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國音樂節之發展 系列之五

◎綜觀以上世界各地大型音樂節活動可獲得以下結論:

  • 音樂節在目前世界各國發展都已趨向成熟,無論售票或免費,都能吸引眾多人潮並帶來可觀的經濟收益與帶動周邊的觀光或文創發展。
  • 搖滾音樂節仍舊為現今最主要的音樂風格,但電音舞曲相關的音樂節有增加的趨勢,無論規模、規格和人潮與產值都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尤其在歐洲,電子音樂節的人潮如德國Love Parade已經連續數年超越一百萬人次以上,最高曾達到一百六十萬人。

 

  • 音樂節在形式上多半為戶外場地,雖然有天氣因素的風險與疑慮,但似乎都無法澆熄樂迷的熱情,反而逐年增加該音樂節的粉絲向心力。
  • 音樂節開發出的周邊商品從早期的T恤、帽子等等到後來的鑰匙環、太陽眼鏡、背包、USB...愈來愈多元化,有些限量商品甚至成了歌迷搜集與蒐藏的目標。
  • 當音樂節結束之後的延續討論也成了Tweeter、微博、Facebook等社群網站的熱點,眾多音樂性新社團的成立拉長了音樂節的後續效應。
  • 音樂節的訴求像是環保、簡單、和平或享樂主義等各類聲音,基本上都有一定的支持者,他們支撐起該音樂節的理念和市場之外,甚至會帶領同儕如教會友人、公司同事、家人乃至於成家後帶著自己的小孩去參加音樂節。
  • 和其他大型活動相比,音樂節至今在各地仍舊算是人群多但安全性上相對穩定的,甚少有暴動的情形出現。這可能跟參加音樂節的人們比較自律,並且參加的動機上顯得較清楚而單純。
  • 歐美音樂節因為舉辦經驗豐富,贊助商的尋求上顯得多元而資源豐沛,德州SXSW音樂節更有固定的展演中心Convention Center,即使不在音樂節期間,都會定期推出各類講座和活動,SXSW的APP在眾多音樂節的應用程式服務中更是成熟,幾乎週週都有新的展演活動訊息提供給使用者。
  • 有些音樂節如WOMAD(World of Music, Arts & Dance)還設計了WORKSHOP、讓不同文化背景的樂迷可以參加,藉此學習認識來自其他國家地區的舞蹈、器樂、表演等,紮實地做到文化交流的目的。
  • 音樂節成功的原因除了該音樂節本身建立的品牌外,與當年邀到的演出藝人和團體還是有相當大的關係,這些重要的大型音樂節在各自的網頁或Facebook上所著重強調的,幾乎都脫離不了當年度所邀請到的卡司,話題也都多半圍繞在他們身上。
  • 愈來愈多音樂節透過APP來更新即時訊息,最主要的原因與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有關。因為這些APP跟定位裝置功能結合,更有助於樂迷們在找尋表演場地時可能遇到的困難即時的提供資訊協助。
  • 音樂節某些氣氛在程度上接近宗教朝拜的狀態,群眾的參與拉高對活動本身的認同程度,會場的氛圍和型塑的精神又近似品牌活動(Brand Event)的經營,是個值得持續觀察的角度。
  • ◎對台灣樂團參與國際音樂節的建議:
  • 對於近幾年提供樂團至海外參加國際音樂節的補助案上,樂團表演的反應與場地規模和音樂節主辦單位對樂團的宣傳介紹方式有很大關係。例如紐約CMJ、日本Summer Sonic,反應雖熱烈,但前來的觀眾多半為華人與僑生,真正吸引到在地的外國樂迷比例其實不高。德州SXSW音樂節則是吸引到華人樂迷跟外國樂迷各半,而法國坎城MIDEM跟韓國仁川則是大多為外國樂迷。因此,樂團出國表演的行前宣傳若能跟音樂節主辦單位更緊密聯繫,或是與在地媒體合作上能更訴求當地樂迷,或是藉由Youtube跟Tweeter或Facebook等社群網站提高互動式宣傳的頻率,應該對樂團出國表演的效果上能拉寬前往欣賞表演的族群,對提高台灣在國際音樂節的能見度上也能有效提升。
  • 音樂節規模愈大固然人潮愈多,但也因為舞台分散、樂迷屬性有異,如果台灣樂團前往表演的舞台位置不理想,或因天候不佳影響欣賞人潮,往往因此對表演效果大打折扣,因此爭取在音樂節上能有好的場地與舞台是非常重要的。例如2011年紐約CMJ選擇在室內的Live House,由於該展場的音控人員資深又有經驗,當晚表演的熊寶貝、回聲樂團和1976,都發揮了高水準的表演內容,音場的舒適性和熱烈氣氛的演出引起了當晚其他觀看表演的Promoter詢問,甚至隔天登上了紐約時報的版面。隔年2012年的CML選在地點較佳的表演廳,但是該展演場地位在地下室,加上僅有一名音響工程人員,該員不但缺乏經驗,更造成現場台灣樂團屢屢為了音響問題延遲演出,儘管擠滿整場的歌迷,卻是一次非常不理想的台灣樂團海外表演。建議承辦單位對表演場地的安排選擇上更謹慎,即使前一天勘場過仍舊可能有風險,除了密切溝通之外,樂團是否可多帶一名專業的PA人員隨行是個可以考慮的方式。
  • 代表台灣去參加音樂節的樂團遴選過程中,建議在舞台表演的展現方式與視覺效果的比重應該不亞於音樂性上的表現。例如2012韓國仁川音樂節,台灣肌膚樂團的表演,台下觀眾近九成皆為韓國歌迷,女主唱豐富的肢體語言和動感的演唱方式,很快就吸引更多歌迷湧入,表演未結束,後台就有其他國家樂團紛紛打聽甚至要求認識;表演結束後,包括平面雜誌與主辦單位合作的韓國電台先後提出邀訪,顯見舞台表演魅力加上豐富的音樂性,確實能在海外音樂節的表演中發揮更大的吸睛力。
  • 樂團到其他國家演出前,如果在行前安排上能增加語言及該國文化的認識課程,有助於到表演地和該地區樂迷的互動。例如旺福樂團在德州音樂節一連演出三場,主唱小民以不連續語法的句型逗笑了所有欣賞表演的觀眾,不但讓看表演成了賞心悅目的美事,表演完之後獲得的掌聲與關注更成了最好的國民外交。假若小民能以更流利的英語介紹樂團自己的創作和台灣的文化,應該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和效應。
  • 隨團表演活動進行時,現場提供的包括海報、CD等紀念品似乎漸漸失去吸引力,倒是SXSW德州音樂節時提供的、內含台灣樂團作品音檔的USB大受歡迎,或許主辦單位對於現場提供的贈品也要考慮到「與時俱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