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樂裡的理想:繼往開來

作者:袁永興

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在1963年以〈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為題所做的演講,不但撼動美國社會讓黑白種族和平共存的意識高漲,更促使隔年美國國會通過民權法案,宣布只要是跟種族隔離、歧視有關的政策都視作非法。這段演講的內容並沒有隨著時間過去而被人淡忘,反而屢屢出現在流行音樂創作中,被「取樣」用在新的歌曲內容裡。

出生於1978年以色列的小提琴手Miri Ben-Ari,陸續跟Jay Z、Kanye West等人合作後,把金恩博士部分講述內容取樣放進2006年發表的演奏曲〈Symphony of Brotherhood〉,並在MV中安排Miri Ben-Ari走進一間黑人經營的酒吧。隨著演講中激昂的語調,提琴聲跟著揚起,彷彿一種跨越歷史時空的情感交會,琴音和金恩博士的聲音像是在穿越的時間軸上對話,陳述著半世紀前的那場撼動人心的演講,依然感動著無數後進的靈魂。

2012年,來自荷蘭的音樂製作人Bakermat發表〈one day-Vandaag(Today)〉,民謠的旋律加上電子音符,卻同樣把〈I have a dream〉取樣出來用在作品中,意外在英歐走紅。取樣,其實用的是創意學中「解構後再結構」的手法,可以是物理性的混搭( mash up)或化學性的融合(Hybrid),但用意都在反映創作者曾經感受過的養分、沉澱消化後在形式與情感上重塑一種新可能。它或許帶來新的關注甚至流行,但也能讓年輕世代被重啟追溯源頭從何而來。特別是嘻哈饒舌與電音中,蘊藏自古典、爵士、放克、世界音樂等⋯⋯取樣而來的新創作品,既像是當下時空聽到一首新作,卻又在過程中乍聞熟悉的旋律、樂句、節奏等內容,若是加上歌詞寓意延續了取樣原作的精神,那麼這般繼往開來便成就出美好的延伸。

入圍今年金曲新人獎的熊仔在專輯《無限》中以歌曲〈無名火〉取樣1989年羅大佑的〈京城夜〉、歌曲〈小雨〉取樣鄭怡唱的〈小雨來的正是時候〉,讓新一代的聽眾重新認識華語歌壇曾經的經典,一如過去徐佳瑩的〈身騎白馬〉、孫燕姿的〈天黑黑〉、彭佳慧的〈舊夢〉(取樣葉楓〈落花流水〉)、蛋堡的〈史詩〉(取樣伍佰的〈白鴿〉)⋯⋯。取樣已經不單是一種方法與創意的運用,它代表素養的昇華,在音樂的世界裡博觀約取,在生活的聽覺經驗中厚積薄發。

 

摘自《時光32》──誠品生活松菸店│文創遊逛生活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