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音樂產業產值 在疫情下不降反升

全球音樂產業從2010年起、產值逐年回升,這過去10年間因為智慧型手機和社群媒體發展快速、YouTube視頻到TikTok抖音、快手等短影音崛起,陸續成了音樂產業的助攻手,搭配音樂串流新平台在各個國家地區開花結果,不但讓音樂錄音著作產業的整體產值一路上攻、在2019年底超越202億美元,當中「串流」收入達到114億美元、是史上首次達到收入占比超越一半以上(56.1%)的紀錄。2020年(根據IFPI在2021/4月公布的統計)全球音樂產值,非但不受新冠疫情影響、反而上升到216億美元。

2020的covid-19疫情爆發後,全球不單是音樂產業受到影響,電影產業更是受傷慘重。然而原本實體就下滑的音樂產業,受益於串流平台的運作發展成熟下,使得包括像是spotify或apple music在內的平台流量不減反增,唯一受到較大影響的是大型音樂節、演唱會的取消,也因此加速了線上跟虛擬演出的發展,而這個發展最直接的反應是與數位科技(包括AR、VR、XR、Volumetric capture)等技術運用的創意結合。

由於社交距離的執行加快遠距科技、數位應用和軟硬整合等技術的急速拓展,音樂產業也面臨同樣的改變驅動日後產業的整合與變革。

目前台灣音樂市場幾個現象:首先主流非主流、獨立與市場去界線化已成常態。傳統唱片公司所謂的企畫宣傳打歌模式,已不適用在新媒體的環境,青少年市場的決戰場域在YT、抖音TikTok,20-30世代的場域在IG、臉書,熟年世代多半對音樂關注比重減低許多。

再者,「聲音經濟」從Podcast、Clubhouse到2021年Facebook一連推出多項結合AI的聲音內容生產服務,將「聲音傳播」產業拉高關注度、錄音收音的軟硬體門檻大幅降低、更吸引了大量的創作者加入,「搶耳力」把人們從音樂拉走、「聽音樂」跟「聽說話」出現了高密度拔河狀態。其次帶流量的網紅頻繁地跨界音樂表演與出版,稀釋原本已音樂創作為發展核心的市場,以及台灣分眾市場確立、百花齊放,卻少有「大」流行的歌曲能出現,和音樂人才培育風氣興盛,但是過度著重在生產創作端、版權法務經紀等領域顯得能量微弱,這些都是值得後續觀察的發展。

 

 

2021-05-03 00:10 聯合報 / 袁永興(樂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