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s 白安

 

 

2015-2016年間,我因為舉辦了高校巡迴音樂講唱會,白安參與了好幾所學校的演出,常有機會跟她聊音樂、生活與創作,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在後台看她戴著耳機,我問她在聽什麼音樂。

「這個。Sadness Part I。」她給我看了一下手機,那是1990年Enigma的專輯主打歌,一張將葛利果聖樂重新以House舞曲混音的作品。然後我突然閃過,這是她出生前、嚴格來說不算太主流但曾引起討論的作品。

「這個好酷,我喜歡。」白安帶著笑容說著。這讓我對她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在她的音樂養分汲取中,顯然有很多來自她的探索,這個探索不是我們理所當然的那種隨成長而一一出現的音符、而是涵蓋更早、甚至是非典型的流行場域。

白安將專輯名稱取為「1990s」,首先讓我想起的便是創作人是否會對自己出生的年代被何種音樂包圍感到好奇?一如Taylor Swift用「1989」當作過專輯名稱,而那些音樂也許因為年紀太小無法刻意記住,但有可能長大後回頭去聽時出現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結果這張專輯的許多旋律走法還真給了我九零年代的既視感。歌曲「Frida」是最觸動人心的一首,歌聲裏那些冰冷刺骨的口氣卻有新世紀樂風的療癒感、音樂還帶點奇幻文學的味道,讓這首作品成了專輯的最大亮點。「讓我逃離平庸的生活」在層次漸漸堆疊中拉開視野,和聲鋪陳搭配入耳也入口的旋律,一路直進某個遼闊的空間、留下更多想像。

這次白安的歌聲中保留原有的冰寒氣質與音樂中的冷冽,編曲上不時進出的搖滾元素在頻率上做了很恰如其分的平衡,許多編曲中神來一筆的綴飾聲響,時而迷離、時而虛幻,與氣音假音大量交替使用的歌聲交疊出印象派般的美感,無論是「我們的時代」或「離開後」、「鑽石」等都有這樣的表現。相隔四年再推出的成績單,白安不單是詞曲創作、還製作了這整張專輯,似乎也說明了她的音樂企圖旺盛、創作能量還在高處,未來還有許多值得期待。

 

2018-12-17 00:04聯合報 袁永興(樂評人)