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Category: 台灣生活事件筆記簿

袁永興/數位版權的躍進

全球最大的串流音樂服務商Spotify去年開放台灣行動裝置免費服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19年9月,音樂分析和金融科技初創公司Paperchain、和基於ethereum(以太坊)設計鏈結全球金融供應鏈的公司Centrifuge(該公司致力於將真實世界的資產導入去中心化金融服務中),在根據Spotify給付版稅上取得了導入區塊鏈應用的第一個進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藝人在今年8月份從Spotify獲得了60,000美元的收入,比平常的支付周期提前了45天,同時在倫敦DeFi Summit(去中心化金融高峰會議)上、現場展示如何使用Centrifuge提供的Tinlake財務應用程式服務拿到預付款。整筆交易用不到30分鐘的時間,交易成本不到3美元,這項交易是全球第一例,展示了去中心化金融(DeFi)技術如何應用操作。  Paperchain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Daniel Dewar表示、該交易顯示出未來新的金融解決方案、展現解決現有媒體供應鏈挑戰的潛力。通過對每日流量數據定價、並將其連接到像是分散式金融技術等程序化銀行解決方案,進而構建金融產品,從而以傳統金融的時間和成本的一部分、將串流平台與媒體的收入提供給創作者和其他利益相關者。產品合作夥伴經理Lea Schmitt表示:該試點演示創意產業如何使用Centrifuge的 Tinlake服務來彌補付款缺口,我們甚至看到了為多種資產類型提供融資的潛力,這些資產也可以為音樂行業服務。  與此同時行進的,除了日本市場正積極耕耘區塊鏈導入音樂產業外,韓國則是由官方對文化內容作品價值建立標準化的評估模型、並連通到銀行與金融監管機構,讓資本市場能按相對應的價值予以投資。至於中國音樂版權市場正走在出版數量與價值割裂的現狀與趨勢。目前中國超過50%的音樂版權分散在三大唱片公司之外的獨立音樂人、indie lable,及其他音樂工作室手中,主流音樂平台播放的曲目中超過80%的音樂來自於長尾市場,代表中國市場對於音樂更多元離散、聚集度低的偏好,其中短視頻與直播近兩年高速發展,抖音甚至成了金曲製造機,如此音樂娛樂社交化,也衍生出更多元的版權內容分發渠道,提升新的商業潛能。看來隨著串流革命性地轉動人們聆聽習慣與行為改變的短短數年,音樂版權與相關法務與時俱進的演化進程似乎也走到了新的分水嶺。   資料轉貼自:2019-12-15 23:28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全球最大的串流音樂服務商Spotify去年開放台灣行動裝置免費服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輸送:串起生活與音樂的廣播電台

【文-新鮮芬 攝影-蔡耀徵、羅健宏、林冠良】台北人的一天,節奏忙碌緊湊且位移變化迅速,每天都有一定比例的時間花在交通上,可能是自己開車,也可能是搭乘計程車、公車、捷運或高鐵,在這短暫旅途中,往往視覺無法專注於一事,此時聽覺的敏銳度便會打開,對聲音的需求度也因此提高,音樂和廣播很常是陪伴人們填補或消磨時間的最佳方式。電台之聲作為台北的日常打開收音機收聽廣播是許多人的習慣,藉由節目主持人的選曲品味及時事資訊的整理,讓聲音成為補給生活的養分。台灣的廣播電台繁多,例如台北市就有專屬的「台北廣播電台」,也有跨電台的聯播網和免費的網路廣播。訪談的這一天,我們來到曾獲6座金鐘獎的廣播音樂人袁永興的辦公室,和他聊聊台北人與廣播的關係。袁永興從事廣播工作30多年,從北到南的電台都做過,由早至晚、甚至深夜凌晨等各種時段的節目皆有經歷,大部分的節目內容都是由他自己錄製、主持,也有幫其他電台做固定的音樂單元。他說:「企畫節目內容時,我通常都會把當天發生的事和自己正在思考的事情作為素材,再配合時事去調配音樂內容。」 早晨袁永興喜歡邊聽古典樂,邊到師大、台大等幽靜的校園散步。 (攝影/羅健宏)以前的聽眾會依照主持人播放的音樂來進行互動,但現在聽眾的回饋則是想跟主持人聊天。袁永興回憶他的廣播主持經驗,南台灣的聽眾比較關心食衣住行育樂和在地事物,而台北人聊的話題更廣,也會在意國際城市和台北之間的比較,或是新住民的現象。以台北人關切的國際時事議題來說,談到現在地球村時代卻仍見種族歧視的問題,袁永興馬上舉例他曾在廣播中的作法,1982年Stevie Wonder和Paul McCartney合作過一首歌〈Ebony and Ivory〉,中文歌名譯為「烏木與象牙」,即鋼琴黑鍵與白鍵的材質,也暗喻一起合唱的Stevie Wonder是黑人,Paul McCartney是白人,意指彈奏鋼琴必須將黑鍵與白鍵配合得很好,才會有美妙的harmony和聲出來,也才能寫出完美和諧的曲子。「那麼黑人和白人之間的差異,為何不能像彈奏鋼琴一樣合作無間,共創美好世界?像這樣的歌曲故事配合議題,我就會帶到節目中來講。」袁永興如是分享。用旋律引領城市的注目焦點台北都會人際關係緊密,社群網絡蓬勃發展的同時,情感的溝通和表達卻不見得直接,當有無法向他人言說的感情困擾,這時若能求助聲音聽起來具可信賴感的電台主持人,對於許多人來說是既能保有自我隱私、又能獲得客觀建議的其一選項。袁永興說以他主持廣播這麼多年,感情這一門課題真的是橫跨了三個十年。有時候,電台主持人反而要懂得轉換角色,變成「聽眾的最佳聽眾」,細細聆聽從空中發射過來的各種傾訴。除此之外,袁永興也提到廣播結合網路之後,和聽眾的互動感變強了,電台主持人的挑戰也變得更廣泛巨大。台北人關切的寵物、育兒或長照問題,各種疑難雜症都要能稍微聊一下,而此時音樂在當中的角色,就像是「借力使力」的工具。「比如說,當在節目中談論的議題到某種程度後,我會趁這個時候播一首應景的歌,當作回覆或是意境的延展。」例如遇到感情的困擾,就會播放陳小雲的〈愛情的騙子我問你〉;當遇到不想回應時,就會放Everything But the Girl的〈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不但是做節目的「梗」,聽眾也會會心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因為歌曲都幫你回答了。台北時區下的音樂清單要隨時找到能夠呼應主題的歌曲,不是件容易的事。多年來,袁永興不斷收集自己的歌單,他也拆解廣播人心中不同時段會放的不同曲目類型,像是早上5、6點晨起散步時,就適合聽爵士、古典、新世紀類型的樂曲,如:Glenn Gould所彈奏的巴哈〈郭德堡變奏曲〉,或是George Winston的《DECEMBER》專輯。袁永興笑著道出自己具體的晨間情境:「清晨通常是我出門抓寶的時間,我常會到台大、師大校園和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聽著耳機裡的古典樂,順便運動筋骨。」心情不好時,聽聽阿雅的〈壁花小姐〉這類「掰歌」;無聊的工作時間則適合「有科技感」的歌曲,對科技十分著迷的他,總認為科技的發展反而給了廣播新的延續空間;而每每看到突破性的創新出現,也會有一種充滿希望的感覺。「像今天上班時間,我就放Everything But the Girl的歌,這個樂團在九〇年代有好幾張專輯,樂風從民謠轉為帶有電子氛圍的drum & bass(鼓打貝斯),我都非常喜歡。他們會給我一種上個世紀末、新科技到來前的期待感和幸福感,期望人類生活會有很大的改變。」袁永興補充著說。隨著科技發展,如今錄製、剪輯等工作,袁永興都能透過電腦在工作室完成。 (攝影/蔡耀徵)訪談之末,問他覺得哪一首歌特別有「台北感」?袁永興說他無法以一首很明確的歌曲來代表台北,他這麼回答:「30年前可能是林強的〈向前走〉,更早期可能是王芷蕾的〈台北的天空〉,但現在科技的發展、交通的便利,從台北到高雄搭高鐵車程不用兩個小時,『鄉愁』這個詞亦不復見。居住在台北做音樂創作的人,習慣把這座城市給予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自然就不會把它當成一種養分來創作,反而是外地人較能寫出有台北感的歌曲。」正因為台北的快速便捷,充滿多元與包容性,所以很難用一首歌曲來做說明,或許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台北印象的一套曲目清單。   資料轉貼自:2019-11-12 22:54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文-新鮮芬 攝影-蔡耀徵、羅健宏、林冠良】

全球音樂消費者聆聽調查報告

    IFPI公布了2019全球音樂消費者聆聽調查結果,有89%的人收聽串流音樂,當中35歲以上的族群成長率最高,達54%,顯見串流平台已經從年輕族群的高成長率轉向中年與銀髮族。每周收聽音樂的時間也成長到18小時(墨西哥人一周聽超過25小時、全球最高)。而在YouTube上「看」音樂的人則高達77%。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16-24歲的人已經有52%都是採用「付費訂閱」收聽音樂串流,尤其這個年輕族群收聽「嘻哈饒舌」較其他年齡層高出四倍!特別是南非、俄羅斯、德國、波蘭及法國,hip hop與rap已經成為青少年的音樂最愛。也因為串流普及,歐洲串流平台Deezer最近對英國市場所做的調查,更發現25歲以下的消費者有55%只聽特定喜愛的歌曲或是隨機點聽、沒有按照曲序聽整張專輯的習慣。  三個理由指向串流何以受到廣大喜愛:海量歌庫、隨點隨聽、介面使用便利。儘管如此,仍有29%的人會收聽電台(但有51%的人經由手機聽、45%透過傳統收音機聽)、27%的人在手機上收聽音樂、19%在筆電或桌機上聽、8%聽黑膠。智能音箱則是新崛起、有3%會透過它收聽音樂。有趣的是16-24歲的族群被問到只能選擇一種方式聽音樂時、有68%選擇用「手機」聽音樂,似乎說明了便利比音質來得重要。  至於「付費」購買下載音樂或CD、DVD、黑膠等,年紀愈大的人消費的愈少,付錢買音樂的占比已經下滑到26%。而非法下載的情況依然存在,調查中有23%表示儘管串流非常方便,他們還是會盜錄串流歌曲。全球最受歡迎的曲風樂種,前五大除了原有的流行、搖滾、嘻哈饒舌與電音舞曲外,多了一個新出現的項目:「Oldies」老歌。  中國大陸則是特別被拉出當成焦點探討,在中國市場74%的人,是透過社群相關的app應用程式在看音樂跟聽音樂,高達96%的人都是以手機聽。前三大受歡迎的樂種則是:pop流行樂、oldies老歌與C pop華語流行。  這個報告中最終指出人們使用串流聽音樂後:每周聽音樂的時間增加了一倍以上、在串流平台花的時間也比在黑膠或CD上多了一倍、因為導流而每天使用抖音等應用程式的時間也增加了一倍、參加演唱會或現場演出則較以往多了近三倍時間,也刺激了消費者用更多時間搜尋新音樂或發掘新歌手樂團。這也說明了全球音樂產值近年逐步上升的趨勢,2019年非常有機會重返全年200億美元的水準。   資料轉貼自:2019-11-03 23:47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在YouTube上「看」音樂的人愈來愈多。(路透資料照片)

從美日音樂市場現況 看未來趨勢

    全球前兩大音樂市場:美國與日本,分別由Nielsen Music與RIAJ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市場概況報告,共同點是「影音串流」的成長率都大過「音樂串流」、尤其在美國更是明顯,說明了「看」音樂成長快速多過「聽」音樂、特別是YouTube跟抖音,幾乎是流行音樂市場的主戰場。日本串流市場已經連續3年成長都超過20%,說明了日本起步較晚的串流服務,呈現幾年前英歐的高速成長、如今英歐的串流發展則進入到成長平原期。非常特別的是,日本市場在2019上半年國內藝人收益占比超高:89.6%、國際藝人只有10.4%。  今年的美國市場mumble trap曲風大行其道之外,新生代女歌手從Ariana Grande、Halsey、然後17歲Billie Eilish成為第一位本世紀出生奪冠歌手、接著黑人女歌手Lizzo也拿下單曲榜冠軍,以及Taylor Swift新專輯再創首周全球銷售300萬張紀錄,可以說新生代女歌手聲勢在2019年持續不墜。  另外,影視作品的新媒體聲量持續影響著銷售和點擊量。從去年底「一個巨星的誕生」、「波希米亞狂想曲」熱潮延燒到今年陸續有Elton John的傳記電影Rocket man、和幾部Netflix音樂紀錄片帶動的關注,包括Motley Crue的「The dirt」、災難音樂節「Fyre」紀錄片和碧昂絲的「Homecoming」以及HBO關於麥可傑克森的「Leaving neverland」,這些影視熱片都反映在影音串流平台和銷量上。  此外,Kpop和拉丁勢力各霸一方,韓團BTS跟Blackpink陸續在上半年先後創下單周YouTube點擊量破全球紀錄後、拉丁歌手Maluma與Madonna合作、Daddy Yankee與Katy Perry的搭檔都炒出話題和點擊量。不過這些都比不上Tik Tok/抖音成為排行榜新的暢銷製造機,2019年最大驚喜:Lil Nas X蟬聯19周全美排行冠軍的old town road便是從抖音竄紅。  而原本是2016年南韓教育機構Pinkfong所製作的“Baby shark”歌曲在2019上半年全美單曲榜上待了超過20周,如今累計已超過34億次的點擊量,成了流行榜上最暢銷的兒歌。電玩電競活動也帶動了點擊銷量,DJ Marshmallow和遊戲Fortnite(要塞英雄) 舉辦了一場所有玩家參與、只存在於虛擬世界的DJ 秀,讓Marshmallow專輯銷量成長316%,和Bastille合作的單曲“Happier”更是拿下billboard舞曲榜(Hot Dance song)長達52周冠軍。  顯然音樂產業在今天已經近乎全然的視覺導向、產值重心向表演產業更靠近。多重碎片的資訊接收與習慣多工處理的人類行為、讓今年走紅的歐美流行歌曲有愈做愈短的趨勢,究竟是迎合人們不能專注地聽音樂、還是專注對數位時代的音樂消費者已非首要,答案似乎就在演算法的推播裡:你的選擇都是發展成被數據決定的。 資料來源轉貼自:2019-09-22 23:31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從美日音樂市場現況 看未來趨勢

從串流平台到網狀導流

今年6月法國Midem國際音樂展中,一場stream summit:串流音樂高峰會,透露了新的音樂產業數據和市場走向預測。2019年預估串流產值成長率為20%,金額將突破106億美元,付費訂閱人數可望突破3.1億人。中國與拉丁美洲為串流兩大高速成長地區。尤其拉丁美洲,70%的拉美人都以YouTube為主要收聽平台,超過10億人口。 串流不是格式,它是一種商業營運模式。但如果串流一直往「成為唯一收益方式」的路線走,那就會迫使這個產業陷入單一思維,受益還是受困變得難說。目前全球前五大串流平台為1.Spotify, 2.Apple Music, 3.Amazon music, 4.Trecent(騰訊音樂),5.Deezer。但成長率日漸趨緩下,所有平台的續航力能有多久?如果它的後續出現消費者音樂疲勞與萎縮,是否回頭來會對唱片業掐住獲益的穩定性?然後連帶讓創作者分潤被波及?由於藝人不再必須經由唱片公司才得以在商業平台或渠道上發表作品,獲利收益更為直接,音樂核心逐漸走向表演核心,而表演牽動的版圖又更廣。2019年最重要的噴井現象是「fragmented fandom:分眾粉絲經濟」的多元利基。經由藝人直接在平台上的情感建立換取有價化的活動、演唱會、周邊商品、代言或donate等所帶來的,這些已經超越傳統經由投放電視廣播再銷售收取到的利潤,直接搶奪傳統媒體的市場版圖與新媒體的聲量,渠道分流並轉移到社群,然後又在各種不同性質的社群交錯引流粉絲、無形中建立長時間的關注黏度,然後變做更直接的加乘變現能力、這樣的網狀導流效果將更超越以往。2022年預估所有音樂串流的全球產值將站上335億美金、2026上看455億美金。而2026年預計最大串流市場前5名是美國、英國、德國、日本與法國。但成長率最快的則是印度(381%)、俄羅斯(305%)與西班牙(251%)。中國也將成為串流第六大、成長率166%。但這麼驚人的數字下並非沒有警訊。全中國使用音樂串流的付費占比非常低,4億5千萬的串流使用者中只有2700萬人是付費會員,占6%,因而必須從線上卡拉OK來尋求利潤,但是又有抖音這類短視頻搶走市場的危機。甚至現在所有的音樂串流平台都要跟其他各種影音視頻電玩等娛樂平台競爭、從Netflix到有兩億玩家的遊戲Fortnite要塞英雄都是。分眾粉絲經濟與網狀導流隨著AI跟5G商用服務的湧入、接下來會長出什麼東西令人期待,因為隨時可能造出新模式。可以確定的是,現代人在音樂訊息接受與分享上,音樂廠牌要精準鎖定TA與追求大眾關注的難度更高,音樂串流的高速發展與成長其實讓這個產業更不能滿足於現狀。    2019-07-07 23:55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從串流平台到網狀導流

電音產業及其人才培植的重要

根據IMS國際音樂高峰會在2019年5月底公告的內容中,電音產業連續4年全球產值超過70億美金,見證這項產業在生態系中進入成熟平穩期、歐美市場邁入成長平原期,但拉丁美洲與亞澳市場卻進入高速成長階段,特別是中國大陸市場,在另一份iiMedia Research報告中,中國大陸電音人口市場從2016年的1.97億人到了2019突破4億、電音音樂節數量也衝破1年150場,而韓國、台灣與中國收聽電音的人口都超過64%,目前電音與EDM舞曲在全球躍升為僅次於流行與搖滾樂、成為第3大最多人收聽的樂種,估計全球收聽電音的人口約15億。 另外根據Nielson的調查,美國在過去1年有52%的人參加過夜店或音樂節的活動,最驚人的發現是:電音觀眾的口袋是所有音樂類型裡最深的一群,74%的電音粉絲會參與付費音樂節或相關活動。另外在德國柏林,過去一年全城280家夜店產值高達1.68億歐元,提供了超過9000個工作機會。IMS的報告中另一個焦點,是電玩產業可能帶動電音產值的潛在能量。目前電玩產業全球總產值1380億美元,約為音樂產業(191億美元)的7倍,但是遊戲內容的電音需要愈來愈高,從手遊到VR在質量上都呈現高度需求,代表未來電音藝人或DJ的成長動能、在電玩引流到電音的這段路上展現強大爆發力與續航力。儘管電音產業在歐美市場已達成熟階段,它的發展歷程所累積的厚度、與過程中不斷長出的次樂種乃至新樂種,都讓原本只吸引新世代的它逐漸成了跨世代的音樂類型。但在華人市場,卻是觀眾投入快而熱、作品生產創作端卻相對緩而冷的情況。電音產業目前的發展的兩大區塊,一個是串流平台上的流量,另一個是音樂節跟現場活動的營收。電音產業與其生態圈其實涵蓋的面相、除了廠牌建立跟音樂節現場活動外,電音串流媒體經營、人才培訓、藝人演出經紀等都是重要環節,之後才能打通整個產業鏈建立完善的生態圈。電音很多時候不受歌詞約束(語言阻隔相對小)、節奏聲響與頻率往往更直覺於感官吸納,再加上許多歐美DJ善於將正在流行的曲子重新混音包裝在網路上推出,反倒吸引更多人們注意,後來也讓唱片公司轉向主動尋找DJ賦予作品二度、甚至多度改編面貌延長流行壽命,電音產業如此重要以及未來高度發展性,仔細思考就會發現對於電音人才培植的這塊更顯得迫切。電音創作非常不同於原本樂理性的音樂思考,藉由synthesizer跟Pad、軟體處理加上取樣音源等創作過程,許多元素的拼貼混搭概念接近某種形式的演算法,如果能將過往音樂素養的養分汲取然後解構、再轉換到電音形式上再完成(之中當然還有音色選擇跟混音處理等技術面的問題),它展現的創意絕對不同於傳統的詞曲編寫工程。我們期待台灣在電音這塊市場上,無論人才或創作上都不缺席。    2019-08-18 22:37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
電音產業及其人才培植的重要

全球音樂產業進入串流獨大的時代

IFPI公布了2018年的全球音樂產業報告,亞澳地區收入增長全球第二高,增長率為11.7%。當中付費音頻的串流媒體成長高達29.5%、推動數位整體收入強勁增長26.5%,抵消了下載量的下滑(-7.1%)。最驚人的是中國大陸,繼前一年首次闖入全球前10名後,2018年音樂總產值在全球排名已升至第7位,主要也是得益於音頻串流的增長。此外,日本市場在前一年下降2.9%後出現反彈、增長3.4%,得益於串流(32.6%)以及實體收入(+2.3%)的雙增長。而韓國成長 17.9%和澳洲成長 11.0%也相當驚人。 然而成長最高的地方是拉丁美洲:整體市場成長16.8%。巴西增長15.4%,智利、墨西哥和哥倫比亞也分別增長了16.3%、14.7%和9.0%。北美大陸市場則是整體成長14%,特別是串流33.4%的高成長。至於歐洲整體則僅微幅成長0.1%。當中德國甚至是歐洲十大市場中唯一一個收入下滑(-9.9%)的國家,主要是因為德國一直是實體主導的市場,仍處於市場轉型期,也因此讓英國超越德國,成為歐洲的最大市場。所有的數據資料皆顯示,除了日本與德國仍舊以實體占有優勢市場外,幾乎所有國家的串流營收都是最大占比,在美國已占一半以上,無論像是apple music或是spotify或是騰訊音樂,全球目前在平台上付費收聽的會員人數已經超過2.55億人,訂閱成長率32.9%,貢獻音樂產業比重之高,推升了全球錄音著作市場收益在2018年成長高達9.7%,加上Spotify今年正式進軍印度市場,可想而知的是2019將有更可觀的成長數字出現。邁入全球音樂產業即將進入串流獨大的時代,人們的收聽習性、對音樂聆聽的價值取向與品味素養的提升,可能都進入下一個重整期,甚或連行銷端的思維與生產端的創意也可能發生質變。今年17歲的Billie Eilish跟20歲的Lil Nas X的崛起、幾乎都是靠串流平台的成功造就,甚至還引發音樂類型跟風格難以判定的議題,歐美市場已嗅覺到這場新世代「去界線化」樂風的趨勢,正在醞釀當中。串流音樂帶來了極為方便又巨大的歌庫海量、相對地慣壞消費者跳聽式的養成。再完整的作品都可能分碎化的被聆聽,也引此西方流行樂界早已習慣多人分工詞曲或取樣拼貼再加工,爾今短視頻Tik Tok(抖音)跟IG的受眾低齡化跟高分享散播力,流行音樂將迎來下一個萬花筒般異態發展、各種神曲伺機而動,大眾口味更難以捉摸。   2019-05-20 00:29聯合報 袁永興 / 樂評人
串流音樂市場競爭激烈,目前似已形成Apple Music(左上)與 Spotify兩強相爭局面。 美聯社

告示牌中國百大流行單曲榜對華語音樂的影響

2019年一開始,中國Billboard音樂單曲榜(China Music Singles Top 100)問世,首支冠軍歌曲由蔡依林的「怪美的」拿下,她也成了這份華語公信榜歷史的第一位奪冠歌手。之後陸續有毛不易、陳立農等人拿下排行冠軍。長久以來,在市場商業機制成熟的地區,都有公信榜反映流行的市場價值和趨勢,而排行榜的統計也隨著數位時代和音樂串流平台浮現不停地修正。Billboard這套複雜的計算公式,歷經1980至90年代的payola(買榜)疑雲、再到這世紀的幽靈點擊跟假串流等各種試煉,終究樹立了它獨一無二、始終為市場信賴倚用的榜單,期間Billboard也陸續在世界各地區增加刊登拉丁音樂榜、K pop 100與Japan hot 100,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從2015下半年的巨量掃蕩、強制關閉數百個非法音樂網站、經歷數位版權與串流平台的整頓,加上相繼出現的眾多音樂電視節目,點擊播放和銷售的數據漸趨透明化,中國流行音樂市場終於在重整與熱度之中於2019年1月,和Nielsen-CCData聯合以電台播放量(占30%)加上數位串流點擊量(占30%)、與數位購買下載和打賞量(占40%)的綜合計算列出「百大單曲榜」。Billboard中國百大單曲榜目前推出兩個月以來,100名的席次中,台灣歌手只占不到30%,前10名中只見到過陳立農、蔡依林與羅志祥。大陸歌手毛不易、張藝興、吳亦凡及火箭少女101跟NINE PERCENT大幅長期占據榜單前20名中,香港歌手只見莫文蔚和陳奕迅、林憶蓮打入到Top 40。顯然台港歌手在中國商業市場完全流量化為依據的時代,已經不如預想中有以往的影響力。Billboard在拉丁音樂市場一路從1986年9月出現榜單、走到最後於2000年產出拉丁葛萊美獎花了14年,換言之將來出現Billboard China Award不是問題、能否進入Grammy還有待觀察。短期看,台灣金曲獎還能維持一定的關注優勢,中長期來看則有相當大的挑戰。倘若Billboard考慮進入台灣與金曲獎合作,甚至做為報名資格的篩選機制之一(例如打進過前40名的歌曲才符合)、一來金曲近幾年的巨量開放將得以有第一波篩選、減輕評審龐大的聽評負擔,再來報名作品本身經過商業市場考驗與數據支撐、能更充實反映質與量的評選,對於未來雙方無論品牌建立或發展廣度跟高度上、何種面向都是雙贏。不過,在商言商,Billboard本身品牌進入授權有一定的價碼,金曲年年籌辦隨標案而變動,要怎麼合作光對接就有難度。特別是從2019年起接連開幕的台北流行音樂中心、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有地利若配得上天時人和(例如推動金曲執委會),那麼台灣透過流行音樂做文化輸出與國際交流的格局、勢必能加乘更多資源整合,使台流成為華語歌曲的研發及推展核心,那麼中國Billboard音樂單曲榜的出現,就有可能是台灣流行歌曲的另種推升之手了。   2019-03-03 23:36聯合報 袁永興
Billboard中國百大單曲榜目前推出兩個月以來,100名的席次中,台灣歌手只占不到30%,蔡依林曾進過前10名。 本報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