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台灣音樂產業面臨的現象與問題

2020年至今由於COVID-19疫情,歐美社交距離的規範讓許多音樂表演在過去一年多轉為虛擬或線上,首當其衝的問題就是如何實現虛實混合,畢竟online表演要有別於實體演出,虛實交錯的做法最能發揮想像與抓住眼球。也因此從Katy Perry到BTS、Billie Eilish等藝人陸續跟進運用XR延展實境、或搭配容捕技術Volumetric capture做直播,帶來一波新的文娛產業發展契機與改革動能,但台灣至今仍較少運用這類技術在音樂表演上,換言之,疫情對全球音樂表演產業帶來數位和科技的革新、還沒有成為趨勢或現象在台灣市場發生。

如今音樂產業面對的競爭已不在自身,而在其他來自新型態的數位娛樂服務,亦即其他產業的蓬勃(如遊戲、OTT)擠壓了消費者對音樂的關注。尤其新型態娛樂服務都有滿足人們喜新厭舊的能量。例如Tik Tok抖音的興起,這個短影音平台原本的功能、是讓人上傳30或60秒影片分享生活點滴,但很快的這個平台就成了「唱歌、跳舞」的最佳分銷利器,也因此在唱片公司還沒用來當成行銷工具之前、網紅藉由自創的洗腦歌先在這個平台掃了一波熱潮,之後才蔓延到成為流行音樂產業的行銷使用工具。然而這些暫時都沒有在台灣的音樂市場上成氣候,相較日韓或歐美,台灣對於使用新平台如抖音、或結合手遊的新創行銷手法都顯得有些低敏感、參與度不高。

由於音樂產業走向跨區或全球化競爭的態勢已趨向明顯,近5年音樂串流平台的穩定成長,拉動了許多過去不被注意的市場。例如印度與拉丁美洲市場。這兩個市場由於在行銷手機時附贈綁定音樂串流平台的服務,讓這兩區域的流量連續3年都呈現兩位數字的成長。當歐美的串流成長進到平原期、拉美與印度在高原成長擴張,使得拉丁歌手與印度歌手這幾年都大大受益、走出原本的國家地區,進而擁抱高流量與高收益的成果。韓國動作更早許多年,K pop早已被認可為一種流行音樂genre(類種),它結合時尚與舞蹈的包裝,甚至不需要搭配廣告戲劇就能創造新市場,如今Blackpink和BTS都廣受跨國市場的全球歌迷支持、即使在台灣都擁有高聲量的支持度,韓文這個語言在全球流行音樂的市場競爭裡已經不是問題、行銷才是。

最後是音樂人才培育的課程內容結構過於重疊。目前台灣約有20所大學院校成立流行或應用音樂相關的科系,課程幾乎清一色的聚焦於作曲、作詞、編曲和DAW相關課程,然後搭配一些大師講座,多半集中在創作生產端,關聯端與拓展端需要的行銷、版權、法務、經紀、展演、行政等相關知識列入課程比重較少、甚至沒有,然而歌曲大量生產後的產業鏈要如何拓展擴張、視野的宏觀和軟硬體與時俱進的挑戰,勢必會不斷地成為學習者和教育者的共同難關。

 

 

2021-06-21 00:01 聯合報 / 袁永興(樂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