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團出國展演的昨日與今日

想像英國歷史悠久的Glastonbury或美國最知名的搖滾音樂祭Coachella來台徵選樂團,獲選者能在他們的音樂祭中演出,不知會有多少意想不到的前輩後進報名參加?

日本最著名的音樂祭Summer Sonic自2010年起,在活動中設立Asian Calling系列,廣邀來自中國、韓國、泰國、印度及台灣等地的樂團登台,並從2011年中國公開徵選團體赴日演出,去年總計逾百支樂團報名參加選拔賽,最後在北京上海分別選出「大粉樂隊」和「大悲樂隊」共同加入中國搖滾之夢隊,現身東京,與來自台灣的「1976」、「四分衛」、「滅火器」同台較勁。

另外,停辦四年,今年暑假將重回台北,號稱台灣最具國際規模的音樂祭「野台開唱」,今年將與香港最大的音樂活動Clockenflap 策略結盟,在香港公開徵選樂團,的優勝隊伍將來台參加「野台開唱」;而九月Clockenflap舉行時,台灣亦將推選樂團代表,至香江Clockenflap音樂祭,與各國樂團一同演出。

從1995年首屆春天吶喊及草創「北區大專搖滾聯盟」算起,台灣獨立音樂發展前十年,登上國際舞台的樂團寥寥可數,較為人廣知的僅有:1998年登上排行榜受邀紐約CMJ馬拉松並自費巡迴美國的瓢蟲樂團,2000首度進軍日本Fuji Rock的閃靈樂團,及5年後經閃靈推介同樣在Fuji Rock登台的Tizzy Bac。出國比賽如此光耀門楣事,在本地樂迷興奮之餘,卻因彼時獨立音樂圈尚未有今日之氣勢,沒能立即在樂團間引發連動效應。

時隔多年,華語音樂版圖隨著全球唱片工業衰退歷經大規模的變動,現場演出成為樂團與藝人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具感染力的樂團此時更有機會在市場上搶得一席之地;加上興辦多年的大型音樂節、鄰里偏鄉翻拷國內外音樂祭(如熬夜便祕數日痘冒滿臉)的相關活動,以及隨地林立(被壓迫的和不被壓迫的、有器材沒器材的)展演空間,處處皆是音樂人表現自己的舞台,如何擴展自己的群眾市場,儼然是樂團的重要課題。

新聞局民國98 年首度訂定「補助參與國際流行音樂活動要點」,101年改組的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承接其業務,修訂為「流行音樂海外行銷暨跨國合作補助要點」,幾年下來,已經有不少獲得補助的樂團至世界各地巡演。同時,文化部影視局也計畫性地輔導音樂出版業者出國參展,且增列「跨國合作案」補助項目,批次將頂尖的樂團和歌手介紹到歐美、日韓、中國、香港、新加坡等地,不僅讓各地的聽眾有機會接觸台灣的流行音樂,也讓本土樂團逐漸在國際中嶄露頭角。

但除此之外,我們還有甚麼機會登上更具規模的國際舞台?

台灣樂團若僅將市場限於本地,發展空間可能會礙於人口規模受到限制;能有機會到外地巡演,接受國際各方的刺激,同時拓展視野與市場,對任何音樂創作者來說,絕對是能激勵自己的正向能量。從最早的自費演出到今日的政府補助,台灣樂團出國展演的型態在經費資源上已有大幅度的轉變;但回過頭來看,凡事救急不救窮,在獲得補助之餘,回歸音樂本質,擴大自己在音樂上的格局,譜出超越國界與語言的歌曲,應該才是樂團在創作中真正得面對的核心問題。

Coachella和Glastonbury,總有一天,你們會來找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