,收聽串流的比例超過7成,而且是高達94%是以手機來收聽音樂。類比與數位的聆聽方式並存、說明了音樂對人類生活幾乎到了無所不在,而串流加上手機的便捷近用對年輕族群的吸引力勢不可擋,更說明了這股聽覺的文化傳播力道,已成為各國跨境競賽的主戰場。調查中另一個顯示的亮點,是音樂在地化跟全球化交互影響的新縱深。如日本,三分之二的歌迷消費的是日文演唱的作品、而且動漫音樂作品就占了快30%,韓國與巴西同樣有55%左右的占比,是以在地語言歌手為主,法國更是高達69%,無論曲風是搖滾或嘻哈、電音,顯然音樂接地氣與否,反映消費文化鏈結的深度、特別是在自己的土地上能以自己的語言接軌,音樂的形式則不拘。另外,愈是音樂產值高成長的環境,隨著數位平台合法授權使用的普及,如印度和中國,對版權環境的發展友善程度就愈高,特別是中國已經擠進全球前十大音樂產值國。然而音樂侵權問題並未消弭,尤其最多是發生在收聽串流時,同時截取音檔再收藏或轉傳至其他地方,顯然人性對私藏音樂仍有一定的僥倖心態。最後,還是要說,YouTube的影響力持續爬升,即使串流使用者不一定使用社群分享,但在眾樂樂與獨樂樂間,YouTube無形間透過數據與行為推播做了客製化的服務,這是傳統媒體做不到、新媒體早已摸熟摸透的數位時代。   2018-11-04 23:22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音樂社群分眾化對流行歌曲的導流影響

美國唱片協會RIAA 2018的年中報告公布,顯示從實體和數位下載銷售轉到串流音樂的市場趨勢持續不墜。2018年上半年,美國錄音著作的總收入增長了10%,達到46億美元,串流就占了75%、同比增長28%至34億美元。最特別的是串流收入的最大宗來自付費訂閱,占了75%。由於像Ableton等各種數位音樂製作軟體的興起,現在比以往更容易進行音樂創作,導致作品產出更多種類和選擇,最終讓音樂創作飽和與高度競爭的環境,使得在今天數位音樂市場中,音樂人的新作不僅要與其他當代的作品競爭,還要與過去的The Beatles、Michael Jackson和當今Adele等熱門歌手較勁,特別是絕大部分完整的曲目,可以輕鬆搜尋並免費在線上播放。於是社群平台取代傳統媒體,消費者由被動接收轉為主動搜尋。 Tik Tok抖音短視頻已成為新一代歌曲的主力傳播平台。 圖/取自網路舉例來說,Tik Tok抖音短視頻已成為新一代歌曲的主力傳播平台。臉書透過Livestream的力量將在地演出轉變為全球性的活動,Billboard經常不固定的推出藝人表演直播,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推特或IG則是常常可以見到主題標籤、例如#KPopMusic、#Grammy或#150bmp,以創建各式內容主題、進而建立音樂列表,有助於讓新的受眾可以快速直接連結尋找、關注並跟隨。IG則更有效地藉由短影音或圖片來吸引樂迷,讓樂團歌手建立人氣並快速品牌化。而Snapchat在應用中使用Shazam功能,當你想辨識周遭的歌曲時,只要把手指放在相機屏幕,幾秒鐘後就會跳出歌曲的名稱和演唱者,甚至可以將這演唱者加入Snapchat成好友。另外,在Sound Cloud上可以提供歌曲各種不同版本的混音並開放下載、變成樂迷的另類搜尋天堂,並鼓勵其他音樂工作者重新混音創造延伸聆聽、同時延長歌曲的流行壽命,而這些又再將樂迷導流到Spotify、apple music或iTunes等平台上收聽更多作品、或是到YouTube上尋找MV及演唱會相關的live演出影像,音樂爾今開展成娛樂表演產業,在過去10年中,社群媒體已被證明是歌曲流行最重要的影響因素。坦白說,如果沒有社群媒體的出現,許多創造性的使用工具所提到的方法都不可能實現。加上聽眾現在擁有比以往更多的選擇、各種音樂串流平台,使他們能夠發現過去錯過的內容,於是海量曲庫源源不斷,最後發展成音樂社群更細微的分眾化、產生的導流效果最終影響歌曲的流傳、亦即「流行」來自網狀交會的渠道。   2018-09-23 23:48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Tik Tok抖音短視頻已成為新一代歌曲的主力傳播平台。 圖/取自網路

吟遊 柯智棠

創作歌手柯智棠昨舉行「吟遊」微電影特映會。 記者侯永全/攝影   第一張專輯就成功地架構個人聲音特色、甚至入圍金曲新人和男歌手,柯智棠獨特的氣質,氣聲嗓音的使用占有絕大的優勢,在新一代的男歌手聲音中既有非常高的辨識度、又能悠然遊走於城市民謠和都會搖滾之間,獨特性與藝術性兼具的表現讓人印象深刻。原本以為首張專輯的輕憂鬱、微感傷,無需詞句就能予人哀愁的音樂氣息,會延續到第二張專輯,怎知卻是搖滾比重加大許多的一張新作。開場的「Man without a mission」的輕快搖滾曲式,以及「生活就是這麼」、「懶散與害怕」、「不是」等等,悠揚的旋律配著流行與英式搖滾風味,厚重的陽剛聲線抹去不少原本的文青氣味,也為這張專輯的聆聽拓寬了許多空間和動態頻率,編曲也很一致地隨著歌曲行進一層一層堆疊,多半選擇在最滿的時候收手,耳際彷彿還能聽見餘音迴盪。和洪佩瑜合唱的「舞伴」,跟大部分男女對唱的情歌很不同,它不太像是對唱,至少不是男生女生對望著唱歌的那種樣子,而是兩人靠著肩膀坐看舞池中的舞伴、然後齊聲唱著歌的模樣。以至於雖然旋律雖甜,歌詞也直白,給人的想像卻是曲終人散或不散的不明白。安靜悄然拍打的「遠走」與「You are」兩首歌都採用一把吉他走到完的概念,但後者在最後的段落加了弦樂,兩首歌都有很美的意境、一種Serendipity,兩種情懷。專輯最終曲「給你/妳」以陳建騏的鋼琴伴隨舒緩民謠旋律開歌,熟悉的沉鬱嗓音和優美琴音並行,彷彿在一場告別式上的儀式裡聽見的樂章,安詳而寧靜,唯美而致遠。「吟遊」專輯充分展現了柯智棠歌聲與音樂的獨特面向,捲動更多厚實與深刻的情感。     2018-08-20 00:15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創作歌手柯智棠昨舉行「吟遊」微電影特映會。 記者侯永全/攝影

「旺情歌」—旺福

  旺福的歌曲充滿正能量。 圖/彎的音樂提供   成軍即將滿20年的旺福樂團,除了多次入圍金曲、金音等大獎外,也是台灣前往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表演次數最多的樂團,他們的音樂風格與其說是fun rock的搖擺與詼諧、更多的是不時穿插的獨特創意與大人童趣。2018推出的新作「旺情歌」,開歌帶來的是清新流暢的都會軟式曲風「我當你空氣」,耐聽又容易朗朗上口的旋律,吉他riff仍跳躍著幾許青春氣息,有著一貫的可愛正能量,給了夏天一道非常爽口的聽覺甜品。接著的「快樂的出航」,復古的輕爵士,「睡到自然醒,醒到自然睡」的生活觀,慵懶舒緩的行進,延續夏日的浪漫嗅覺。專輯中收錄了一首台語歌曲「等待雨散」,簡單的吉他編制,襯托小民歌聲中的質樸、詞句間的深情,「我要牽著你的手,牽到手紅紅」,字字句句都咀嚼出兩人世界間相處的美好、真心真意的難能與可貴,是一首非常動人的情歌。另一首溫柔懷舊的「老公寓」,訴說愛住在老公寓裡的老公對另一半傾吐白頭到老的執著情意,同樣地給人深刻感受。此外,活潑奔放的「野生灰姑娘」玩著熱鬧繽紛的搖滾樂,有點任性又有點趣味的交會成一首爆炸嗨歌,而另一首「你少在那邊」則是以二次元音樂氛圍搭配80年代的音色,滿溢著躲在大人心靈裡的一群小天使跟小惡魔打鬧喧嘩,很是另類的正能量。其實旺福一直在音樂裡散播最多的就是正能量,他們不斷地為此創作各種旋律與樂風,好比歌曲「勇敢一點」,唱著每次認真一點點、努力一點點,一點點最終有一天會變成繁星點點,點亮黑夜。   2018-07-23 00:55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旺福的歌曲充滿正能量。 圖/彎的音樂提供

「他我」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成軍9年,期間發行了多首單曲,卻直到2018才出版首張專輯的南瓜妮歌迷俱樂部,交出了一張悅耳動聽、舒服流暢的作品:「他我」。如果以之前發行的單曲給人的印象,可能是迷幻、輕搖滾、加上微電子氛圍組構而成的音樂型態,在這張專輯中,開場的「安妮之島」可能是這樣的延續,但之後卻開始慢慢醞釀、浮現、一些不期而遇、一些抓出的新風味。作品「莎賓娜」,開歌是以80年代的synth pop味與淡搖滾的混搭,本以為一開始打算復古的作法,卻因為旋律的走式與音色的處理遊走於迷離與現實感之間,漸漸帶來一種新鮮的聽覺經驗。而「渴」則是主唱柯家洋的聲線和fusion曲風非常漂亮的交疊,連bass sound都變得瀟灑、吉他也風流地溫柔著,讓人想起許久不見的Michael Franks,這首歌帶來今年夏天最獨特的美好音符。「金色的海」延續了這種夏日感,但音樂裏拉大的動態多添了一份青春氣息,不過,是青春不再的那種回首景象。然後「七月十號」以弦樂為基底所做的一層一層、拉寬拉闊的編排讓人印象深刻外,發現這是預佈的反差、好接續下一首「煙火」裏淡淡幽幽的吉他。毋庸置疑的,這張「他我」的音樂性格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柯家洋的創作和他的聲線裡、一種現實感悟帶來的撲朔迷離。如同專輯中說到:「燈不夠亮,酒才會反射金色的光」。團員表示每一首歌都有故事背後、真實存在的靈魂,於是10個名字成就專輯「他我」的完成。至於誰是「小雀斑」、誰是「山坡上的薩滿」,就用我們製造像夢想、像絕望、像音樂那樣巨大的牆,才能在其中好好餵養自己的孤獨、任性與徬徨。     南瓜妮俱樂部成軍9年首度發片,3缺1出席記者會。圖/如此有限公司提供     2018-06-18 00:03 原刊登於聯合報 樂評人/袁永興
南瓜妮俱樂部成軍9年首度發片,3缺1出席記者會。圖/如此有限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