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生活事件筆記簿

「他我」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成軍9年,期間發行了多首單曲,卻直到2018才出版首張專輯的南瓜妮歌迷俱樂部,交出了一張悅耳動聽、舒服流暢的作品:「他我」。如果以之前發行的單曲給人的印象,可能是迷幻、輕搖滾、加上微電子氛圍組構而成的音樂型態,在這張專輯中,開場的「安妮之島」可能是這樣的延續,但之後卻開始慢慢醞釀、浮現、一些不期而遇、一些抓出的新風味。作品「莎賓娜」,開歌是以80年代的synth pop味與淡搖滾的混搭,本以為一開始打算復古的作法,卻因為旋律的走式與音色的處理遊走於迷離與現實感之間,漸漸帶來一種新鮮的聽覺經驗。而「渴」則是主唱柯家洋的聲線和fusion曲風非常漂亮的交疊,連bass sound都變得瀟灑、吉他也風流地溫柔著,讓人想起許久不見的Michael Franks,這首歌帶來今年夏天最獨特的美好音符。「金色的海」延續了這種夏日感,但音樂裏拉大的動態多添了一份青春氣息,不過,是青春不再的那種回首景象。然後「七月十號」以弦樂為基底所做的一層一層、拉寬拉闊的編排讓人印象深刻外,發現這是預佈的反差、好接續下一首「煙火」裏淡淡幽幽的吉他。毋庸置疑的,這張「他我」的音樂性格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柯家洋的創作和他的聲線裡、一種現實感悟帶來的撲朔迷離。如同專輯中說到:「燈不夠亮,酒才會反射金色的光」。團員表示每一首歌都有故事背後、真實存在的靈魂,於是10個名字成就專輯「他我」的完成。至於誰是「小雀斑」、誰是「山坡上的薩滿」,就用我們製造像夢想、像絕望、像音樂那樣巨大的牆,才能在其中好好餵養自己的孤獨、任性與徬徨。     南瓜妮俱樂部成軍9年首度發片,3缺1出席記者會。圖/如此有限公司提供     2018-06-18 00:03 原刊登於聯合報 樂評人/袁永興
南瓜妮俱樂部成軍9年首度發片,3缺1出席記者會。圖/如此有限公司提供

Matzka Station Matzka 2018

    以個人姿態在2015年推出專輯「東南美」後,Matzka繼續以雷鬼、搖滾為音樂核心,把他擅長的、混搭爵士、民謠、重金屬和嘻哈饒舌等元素,宣稱「用遊戲的思維挑戰生活的難關,突破常規」。開場的「姑娘」以豐富的音樂層次熱鬧展開,曲風多元、編曲繁複,聽得出是首表演場上能讓樂手跟歌手都大有發揮的作品。隨即接續的「黑老爹」將原住民吟唱聲腔與雷鬼搖滾結合,卻又在歌詞裡故弄玄虛地唱著「到底是funk還是Reggae」,歌曲到後半段完全變成激昂的硬搖滾,和聲亦大大的加分。專輯亮點「早晨瑜伽」找來小S合唱,把過去在嘻哈樂曲中「誰誰誰in the house」這個玩法,改用「仰臥起坐」、「性感深蹲」等動作取代人名,曲風輕快流暢又容易琅琅上口,是非常成功、炒熱氣氛的流行佳作。「死性不改」有很強的hook,整首旋律頗有80金曲的味道,但編曲將氣氛鋪陳得很好,是專輯的另一個K歌代表。曲序在中段的「紅太陽」轉進中版雷鬼加上饒舌、搭上管樂編制與原民和聲,流暢依舊、音樂的嗨感依然,「喝保力達加啤酒」神來一筆大合唱,曲終收尾的對話設計讓人驚覺這是別人的婚禮場,也是一絕。民謠旋律開歌的「My wave」,在副歌轉進重搖滾,然後又回到民謠,但輕輕加一點雷鬼、然後又在搖滾與民謠間吟唱,最終在雷鬼節奏中結束淡去。這首歌愈咀嚼愈有味,是專輯裡最耐聽的作品。專輯大部分仍然以雷鬼樂為發揮核心,Matzka的聲線表現悠遊自在,情緒與音樂之間也充滿戲劇張力,尤其每首歌不但有歌曲本身的故事、甚至能讓人想像舞台上表演的畫面,是一張製作精細、聽覺爽度超高的精采作品。     Matzka推出新專輯「Matzka Station」。 圖/索尼音樂提供   2018-05-06 23:05 原刊登於聯合報樂評人/袁永興
Matzka推出新專輯「Matzka Station」。 圖/索尼音樂提供

「問號Questions」 激膚樂團

    激膚樂團出道於2010年,不到3年的時間,陸續以迷你專輯「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和單曲「Good」奪下3座金音獎,並入圍了金曲獎最佳樂團,貝斯手阿儒與主唱安卓雅這對搭檔便受到樂評與市場的高度矚目,近幾年更是世界各大音樂節常客、巡迴表演不斷,足跡從韓國仁川、德國科隆、法國、俄羅斯、日本、印尼、泰國甚至登上英國Glastonbury音樂節,但是首張專輯卻是等到2018年才得以完整問世。厭世代態度加上文青的市場走了幾年,逐漸呈現聽覺疲勞,激膚新作此刻的出現,正好與同時期亦推出作品的「顯然」、「渣泥」樂團,恰好都是充滿個性的女主唱引領的「騷世代風格」,一反負能量集中的暗黑色調,以明亮節奏貫穿,時而搖滾、時而迷幻又科幻的音符,安卓雅的歌聲自在奔放、肢體動作嫵媚、煽動力又強,本就屬於炒熱場子的女中豪傑,貝斯手阿儒在音色調理與編曲構思上處處有驚喜,加上旋律非常抓耳,讓這張專輯兼顧了流行與開創的品味,騷勁十足。專輯除了收錄先前已發表過的「是灰」、「城市迷途」等歌曲外,「17」與「who you」都是旋律容易哼唱上口、音樂律動輕快的咬耳歌。而「Love song」的感情觀要的是近距離的保留曖昧,「我已不在那」要的則是拋下後方的昨日惆悵,激膚用微微的樂觀,迎接下一刻沉悶被打破的機會。如同開場曲「Youth」所傳遞著:我的熱情生於這騷動的年代,或許堅持是唯一信仰。他們泉湧不斷的創意,在表演舞台上全力地釋放,之後又將這些轉化成寫歌的靈感,儘管一代不同於一代的思維語彙更替加速,激膚卻試圖不斷地擴大格局讓情緒感染也能有咀嚼的厚度,超越世代與年齡,在音樂的前面共感並熱情釋放。     激膚樂團。 本報資料照片   2018-03-26 00:33 原刊登於聯合報 樂評人/袁永興
激膚樂團。 本報資料照片

偉大的渺小 林俊傑

    這是一張創作歌手將多年的音樂素養,透過與初心不斷的對話和檢視、最終完整呈現的精緻作品。專輯的開場曲「聖所」,便以電子音色散發巨大的氣勢與迷離的氣息,在近幾年EDM大行其道的市場上、林俊傑非但只以節奏導向的風格做驅動,而是賦予更多一種光明與暗黑之間的張力、一個時代對未來虛實交錯的氛圍。「四點四十四」這首歌則是這種張力與氛圍的極大值,懷秋的詞跟JJ的編曲彼此加乘效果,很過癮也很精彩。據悉「四點四十四」這首歌一開始發給了超過50位作詞人都沒法達到JJ想要的感覺,有天懷秋跟JJ約吃brunch,JJ就說到這首歌的狀況,於是懷秋問要不要讓他聽聽看,聽了後懷秋說想試試看,JJ給他48小時時間、因為要趕往美國了,錄音時間有限,沒想到懷秋不但寫出來還完整的呈現JJ要的想法,非常精彩。歌曲「偉大的渺小」則無庸置疑的、把「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做了完美呈現。而同樣旋律但更早完成的英文版「until the day」則讓人深深體會,原來這張專輯的一開始是來自這麼深廣的靈魂對話。專輯中的「剪雲者」是一大驚喜,把簡單的事物裡蘊含著深刻而雋永的感受寫的太好了,而「小瓶子」也有著那樣的簡單卻有更大的空間延伸想像。另一個亮點是「黑夜問白天」這首歌,從「在半空中真好,不會吵,人少,卻看得到那些近在天邊的風暴」,顯見歌手對於身旁的一切困境紛擾非但不閃躲,還能直視一切,冷靜以待。林俊傑再一次的證明他金曲模範生絕非浪得虛名,在這張專輯中聽得出他在創作上的追求已經躍入對歌曲意境的要求,「偉大的渺小」持續發揮著他強大的寫曲能力、兼具了風格的多元與精進的企圖,如此地毫不鬆懈,令人激賞。 林俊傑為新歌「偉大的渺小」化逼真傷妝。 圖/華納音樂提供   2018-01-07 23:57 原刊登於聯合報樂評人/袁永興
林俊傑為新歌「偉大的渺小」化逼真傷妝。 圖/華納音樂提供

頑童116幹大事

    若說時至今日的嘻哈代表的是一種融合,而那種融合並不只是並存,而是真正內化加上底蘊基礎所重新呈現的意涵,那麼頑童的新作「幹大事」則是比這個意涵的表現還多了洗鍊的世故、意念的創造與音樂元素的磨合。新專輯除收錄了先前已發表的、與Red Bull Studio合作的「金上癮」,以及跟BlackDoe合作的「Costly Love」外,整張曲風從雷鬼、藍調靈魂到流行與嘻哈饒舌的交會,試圖拉出音樂元素混搭撞擊的任何可能。一反先前印象的幾首新歌裡,「浪漫一下」跟「spotlight」都是頑童較少表現的溫暖感性情歌,過往很少出現在頑童的音樂性格中,演唱的比重也較多,不知為何某些編曲的氛圍及音色使用,會讓我回想起一些80年代歐陸舞曲的作法,但整個歌的情境與表現又是很現代的,更重要的是動聽耐聽。歌曲「2030」雖然酸了一下金曲獎:「那些金曲獎的獎項,都是舊時代的榜樣,其實不拿也不怎樣」,但歌中描寫的其實是要此刻與過去那個年輕的自己對話,鼓勵大過酸意,激勵多過貶抑,加上HOOK段落寫的既動聽又容易琅琅上口,如此正能量滿滿的表達,也是讓人耳目一新。「Southside」的國台語流暢交錯的饒舌趣味很抓耳朵,「辣台妹」、「幹大事」當中台味十足的氣息,把音樂跟表演的活兒「幹好幹滿」的表現也非常到位,聽得出新專輯中每首歌雖都各自承載著精彩的故事,但頑童並沒有避重就輕、反而更真誠直接地去談真實生活的人間百態,反芻少不更事的過往,並傳遞當下的體悟,然後藉由各種音樂上形式與風格可能的改變與突破,這次的成果,著實讓人激賞。     頑童推出新專輯「幹大事」,描述13年來的生活真實寫照。 本報資料照片         2017-12-03 23:36 原刊登於聯合報樂評人/袁永興
頑童推出新專輯「幹大事」,描述13年來的生活真實寫照。 本報資料照片

宇宙人「右腦 RIGHT NOW」

    宇宙人這3個大男孩小男人的組合,帶來了一張2017年最豐富精采的專輯「右腦 RIGHT NOW」。聽完整張作品,有一種站在青春的終點前、忍不住回首遙望,再回首已過了終點線的喜樂與哀愁。輕民謠、微搖滾,重grooving、fun swing pop,幾乎每首歌都有著非常流暢悅耳且易於琅琅上口的旋律和歌詞,編曲的創意更是彩蛋與巧思不斷出現,例如與熊仔合作的「Bon Bon Bon Bon」,不但vocal處理得詼諧逗趣,層次與細節交錯鋪陳學長學弟跟嗲聲學妹的曖昧與寫實:「說話像跳針,身體像標本,這是我青春悲劇的腳本」、「學長問你,幹嘛要談戀愛,請問你是他的未來還是備胎」,讓人不禁莞爾、想要一再repeat地聽。歌曲「這樣那樣」裡唱著「應該做些繁衍人類的事情」、「呼吸在同一個節奏上」,時而寫實、時而魔幻的歌聲搭配著剛烈的吉他與微醺的貝斯,線性的聽覺有著充滿畫面的空間軸。另一首「不用大腦」的音樂帶有Pet Shop Boys那般八○時代的情懷,予人需要想像的時代,究竟有沒有無腦的時候?停止思考是不是一種用力思考後的決定?而作品「你以為」一開歌就帶來濃濃的Jamiroquai-esque,放克曲風上談論「工具人」還是「玩具人」的兩人關係,結論是「別鬧了,回去再說」。宇宙人向來在作品的呈現上,緊緊捕捉當代年輕人的生活觀和價值觀,以直白的詞話避免文青式的說教和空泛的呢喃,努力開發音樂上的新思維、並且不斷地嘗試融入當下這個與時俱變的環境,咀嚼人際關係和文明社會的各種現象,他們選擇的音樂路線,長期以來一直與律動節奏為主,這張新作卻寫出更動人的旋律、精采的歌詞和層次豐富的編曲,堪稱今年樂團作品頂尖之作、交出2017華語流行樂壇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宇宙人。 圖/相信音樂提供   2017-10-29 23:33原刊登於聯合報樂評人/袁永興
宇宙人。 圖/相信音樂提供

Pillow songs 風和日麗

    和國外迪士尼頻道或是日本傑尼斯事務所、長期計畫性的培育歌唱表演節目跟出版內容相較,台灣流行音樂向來不太積極經營幼兒市場,摒除傳統兒歌吟唱以外,撰寫新的歌曲提供給孩童家長欣賞的不但少、由樂團或歌手一起聯合出專輯的更少。直到最近獨立廠牌「風和日麗」成立15周年,有感於近幾年無論演唱會或音樂節的後台,樂手或歌手一個個地當爸當媽了,育兒經的話題逐漸取代了效果器跟表演軟硬體問題,創作歌手何欣穗於是提出了構想,邀集了旺福、929樂團、絲襪小姐、蘇珮卿......等眾家音樂爹娘們,創作適合親子共賞的歌曲,集結成「Pillow songs」。樂風上很統整以舒服溫暖貫穿整張作品,無論原本來自搖滾電子或迷幻、文青、俏皮或寫實的背景,到了給下一個世代傾聽的舞台前,都成了字句都溫柔甜蜜的樂章。尤其專輯中包含泰雅族語、中文、英文及台語和客語,卻依舊能把情感和氛圍掌握一致,聽完後可以感受到音樂人對於愛的能量,都投注了深刻的期盼。專輯取名為「枕頭之歌」,自然有其催眠曲、搖籃曲的立意,特別是新手爸媽最渴望也最需要的常常就是哄孩子入睡。而這些由近年陸續當爸媽的音樂人來構思撰寫,自是最能引起共鳴。最特別的是史茵茵的「Why do I love you so」,爵士曲風的輕聲柔唱不但別具魅力,歌聲中亦帶有神秘跨域的層次、即使不是搖籃曲也能別有想像力。Yawai林怡君演唱的「睡吧我的孩子」旋律格外動聽,泰雅母語的語境裡有種牽動人心的力量,在這首歌中更是如此。此外,專輯的包裝設計也極富童心與巧思,風和日麗雖然長期經營文青與民謠跟搖滾的音樂市場,這張「Pillow songs」卻是一張充滿誠意、能讓親子一同欣賞並吟唱的佳作。     創作歌手何欣穗提出了構想,邀集眾家音樂爹娘們,創作適合親子共賞的歌曲,集結成「Pillow songs」。圖/美好工作室提供 2017-09-18 03:09 原刊登於聯合報樂評人/袁永興
創作歌手何欣穗提出了構想,邀集眾家音樂爹娘們,創作適合親子共賞的歌曲,集結成「Pillow songs」。圖/美好工作室提供

羅大佑同學會 正能量歲月之歌

    這張專輯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把近幾年羅大佑為他人或電影所做的歌曲集結(包括「華麗上班族」、「高海拔之戀II」等),另一個部分則是包括「家III」、「致觀音山」、「人生愛繼續」與「同學會」這幾首新歌。專輯的開場與最終都以「同學會」為題,畢業後頭幾年的同學會大多是聊吃喝玩樂、畢業30年的同學會則變作推拿養生跟小孩教育,當這些轉化成為一首歌,同樣的旋律詞曲、編曲則分別用溫暖抒情與熱情搖滾處理,歌聲上即使激昂亦見柔軟,這份柔軟的溫度則是整張專輯的核心意念,是歲月與心緒感性的交會。寫歌對於羅大佑來說是旋律帶著語言走的,而曲子的本身則是乘載自己曾受影響的作曲家們帶來的美感、再以自己發掘的美感散發出去,因此創作的動能是活著的,一種生生不息的狀態。1984年,「家I」出版,同名曲將「甜蜜的家庭」取樣,安排在歌曲最後和聲堆疊的設計當中。其實這首歌的創作源頭來自於此,羅大佑以此和弦為基礎寫下並開展「家」的一切。「致觀音山」談的其實是生長的台北,淡水輕流旁思索人事景物的變與不變,交錯出的每個故事都深化了對土地感情的厚度。「人生愛繼續」是首台語歌,當時在廣西南寧的表演後台突然有感而發寫下旋律,期間從找武雄寫詞、亂彈阿翔編曲、然後找了圖騰樂團負責鼓跟貝斯與吉他、又找了來自馬來西亞的編曲家will'z負責鍵盤,一度找人合唱甚至請齊秦錄唱和聲了,但之後感覺不對又拿掉,怎知這一段過程就花了六年多的時間。聽完整張專輯不免思索:在懷舊的力量跟通往未來的力道間,何者為大?以時間換取的空間中,人該如何流動?羅大佑給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答案:人生至此的他,正能量的總和已遠大過其他能量了。 羅大佑「同學會」MV請來許多演藝圈資深藝人拍攝。圖/種子音樂提供 羅大佑「同學會」MV請來許多演藝圈資深藝人拍攝。圖/種子音樂提供   2017-08-14 01:59 原刊登於聯合報樂評人/袁永興    
羅大佑「同學會」MV請來許多演藝圈資深藝人拍攝。圖/種子音樂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