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Category: 台灣生活事件筆記簿

袁永興/串流成為2020音樂產業最大支撐

袁永興/串流成為2020音樂產業最大支撐 根據MIDiA的最新報告,到2020年第一季末,全球的音樂串流訂閱戶達到4億,比2019年第一季度增長30%,新增了9300萬用戶,Spotify仍然是領先地位,擁有全球32%的市場占比。自2015年以來,Spotify的市場占比一直保持在每季32%至34%之間。Apple Music以18%位居第2,但比2019年第一季的21%下降,與第3名的Amazon Music相比,Amazon Music在2020年第一季占比14%,前一年占比為13%。另外就細項分析,Spotify和Apple Music雖是主流選擇,但YouTube Music與Z世代和更年輕的千禧一代產生的共鳴遠超過其他串流平台。Amazon Music則是將年長者吸引到串流訂閱中,Deezer則透過行動預付捆綁、在新興市場(尤其是巴西)中獲得成功。這些數字來自MIDiA包括36個市場、25個音樂服務的最新數據。今年還新增中東、北非、俄羅斯和愛爾蘭地區,以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占比。此外,騰訊音樂以11%的占有率位居全球第4,市占幾乎完全來自中國大陸市場,並且仍在增長,到2020年第2季,騰訊音樂訂戶增加了1400萬,而去年同期為600萬。Google音樂則以6%的增長率擠進排名第5,主要是YouTube Music的動能激增、終於使Google成為音樂訂閱領域的有力競爭者,因為在2018年第一季,Google的市場占比僅為3%。由於表演產業過去帶來的豐厚利潤在2020年幾乎完全停擺,可以說今年全年音樂產業的產值將大幅仰賴串流的貢獻。另外研究公司Roy Morgan也發布了澳洲音樂串流媒體使用情況的報告。現在每月有超過1270萬澳洲人(占人口的61%)使用串流媒體播放音樂,比3年前增加了370萬。與其他地區不同的是,YouTube Music(包括Google Play Music)在澳洲排名高居第2,擁有550萬用戶。第1仍是Spotify。至於過去3個月的疫情階段,音樂產業使美國已經進行一些試驗,例如在汽車電影院舉辦演唱會,以保持社交距離規則。鄉村歌手Garth Brooks製作了一場專供美國和加拿大觀眾觀看的演出、與活動製作公司Encore Live合作,活動每張票價100美元,允許一輛車或卡車進入(這代表一張票價格可以讓一個家庭的多位成員參加)。這場演唱可使所有人都可以重新開始參加現場音樂會。而線上活動包括John Legend與Jean-Michel Jarre的VR演唱會、韓團BTS與日本南方之星樂團先後獲得成功之後、除售票外再搭配電商販賣周邊商品也成了新的獲益模式,加上嘻哈饒舌跟EDM藝人持續與遊戲業合作並且獲利趨穩,甚至引入AR、MR、XR的技術,顯見創意動能仍然強大、音樂藝能藉科技尋找突破的力道強勁。   2020-07-05 22:36 聯合報 / 袁永興,樂評人
金融時報說,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推音樂串流服務。路透

後疫情時期的音樂產業環境變化

延至今年5月才公布的IFPI全球音樂產業報告,2019年全球音樂產值來到202億美元,成長8.2%,尤其北美與拉丁美洲都是兩位數字的成長,串流產值更是在大部分地區占比超過一半以上。今年受到COVID-19疫情爆發,原本復甦的黑膠、與本就下滑的實體唱片大受影響,但對影音串流相對有限,2020估計訂閱串流的人數仍會上漲,人們在家中更可以專注享受,只有一個不太一樣的地方:人們在家中聆聽的音樂,跟平常通勤時聽的內容可能做出不同選擇,無形中改變了收聽內容與習慣。近3個月以來、無論古典或流行,無數的直播演出或大合唱,已在社群媒體跟串流平台上、日夜不停地推播給人們,但效應散發最強的是饒舌歌手Travis Scott與電玩Fortnite(要塞英雄)合作的Astroworld線上虛擬演唱會,吸引了超過1200萬人的觀賞(在真實生活中,去哪兒找裝得進1200萬人的場地?)而演唱會後所有Travis Scott周邊商品銷售一空後、馬上宣布繼續釋出第二波商品給粉絲購買,音樂與遊戲、電商與平台、虛擬體驗與實際消費,彷彿電影一級玩家裡的劇情,一一成為真實生活般,為後疫情時代的音樂與表演產業鋪出了一條道路。新創公司Gotickety則是藉由用戶在應用程式玩遊戲、以贏得參加藝人線上見面會、獲得未來演出門票或周邊商品來測試市場。該公司發表了與英國藝人Example近期的合作結果,在進行的3個星期裡,遊戲被玩了超過4萬次,Example的巡演廣告被瀏覽了20萬次,人們對於這種參與型態的新鮮感給予好評。另外,一一停辦的音樂節也轉進數位世界,為期3天的「Virtual DisDance」音樂,將在2020年5月22日至24日舉行,由The Chainsmokers策畫、並在SiriusXM的BPM頻道上播放的在線大型音樂節、同時呈現DJ在家或工作室中播放音樂、陣容包括Martin Garrix、Kygo、Deadmau5、Calvin Harris等。過去音樂與表演的雙核心,顯然要開始朝向音樂表演 ”+”plus多核心的思維考量。Covid-19 帶來的另外一個考驗是,未來藝人與粉絲之間的關係,人們把宅在家多出的時間,是去尋找更多新音樂?還是沉浸在習慣的歌曲樂章?抑或轉向遊戲、視頻、廚藝、美妝……?鐵粉很有可能被導流到更多其他地方。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將更投入在按自己喜好所創造的內容世界,在這樣的世界裡,關鍵是供需關係如何直接聯繫、聯繫的強度、並長期保持在一個連動的關注狀態。   2020-05-17 23:53 聯合報 / 袁永興,樂評人
饒舌歌手Travis Scott的Astroworld線上虛擬演唱會,吸引了超過1200萬人的觀賞。 (美聯社)

一場疫情帶來新的內容與形式改革的可能

音樂產業百來年的發展,載體的主流大概有六成的時間是黑膠(姑且不論近幾年的復甦),卡帶跟CD大概各占了一成五到兩成,串流崛起坦白說還不到一成的時間,卻已經是史上發展最快速、改變人們的聆聽行為(從「擁有音樂」轉成「體驗音樂」為主)、並加速產業發展進程的新平台經濟。假若2020年的今天,人們還是以購買實體為主的方式聽音樂,這波covid-19帶來的會是什麼效應?恐怕將和現場演出的全球集體萎縮一樣、表演端的收入大減之外,連帶詞曲創作者的收益與唱片公司也將大受影響。然而因為串流成熟普及的關係,社交距離讓宅經濟中的串流遊戲、音樂、OTT成為避風港,換個角度看,新的聯網數位產業趨勢、將可能因此加快發展新的內容與形式的改革。最容易體察的例子,是各個國家藝人展現的「直播協作」。一個視窗中有許多切割小銀幕,歌手跟樂手和主持人共同表演(例如Sting和Jimmy Fallon與The Roots),或是歌手每天找一位歌手遠端合唱(例如Gary Barlow),IGTV上已有無數歌手的Live獻唱,歌迷還可以sing along大家同歡,而這些都成為日後數位足跡中保留的藝術創作,點擊量貢獻的產值自然在日積月累中發生。其次,疫情發生就在5G普及到來前,人們也許暫停了出外與群聚的活動,卻是創作者最好的靈感刺激,歌手或音樂家們除了與遙遠而在家中的觀眾建立新的聯繫外、讓音樂以更具創造性和獨特性的方式被使用和重新利用,像是透過beat saber節奏光劍這類VR遊戲,買了Green day的新歌不但邊「聽」還可邊「玩」,或是在Melody VR上觀看Imagine Dragon或是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的全景演出,當然電音DJ開各類社交平台或VR場域的派對也早已是隨時可見,於是在未來音樂plus「遊戲」、「教育」、「新創」、「策展」…等等雙核心共展的崛起亦是預料之中。再者,由於人們宅於室、創於數位或虛擬的機會加大,無論從podcast、自製綠幕節目等內容做起,進而運用線上提供的限時免費軟體,讓maker展現各類創意,這段期間正是讓有意當slash族的斜槓人生順利轉進的好時機。當然這段期間由於使用網路的機率加大,演算法自然是大展身手的時候,相信許多人已經對廣告推播無孔不入地進入社交平台或手機銀幕上感到煩惱,但相對的音樂歌曲或是戲劇遊戲的推薦清單、自然也開始靈活馳騁在大家的銀幕上。在宏觀和微觀之間如何觀察、找出聯繫、進而了解這些結構性變化如何影響著未來,這場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是蓄勢待發的新能量,某些重要的轉變將在這段時期應運而生。     2020-04-12 22:37 聯合報 / 袁永興(樂評人)
因應柏林政府實施限聚令,禁止所有大型表演進行,樂團在沒有任何觀眾的柏林愛樂廳(Berliner Philharmonie)中,以網絡串流形式,配合專業的攝影團隊,舉辦了一場「網絡音樂會」。 圖/柏林愛樂樂團官網

海量曲庫對聆聽行為的改變

  音樂串流平台Deezer公布一項最新的消費者聆聽調查發現,過去5到10年來,有54%的愛樂者已較少聽完整張專輯、而是改聽平台建議的「播放歌單」。甚至每10個就有1個樂迷認為,現在的歌手所做專輯的可聽性大不如前。此外,按照專輯曲序聽歌的人,也已經只剩36% (最按照曲序聽歌的是流行曲風的樂迷,但也只有39%,其次是搖滾歌迷,38%),有趣的是,過去認為這類型曲風的消費者,比較單曲導向的跳聽,但調查卻發現,嘻哈、饒舌與節奏藍調的粉絲按專輯曲目聽歌的人都不到20%。顯然多數人,已不想按專輯設定的順序欣賞音樂。  音樂或視聽串流平台問世10多年來,改變的不止是生產端的創作者與唱片公司的想法,歌迷消費者的心態和行為模式都在快速轉變。用「看」的平台包括Netflix或YouTube,讓人人養成谷阿莫2.0,太拖、太慢、太無感的就直覺快轉、逐漸有了往後跳接的習慣,如今人人都是剪接師,按自己的喜好做劇情節奏。音樂平台則是讓更多人跳聽歌曲,不單是因為選擇太多,「聽到飽」這件事給人性一種更滿足喜新厭舊、更無所謂有沒有從頭聽到完,每個人都可以是DJ,按自己喜愛編輯播放清單,懶一點的就直接點聽平台提供的各式歌單,從「周末清聽」到「Sunday morning」,從健身運動到冥想放鬆,各式巨量歌單、海量供應。  而生產端的音樂創作者也發現為了「有效點擊量」,於是把歌曲愈做愈短,全美百大流行單曲的暢銷歌平均一首歌已經縮短到3分10秒以內,而且還會精算有30秒的Hook段落、好適用在Tik Tok抖音上做快速病毒式的分享傳播。  眾多音樂平台的問世消滅了過去電視、電台做「新歌首播」的新奇感,所有的新作都在和整個平台資料庫的歌在搶耳朵,再怎麼強調「品味欣賞」也抵擋不住多數人們的求新追快,這個平台沒有的話,就換去另一個找。  忠實鐵粉與路過歌迷會走向極致的兩端,這當中沒有對錯好壞,反映的是人性對「選擇」的價值觀。「再多給個幾秒也許會不錯聽」和「不喜歡就轉走跳開了」,兩者拔河的輕重,正朝不成比例的趨勢在醞釀。 2020-03-02 01:19 聯合報 / 袁永興(樂評人)
影音串流平台如Netflix讓人人都變剪接師,按自己的喜好做劇情節奏。 (美聯社)

當音樂商業價值的核心 從創作變成流量

  根據美國唱片產業協會RIAA的年終統計,2019年美國音樂串流媒體付費訂閱量已經超過6100萬,占了美國音樂市場的80%。「實體」在可預見的未來是一個邊緣產品,除了黑膠唱片的復甦帶來的潮感,像光碟機幾乎已無存在感。在這種飽和水平下,2020年後的近未來,大多數音樂串流媒體成長將來自印度、拉丁美洲、非洲跟其他新興市場。  另外,根據CTA-消費者技術協會對美國消費市場所做的預測,音樂串流媒體服務支出將成長15%,年收入上看90億美元。但最驚人的是無線耳機的增長,預計成長35%,達到近6700萬隻,而智慧音箱在過去兩年中,美國家庭的增幅更高達135%,數量增加到1.57億個。研究公司Canalys預估,個人智慧音頻設備市場中的無線耳機和耳機市場,在2020年將會非常龐大,因為光是2019年第三季,全球個人智慧音頻設備市場成長53%,達到9670萬台。去年最後一季可望突破1億台大關,全年可望突破3.5億台。這個市場中最大的類別就是無線耳機,光是2019年第三季就出貨4300萬個耳機,其中Apple的AirPods是該領域最大的產品,過去一年蘋果公司光在「 Airpods」無線耳機一個產品上所賺到的錢,就贏過音樂平台spotify一整年的收益。  顯然音樂核心層的商業價值遠不及關聯層拿到的更高。換言之,原本詞曲創作為音樂商業價值的生產核心,無論銷售、版權、錄音著作相關收益…,而今都不是最大的產值所在。人們有聽不完的音樂,很多音樂不用花錢或是很少的費用可以聽到飽,因而將預算花到需要更高的周邊硬體設備、欣賞票價更高的現場演出、買限量的周邊商品…或者是拿去用在非音樂的支出上,好比手遊。  尤其近來點開YouTube應用程式會發現推播了更多的廣告、好推坑使用者買Premium,尤其更大的誘惑是「下載」功能鍵。當然還有TikTok抖音的噴發成長,不但成了暢銷歌曲製造機平台,最近他們甚至跟世界摔角娛樂WWE合作,跨域到更遠的可能。然而以上這些平台一旦5G上路,流量激增可想而至,人們花費的時間也就無形中捲進得更多。當核心是音樂的時候,我們想得很單純。當核心是流量時,就什麼都不簡單了。   2020-01-20 02:39 聯合報 / 袁永興(樂評人)
過去一年蘋果在「 Airpods」無線耳機一個產品所賺的錢,就贏過音樂平台spotify一整年收益。 圖/遠傳提供

數位版權的躍進

全球最大的串流音樂服務商Spotify去年開放台灣行動裝置免費服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19年9月,音樂分析和金融科技初創公司Paperchain、和基於ethereum(以太坊)設計鏈結全球金融供應鏈的公司Centrifuge(該公司致力於將真實世界的資產導入去中心化金融服務中),在根據Spotify給付版稅上取得了導入區塊鏈應用的第一個進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藝人在今年8月份從Spotify獲得了60,000美元的收入,比平常的支付周期提前了45天,同時在倫敦DeFi Summit(去中心化金融高峰會議)上、現場展示如何使用Centrifuge提供的Tinlake財務應用程式服務拿到預付款。整筆交易用不到30分鐘的時間,交易成本不到3美元,這項交易是全球第一例,展示了去中心化金融(DeFi)技術如何應用操作。  Paperchain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Daniel Dewar表示、該交易顯示出未來新的金融解決方案、展現解決現有媒體供應鏈挑戰的潛力。通過對每日流量數據定價、並將其連接到像是分散式金融技術等程序化銀行解決方案,進而構建金融產品,從而以傳統金融的時間和成本的一部分、將串流平台與媒體的收入提供給創作者和其他利益相關者。產品合作夥伴經理Lea Schmitt表示:該試點演示創意產業如何使用Centrifuge的 Tinlake服務來彌補付款缺口,我們甚至看到了為多種資產類型提供融資的潛力,這些資產也可以為音樂行業服務。  與此同時行進的,除了日本市場正積極耕耘區塊鏈導入音樂產業外,韓國則是由官方對文化內容作品價值建立標準化的評估模型、並連通到銀行與金融監管機構,讓資本市場能按相對應的價值予以投資。至於中國音樂版權市場正走在出版數量與價值割裂的現狀與趨勢。目前中國超過50%的音樂版權分散在三大唱片公司之外的獨立音樂人、indie lable,及其他音樂工作室手中,主流音樂平台播放的曲目中超過80%的音樂來自於長尾市場,代表中國市場對於音樂更多元離散、聚集度低的偏好,其中短視頻與直播近兩年高速發展,抖音甚至成了金曲製造機,如此音樂娛樂社交化,也衍生出更多元的版權內容分發渠道,提升新的商業潛能。看來隨著串流革命性地轉動人們聆聽習慣與行為改變的短短數年,音樂版權與相關法務與時俱進的演化進程似乎也走到了新的分水嶺。   資料轉貼自:2019-12-15 23:28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全球最大的串流音樂服務商Spotify去年開放台灣行動裝置免費服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輸送:串起生活與音樂的廣播電台

【文-新鮮芬 攝影-蔡耀徵、羅健宏、林冠良】台北人的一天,節奏忙碌緊湊且位移變化迅速,每天都有一定比例的時間花在交通上,可能是自己開車,也可能是搭乘計程車、公車、捷運或高鐵,在這短暫旅途中,往往視覺無法專注於一事,此時聽覺的敏銳度便會打開,對聲音的需求度也因此提高,音樂和廣播很常是陪伴人們填補或消磨時間的最佳方式。電台之聲作為台北的日常打開收音機收聽廣播是許多人的習慣,藉由節目主持人的選曲品味及時事資訊的整理,讓聲音成為補給生活的養分。台灣的廣播電台繁多,例如台北市就有專屬的「台北廣播電台」,也有跨電台的聯播網和免費的網路廣播。訪談的這一天,我們來到曾獲6座金鐘獎的廣播音樂人袁永興的辦公室,和他聊聊台北人與廣播的關係。袁永興從事廣播工作30多年,從北到南的電台都做過,由早至晚、甚至深夜凌晨等各種時段的節目皆有經歷,大部分的節目內容都是由他自己錄製、主持,也有幫其他電台做固定的音樂單元。他說:「企畫節目內容時,我通常都會把當天發生的事和自己正在思考的事情作為素材,再配合時事去調配音樂內容。」 早晨袁永興喜歡邊聽古典樂,邊到師大、台大等幽靜的校園散步。 (攝影/羅健宏)以前的聽眾會依照主持人播放的音樂來進行互動,但現在聽眾的回饋則是想跟主持人聊天。袁永興回憶他的廣播主持經驗,南台灣的聽眾比較關心食衣住行育樂和在地事物,而台北人聊的話題更廣,也會在意國際城市和台北之間的比較,或是新住民的現象。以台北人關切的國際時事議題來說,談到現在地球村時代卻仍見種族歧視的問題,袁永興馬上舉例他曾在廣播中的作法,1982年Stevie Wonder和Paul McCartney合作過一首歌〈Ebony and Ivory〉,中文歌名譯為「烏木與象牙」,即鋼琴黑鍵與白鍵的材質,也暗喻一起合唱的Stevie Wonder是黑人,Paul McCartney是白人,意指彈奏鋼琴必須將黑鍵與白鍵配合得很好,才會有美妙的harmony和聲出來,也才能寫出完美和諧的曲子。「那麼黑人和白人之間的差異,為何不能像彈奏鋼琴一樣合作無間,共創美好世界?像這樣的歌曲故事配合議題,我就會帶到節目中來講。」袁永興如是分享。用旋律引領城市的注目焦點台北都會人際關係緊密,社群網絡蓬勃發展的同時,情感的溝通和表達卻不見得直接,當有無法向他人言說的感情困擾,這時若能求助聲音聽起來具可信賴感的電台主持人,對於許多人來說是既能保有自我隱私、又能獲得客觀建議的其一選項。袁永興說以他主持廣播這麼多年,感情這一門課題真的是橫跨了三個十年。有時候,電台主持人反而要懂得轉換角色,變成「聽眾的最佳聽眾」,細細聆聽從空中發射過來的各種傾訴。除此之外,袁永興也提到廣播結合網路之後,和聽眾的互動感變強了,電台主持人的挑戰也變得更廣泛巨大。台北人關切的寵物、育兒或長照問題,各種疑難雜症都要能稍微聊一下,而此時音樂在當中的角色,就像是「借力使力」的工具。「比如說,當在節目中談論的議題到某種程度後,我會趁這個時候播一首應景的歌,當作回覆或是意境的延展。」例如遇到感情的困擾,就會播放陳小雲的〈愛情的騙子我問你〉;當遇到不想回應時,就會放Everything But the Girl的〈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不但是做節目的「梗」,聽眾也會會心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因為歌曲都幫你回答了。台北時區下的音樂清單要隨時找到能夠呼應主題的歌曲,不是件容易的事。多年來,袁永興不斷收集自己的歌單,他也拆解廣播人心中不同時段會放的不同曲目類型,像是早上5、6點晨起散步時,就適合聽爵士、古典、新世紀類型的樂曲,如:Glenn Gould所彈奏的巴哈〈郭德堡變奏曲〉,或是George Winston的《DECEMBER》專輯。袁永興笑著道出自己具體的晨間情境:「清晨通常是我出門抓寶的時間,我常會到台大、師大校園和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聽著耳機裡的古典樂,順便運動筋骨。」心情不好時,聽聽阿雅的〈壁花小姐〉這類「掰歌」;無聊的工作時間則適合「有科技感」的歌曲,對科技十分著迷的他,總認為科技的發展反而給了廣播新的延續空間;而每每看到突破性的創新出現,也會有一種充滿希望的感覺。「像今天上班時間,我就放Everything But the Girl的歌,這個樂團在九〇年代有好幾張專輯,樂風從民謠轉為帶有電子氛圍的drum & bass(鼓打貝斯),我都非常喜歡。他們會給我一種上個世紀末、新科技到來前的期待感和幸福感,期望人類生活會有很大的改變。」袁永興補充著說。隨著科技發展,如今錄製、剪輯等工作,袁永興都能透過電腦在工作室完成。 (攝影/蔡耀徵)訪談之末,問他覺得哪一首歌特別有「台北感」?袁永興說他無法以一首很明確的歌曲來代表台北,他這麼回答:「30年前可能是林強的〈向前走〉,更早期可能是王芷蕾的〈台北的天空〉,但現在科技的發展、交通的便利,從台北到高雄搭高鐵車程不用兩個小時,『鄉愁』這個詞亦不復見。居住在台北做音樂創作的人,習慣把這座城市給予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自然就不會把它當成一種養分來創作,反而是外地人較能寫出有台北感的歌曲。」正因為台北的快速便捷,充滿多元與包容性,所以很難用一首歌曲來做說明,或許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台北印象的一套曲目清單。   資料轉貼自:2019-11-12 22:54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文-新鮮芬 攝影-蔡耀徵、羅健宏、林冠良】

全球音樂消費者聆聽調查報告

    IFPI公布了2019全球音樂消費者聆聽調查結果,有89%的人收聽串流音樂,當中35歲以上的族群成長率最高,達54%,顯見串流平台已經從年輕族群的高成長率轉向中年與銀髮族。每周收聽音樂的時間也成長到18小時(墨西哥人一周聽超過25小時、全球最高)。而在YouTube上「看」音樂的人則高達77%。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16-24歲的人已經有52%都是採用「付費訂閱」收聽音樂串流,尤其這個年輕族群收聽「嘻哈饒舌」較其他年齡層高出四倍!特別是南非、俄羅斯、德國、波蘭及法國,hip hop與rap已經成為青少年的音樂最愛。也因為串流普及,歐洲串流平台Deezer最近對英國市場所做的調查,更發現25歲以下的消費者有55%只聽特定喜愛的歌曲或是隨機點聽、沒有按照曲序聽整張專輯的習慣。  三個理由指向串流何以受到廣大喜愛:海量歌庫、隨點隨聽、介面使用便利。儘管如此,仍有29%的人會收聽電台(但有51%的人經由手機聽、45%透過傳統收音機聽)、27%的人在手機上收聽音樂、19%在筆電或桌機上聽、8%聽黑膠。智能音箱則是新崛起、有3%會透過它收聽音樂。有趣的是16-24歲的族群被問到只能選擇一種方式聽音樂時、有68%選擇用「手機」聽音樂,似乎說明了便利比音質來得重要。  至於「付費」購買下載音樂或CD、DVD、黑膠等,年紀愈大的人消費的愈少,付錢買音樂的占比已經下滑到26%。而非法下載的情況依然存在,調查中有23%表示儘管串流非常方便,他們還是會盜錄串流歌曲。全球最受歡迎的曲風樂種,前五大除了原有的流行、搖滾、嘻哈饒舌與電音舞曲外,多了一個新出現的項目:「Oldies」老歌。  中國大陸則是特別被拉出當成焦點探討,在中國市場74%的人,是透過社群相關的app應用程式在看音樂跟聽音樂,高達96%的人都是以手機聽。前三大受歡迎的樂種則是:pop流行樂、oldies老歌與C pop華語流行。  這個報告中最終指出人們使用串流聽音樂後:每周聽音樂的時間增加了一倍以上、在串流平台花的時間也比在黑膠或CD上多了一倍、因為導流而每天使用抖音等應用程式的時間也增加了一倍、參加演唱會或現場演出則較以往多了近三倍時間,也刺激了消費者用更多時間搜尋新音樂或發掘新歌手樂團。這也說明了全球音樂產值近年逐步上升的趨勢,2019年非常有機會重返全年200億美元的水準。   資料轉貼自:2019-11-03 23:47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在YouTube上「看」音樂的人愈來愈多。(路透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